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七章:独自上路

    李拾遗看着脚下自己的包裹,再看远方离开的车队,在这短短半个时辰中自己就变成孤家寡人了,李拾遗无奈的拿起包裹,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时候尚早可以继续赶路。

    从蜀地到扬州,需要出汉中走荆楚到襄阳,在乘船走大运河到扬州,或者也可以到成都坐船从岷江入长江之后到扬州,蜀地多山水路依托山势崎岖凶险,立春时节正是雨季,这个时候不管是坐船还走金牛道都是困难万分,但是怒海行舟毕竟不牢靠,反正自己有的是时间,不如从汉中出发从陆路到达扬州,李拾遗看看天,知道自己需要加快脚步,从绵州到达汉中需要700里的路程。

    李拾遗想到这里,又看了看自己,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到达前方的三泉县,购买一匹马好尽快到达汉中,况且蜀中天气多变,别看现在晴空万里的,说不定一会儿就突然下起雨。

    规划好路线后,李拾遗收起了心思走在路上,向汉中的方向前进,因为是官道往来的客商不在少数,李拾遗边走边看,看哪里都觉得新鲜,但是走了五里地以后,这股新鲜感就消失无踪了,就感觉自己的脚失去了知觉不在听自己使唤。

    李拾遗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早就顾不得身上的白袍子了,满脸的汗水十分狼狈,官道上的客商路过李拾遗的身旁都会打趣的看着他,但现在的李拾遗也顾不上脸红了,从小锦衣玉食的他,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李拾遗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脚,好让自己快速的恢复状态。

    看着日头渐渐的向西方坠落,李拾遗只能打起精神重新站起来赶路,如果不能快速的到达三泉县,今夜就要露宿野外了。

    重新背起背囊,李拾遗又一次的跟着人流上路了,官道上尘土飞扬,商人们赶着马车默默的前行,李拾遗发愁的走在路上,身上的白袍子也被尘土变成灰袍子,但李拾遗没有理会继续用脚丈量着绵州和汉中的距离。

    皇天不负有心,这一路上虽然走走停停,李拾遗也早就被官道上的大部队所抛弃,但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李拾遗终于走到临近三泉县的小镇子,李拾遗强打起精神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客房,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立马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起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李拾遗被饿醒了,不然还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睡眼朦胧的李拾遗从床上起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简单的洗了把脸便拿起背囊出了房门,李拾遗抻着懒腰走到了一楼大厅,因为昨天的艰难跋涉,李拾遗到现在还是四肢酸痛。

    找了一个干净的桌子,李拾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远处招呼其他的食客的小二,非常热情走了过来张口问道“客官,昨天休息的怎么样,今天有煮好的羊肉,卤好的牛肉,还有刚出炉的胡饼,各色食物应有尽有,您看您吃点什么??”

    李拾遗听完的介绍后对小儿说道“来半斤羊肉,再来半斤牛肉,三张胡饼,再来一个莲菜,就这些,快一点儿!!!”。

    小二重复了一遍“半斤羊肉,半斤卤牛肉,三张胡饼,一个莲菜!!客官您稍等,马上就好!!!”说完小二就下去端菜。

    李拾遗坐在座位上,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打发时间,李拾遗第一次自己外出,看什么都新鲜,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群,有沿街叫卖的,有孩童在街道上奔跑打闹的,这一切让这个街道变得鲜活无比,自己在书院的时候,先生就教导自己不要万事万物拘泥于书本,要走出去看看,走出书院,走出蜀中,去看看这个世界,是否跟书中一样,是否书中的道理说的通,落得下。

    李拾遗有时候会想一想先生说的道理,只是不懂,不全懂,自己也会去问夫子,夫子只是笑了笑并不回答,在被逼问急了才会告诉自己,有些道理,不是看了就会懂,懂了就会说,说了就能说明白,之后就会哀伤的离开,饮酒到天明。

    自己书院沐修的时候,就拿这些话去问父亲,父亲也是摸摸自己的头,不作回答,让他自己去想去猜。

    李拾遗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旅程开始不是那么向往了。

    就在李拾遗感伤之际,小二儿端着菜重新出现在李拾遗眼前,将菜布好,飞快的对李拾遗说道“客官,您的菜上齐了,您请慢用!!”说完就要离开。

    李拾遗赶忙叫住他问道“小哥儿,我要去汉中,需要买一匹马,请问小哥上哪里购买??”说完,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饭钱连同赏钱一同放在了桌上。

    小二儿拿起钱数了数,脸上立刻兴高采烈了起来,立马回答道“客官你是问对人了,街西就有一家车马行,专门送人送货和售卖马匹,如果客官就到汉中,大可不必买马,车行就可以送您到汉中,如果客官要去远地方那就需要购买马匹,因为本镇的车行经营蜀中生意!!”

    李拾遗听完小二的介绍,直接了当的说道“好的,麻烦了小哥,稍后我就去看看!!”

    小二儿知趣的离开了,李拾遗也开始享用自己的午餐,一口牛肉,一口胡饼,飞快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将桌上的食物吃了干净。

    酒足饭饱后,李拾遗站起身来走出客栈向街西头走去,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在街的尽头找到小二口中的车马行,李拾遗走进车马行,刚一进门就有店中的伙计热情的迎接道“客官好,您是走镖还是出远门啊,小店有专门的车架都能解决!!”。

    李拾遗向伙计说道“这位小哥,我准备买一匹马,不知道贵店是否售卖??”。

    伙计笑道“客官客气,叫我马三就好,我们店有专门的马匹售卖,但是要和客官讲清,小店的马并不是什么好马壮马,只是一些拉车的驮马,您知道这些驮马都是上年纪的,所以才淘汰下来售卖,但价格也不贵只需要大贯十贯钱,小贯十五贯!!”。

    价格倒是不贵,在成都购买一匹壮马需要二十五大贯,而李拾遗刚刚得到的正九品的官位每年的年俸才四十石,加上月俸公田杂七杂八的算起来还不够买一匹好马的,成都有句俗语千金一匹五花马。

    李拾遗想了想,并没有立刻下决定,开口询问道“马三哥,我可否能看看马的成色,在做决定!!”。

    马三立刻回答道“当然可以,小店公平交易,当然要客官满意后在购买,客官这边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