第一卷:下扬州 第九章:取名

    李拾遗在柜台结完账,牵着马走出了车马行,并同马三约定好明日卯时在镇子口出发,一同前往汉中,走在回客栈的路上,李拾遗看着眼前的景色,还有跟在身后的老马心情也是大好。

    迎着日头,李拾遗边走边抚摸着老马说道“老马啊老马!!从今以后咱俩就要结伴而行了,我得给你起个名字,看你毛色漆黑四肢有力,就是耳朵有点大,那不如就叫白耳吧!!你看怎么样??”说完就拍了拍马头询问它的意见,李拾遗见老马没有什么反应,就当它默许了,哼着小曲回到了客栈。

    李拾遗牵着白耳悠悠逛逛的回到客栈,见小二儿坐在门口的长凳上打着瞌睡,李拾遗不得已上前叫醒了小二儿“小哥,麻烦您将我的马牵到马厩,准备一些草料,明天一早我就出发前往汉中!!”。

    小二儿被李拾遗的说话声惊醒,赶忙站起身来听完李拾遗的吩咐,用手揉了揉眼睛,之后接过缰绳说道“客官您放心,小的立刻就去办!!还有客官既然明日出行,需不需要小店准备一些干粮供客官在路上食用??”。

    李拾遗立马回答道“那就麻烦小哥了,请小哥为在下准备一些酱肉,胡饼,还有清水,麻烦小哥了!!”

    小二儿笑道“好的客官,您回房休息吧!!干粮清水明天一早同马匹都会准备妥当,不知客官明天什么时辰出发啊??别到小的耽误您的时间!!”。

    “明日辰时一刻准时出发,跟车马行一起前往汉中,小哥,这有点辛苦钱您收好,是在下的一点心意,马匹和路上的干粮就拜托给您了!!”说完,李拾遗在怀里掏出了五文钱,拍到了小二儿的手中。

    小二儿将钱收好,眉开眼笑的拍胸膛说道“客官客气了,您放心所有的事儿交给我,保证不出半点纰漏!!”说完就牵着马往后院走去。

    李拾遗背着自己的背囊走进大堂,账房先生在柜台上打着盹,李拾遗没有打搅他,轻手轻脚的向二楼进发,来到自己的房间的门口把门上的锁打开走了进去,回到房间做在凳子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猛地喝下,滋润着冒烟的喉咙。

    昨天的走路和今天买马的经历,让李拾遗有点想家了,自己从小习武,但是这短短的五六里路就让自己丢盔卸甲,还有刚才买马的时候闹出的笑话,现在想起来李拾遗脸上还热的慌。

    在家,在学堂学到的一切圣贤的道理好像都用不上了,一身浩然正气也救不了满身的疲敝,可能这就是夫子之前教导我入世的原因吧!!只有在尘世中摸爬滚打后,才能明白自己学的道理,适不适合这个世界。

    李拾遗起身将外袍脱下放在椅子上,将之前更换下来的衣袍包了起来,等到抵达汉中后在找人浆洗,收拾完行囊之后,李拾遗将房门反锁,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昨晚一觉并未将身体的酸痛驱赶,正好这个时候没有事儿小憩一会,不一会儿,李拾遗便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李拾遗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李拾遗赶忙坐了起来,坐在床上认真听了听门外的敲门声,发现是大堂小二儿,这才起身开门。

    李拾遗打开反锁的房门,发现小二儿和一名衙役打扮的人一同站在门口,李拾遗不解的看了看小二儿,正在准备开口问小二发生了什么事儿,就听到衙役说道“这位小哥儿,我是三泉县衙役王忠,例行检查旅人户籍,看没有没有江洋大盗或者大户逃奴,还请小哥行个方便!!”。

    听到这里,李拾遗才恍然大悟,赶忙说道“这位官差请进,在下这就去户籍来,请官差查验!!”说完扭头进入房间。

    王忠随李拾遗一同进入客房,大唐户籍可以分成编户与非编户两大类,首先唐承隋制,里正由勋官六品以下的富户白丁担任,其次户籍是官府征发赋役的主要依据,历来受到王朝的高度重视。

    大唐实行均田制和租庸调制,虽然圣人登基以后实行两税法,但都与户籍密切相关。因此,各地官府特别重视户籍的编制、管理与检察工作,因为历年吏部考核都以人口赋税为标杆。

    从太宗年间开始检查户籍,便有专门的官吏括户使负责,户籍管理更加周密,各县将户籍编好之后,就集中到州郡抄写?共抄写3部,皆注明某州某县某年籍,州名用州印,县名用县印?一部送呈尚书省,由户部掌管,州和县各留一部?上呈的州籍,一般由州的庸调车代送京城;如果庸调不入京城,则要雇人运送,运费由州府支付?

    唐律规定户籍三年一造,但新籍造好之后,旧籍并不马上废弃,而是要保存一段时间。

    一般来说,州县需保存户籍十五年,尚书省需保存九年,到了高宗年间又改为尚书省需保存户籍二十七年,尚书省将全国户籍汇总之后,将全国户籍抄写四部,长安,洛阳,尚书省和户部各收藏一部,到武朝年间改为抄写三部,取消了送往洛阳收藏的那一部,但是圣人为确保万无一失,继位初就命尚书省继续往洛阳运送户籍。

    李拾遗将包裹中的铜鱼符和户籍取出递给了王忠,王忠一看见铜鱼符立刻弯腰行礼告罪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见谅!!”。

    李拾遗将王忠扶起说道“你也是奉命办事,那有什么冲撞,快些检查吧!!!”。

    王忠抬眼看去,发现李拾遗并没有恼怒,壮着胆子双手将鱼符接过,只见上面刻着正九品上文林郎李拾遗,又把户籍查看了一番,发现没有问题,又将鱼符和户籍木渎双手奉还。

    大唐自高祖立国就改前朝之律法,将士农工商分开,用不同信物区分,官员会带着鱼袋里面有证明身份的鱼符,凡是亲王与三品官员所带之鱼符皆用金,五品以上用银,六品以下用铜,装在鱼袋中证明身份。

    李拾遗开门时刚刚睡醒,并没有将鱼袋戴在身上,否则王忠这样的老衙役,看一眼鱼龙袋就知道对方深浅了。

    王忠检查完毕后,又向李拾遗请罪,李拾遗百般安慰后,王忠才放下心来,告辞离去,李拾遗待王忠走了以后,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发现一觉醒来已经到傍晚,起身将外袍穿上走出客房下楼吃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