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八章:瘦马

    李拾遗跟着马三往后院的马厩走去,一路上车马行的伙计将一箱箱的货物装上马车,整个后院吵闹无比,李拾遗小心的规避着人群,跟着马三来到马厩。

    一匹屁的马在马厩中吃着草料,享受着自己悠闲地时光,李拾遗打量着马厩中的马,看那一匹适合漫长的路程,马三陪在李拾遗的身旁尽心的讲解着各个马匹的特点,年岁,有没有疾病。

    看了半天,李拾遗也没有打定主意选择那一匹,马三也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陪在身旁,李拾遗摇了摇头对身旁的马三说道“马三,你说我选那一匹比较好!!!”。

    马三笑着答道“这位客官,一看就是外出求学,不知道要到哪里啊???”

    “扬州,奉家父之命要到扬州求学!!”

    “客官要到扬州求学,为什么不走水路啊!!到汉中或者成都坐船顺长江而下,数日就到了,何必买什么马那!!”

    “不瞒马三哥,我自小怕水,不敢做船只能走金牛道往扬州前行!!!”

    听到李拾遗窘迫的解释,马三笑道“怕水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害羞,既然客官要往扬州去,可以选一匹老马!!”

    “这是为何!!!”

    “老马性子温顺,耐力好,客官虽然怕水,但是到扬州哪能不走水路啊!!老马坐船不用蒙蔽双眼,危难之时还可以涉水求生,关键要有一点价格便宜!!”

    听完马三的解释,李拾遗心中有了决定,回过头向马三拱手道“那就请马三哥为我选择一匹老马,但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听到李拾遗的回答,马三快声答道“客官不必客气,老马价格还能便宜一些,外出求学衣食住行都需要大巴的铜钱,这样老马只需要七贯,但是客官要是小贯那可就需要十贯,如果行的话,我这就去跟掌柜的商量!!”

    “可以,就依马三哥!!”李拾遗点头说道。

    马三没有答话,点了点头示意李拾遗后就返回大厅请示掌柜的,李拾遗留在后院看着忙碌的人群打发时间。

    不一会儿,马三就从前院走了回来,来到李拾遗的面前高兴的说道“客官,我家掌柜的同意了,我家掌柜听闻您是外出读书,特意送了您一套马具作为您的赠礼,我这就领着您去挑马!!!”。

    马三领着李拾遗走到右侧倒数第二个马槽前,指了指马厩中的马说道“客官,这个马厩中的马您可以任意挑选!!”说完就退到了一旁。

    身为陇西李氏的后人,挑选马匹是从小的必修课,小时候不管父母多么骄纵自己,但是一到战阵之术就从不马虎,家中的家臣也会尽心的教导,李家就是靠着弓马骑射取的天下,李氏子孙血脉中就有一股血勇之气。

    而相马之法,先相头耳耳如撇竹,,眼如鸟目,上鹿下章脊、麟腹、虎胸,尾如垂帚。

    次相头骨棱角成就,前看、后看、侧看,但见骨侧狭,见皮薄露,鼻衡柱侧,高低额欲伏,台骨分明,分段俱起,视盼欲远,精神体气高爽。

    立蹄攒聚,行止循良,走骤轻躁,毛鬣轻润,喘息均细,擎头如鹰,龙头高举而远望,淫视而远听,前看如鸡鸣,后看如蹲虎,立如狮子,辟兵万里,颔鼻中欲得受人拳。

    凡马不问大小肥瘦,数肋有十二、十三,四百里;十四、十五,五百里。旋毛起腕膝上者,六百里。

    目中有童人如并立并坐者,千里;羊须中生距如鸡者,五百里耳。本下角长一二寸者,千里头如渴鸟者,千里马初生无毛,七日方得行者,千里;

    尿过前蹄一寸已上者,五百里;尿举如一足大者,千里;腹下有逆毛者,千里;兰孔中有筋皮及毛者,五百里;眼上孔是也,蹄青黑赤红白,硬如蚌,有陇道成者,软口叉吻头厚者,硬口叉浅者,不能食眼下无伏虫及骨者,咬人;目小多白,惊后足欲曲,腕耳中欲促,凡马后尔;足白者,老马驹;前两足白者,小马驹。

    这篇相马经,是祖父还是越王之时,王府中的相马之大家告知,祖父将其记录在案,作为教育后世子孙之用,自己到十三岁时父亲才亲口告知自己,自己常常到东市去验证,十有八回准确。

    李拾遗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些老马,发现这些马在壮年时也只是用来托货拉车,没有一匹是可以用来征战,想来也是益州在本朝开国之初传檄而定,并没有遭受过大战,只有蜀西跟吐蕃接壤才有零星的战事,蜀中承平已经百年。

    李拾遗前前后后看了三圈,终于选到一匹合适的马,这匹马不管旁边的马如何闹腾,都气定神闲的安静站立,不吵不闹极具君子之风,而且眼大、圆润饱满有光泽,耳小而尖立,转动灵活,李拾遗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马对马三说道“马三哥,我就要这一匹了!!!”。

    马三看着李拾遗选择的马匹,愣了愣神,之后老脸憋的通红,忍着笑说道“客官,如果你选别的马,马三不会拦着,但是您选这匹马,不行!!!”。

    “为何不行???”李拾遗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匹马是一匹瞎马!!这原来是我家掌柜的坐骑,后来因为马疾双眼失明,本来要被宰杀,可是掌柜的会骑马开始就骑它,所以不忍,就把它留在马厩中,每天傍晚才牵出去溜溜,整个镇子都知道,都夸掌柜的仁义!!!”马三解释道。

    听完马三的解释,李拾遗满脸通红,一时间不知道是感叹自己的出师不利,还是夸奖这家车马行的掌柜的仁义了,怎么多年李拾遗还没有出过怎么大的笑话,脸红了半天,李拾遗已经没有了挑选的心情,转身对马三说道“马三哥乃是行家里手,在下就请马三哥代为挑选吧!!”。

    马三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他认真看了看马厩中的马,随即走进马厩牵了一匹黑马出来,对着李拾遗说道“客官,您看这匹马如何???”。

    李拾遗看着眼前这匹马,四肢有力,双眼有神,唯一不足就是耳大、垂缓、转动不灵,但是七贯钱能买到这个已经十分的好了,李拾遗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马三说道“马三哥我就要这一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