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六章:联姻

    许圉师将李客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大家都是为大唐效力,为圣人效力,不过是老夫见李县子器宇不凡,起了结交之心!!!”。

    李客在许圉师搀扶下起身,激动的说道“承蒙许相不弃,下官一定为大唐,为圣人,为许相排忧解难!!!”。

    听完李客话,许圉师大笑心中十分得意,有了李客在蜀中调度,联络吐蕃之事一定事半功倍,自己的刚刚得来的宰相之位也会安稳,一举两得,而李客识时务知进退,也正好可以成为自己在剑南道有力的支持者。

    李拾遗看着天渐渐放晴,又看向后殿估摸着父亲与许圉师交谈也应该结束,便走到后殿的入口处高声喊道“父亲,许相,天已经放晴,我们可以启程了!!”。

    殿内,李客听到李拾遗的话正要开口回答,就被许圉师抬手阻拦,李客不解的看向许圉师,李客愣了一下,随即向外面喊道“为父和许相还有要事相商,十二你叫李福准备妥当随时准备出发!!”。

    门外的李拾遗赶忙领命道“好的父亲,我立马去准备!!”。

    听到李拾遗的回答,李客立马回过头看向许圉师问道“许相,可还有什么要紧事,需要下官去办??”。

    “公事儿上没有了,只有一些私事儿要与李县子商议!!”许圉师微笑着说道。

    听到许圉师的话,李客满心疑惑但也不敢放松,赶忙躬身回答道“既然是家事儿,下官一定为许相办妥!!”。

    “老夫到现在还不知道李公子年岁几何那??”许圉师突然将话头一转,引向了李拾遗。

    李客听闻许圉师的话,表面上毫不在意心中却警惕了起来,不着痕迹的说道“许相,犬子今年刚刚到弱冠之年,心性顽劣行为举止荒唐,如果在之前有得罪许相的地方,还请许相恕罪,下官在此赔罪了!!”说完下拜道。

    “哈哈,哪里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李县子客套了!!”许圉师笑着将李客扶了起来继续说道“是我看李公子相貌出众,才情过人,老夫长子有一女跟李公子正好般配,有意和李县子结秦晋之好,不知李县子意下如何??”。

    李客听到许圉师的话,才将心中的担忧驱散,原以为是李拾遗由惹了什么祸事,可听到许圉师要将孙女下嫁,李客高兴的说道“承蒙许相看重,客自当从命!!”。

    “好,老夫这就修书信一封发往扬州老家,即刻完婚!!”许圉师高兴的说道。

    李客闻言楞了一下,即刻完婚,且不说许圉师临时兴起要将孙女下嫁给李拾遗,就说成亲之事,不看天地良辰吉日,如此匆忙是否有什么玄机!!李客一时间拿不起主意来。

    许圉师多年宦海沉浮,早就练就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睛,他知道李客的担忧,但是有一些话又不好明说,只能悄无声息的点化李客道“李县子,你猜猜老夫出京之时在新丰遇见谁了??”。

    李客听到许圉师的提问突然愣住了,在新丰遇见谁了???

    就在李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许圉师没有故弄玄虚直截了当的说道“老夫在新丰遇见了宗楚客宗大人,宗大人特意让老夫对李县子照拂一二,我于宗大人乃故交,交谈中还特意提李公子,既然宗大人保媒老夫就不好负宗大人的美意!!”

    听到许圉师这番话李客彻底明白过来,之前宗楚客来信说已经为自己返回长安铺好了路,由此看来是打通了许圉师,但可能是宗楚客手笔太大,许圉师将自己的孙女拿了出来,表示自己愿意于宗楚客和李客成为朋友,或者准确的说跟二人后面代表的人成为朋友。

    想通这些环节,李客心中的忧虑一扫而光,高兴的说道“既然是宗老做媒,李客就高攀了,下官也代犬子谢谢许相提携厚爱!!!一切就按照许相指示安排!!”

    许圉师看到李客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但是此事不能声张,不然在外人看来有徇私舞弊之嫌,拾遗也不能再待在绵州了,吐蕃之事虽然可以名利双收,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能让他在此事上留下痕迹,否则影响仕途,不如让拾遗前往扬州送信求学,在扬州将亲事办了,李县子功成之后也会被圣人招到长安,到时一家在长安团聚不是更好!!!”

    李客想了半天,没有找出合理的拒绝理由,只好点头同意,况且许圉师的建议很符合自己家族的情况,许圉师见李客同意,从里怀中取出官碟和早已经写好的信件,李客接过打开一看,发现是恩封李拾遗九品上文林郎官碟,而信件是密封好的,不出意外是许圉师写给自己在扬州长子的信件,李客将两样东西收于衣内,二人就结束了交谈。

    许圉师,李客二人一前一后向门外走去,李拾遗等人赶紧站好迎接,李客看了许圉师一眼,许圉师点了点头示意李客随意,之后便走到外面准备登车。

    李客见众人已经出门远去,从衣兜内取出官碟,信件和一个令牌示意李拾遗接过去,李拾遗赶忙接过,之后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李客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看着自己儿子的迷惑的表情,李客努力的组织着语言,盘算了半天李客也没有想到好的理由,所以直接了当的说道“十二,我刚才给你订了一份亲,是许相的孙女,你宗爷爷给保的媒,你手里是许相的亲笔信,还有圣人恩赏的官碟,还有这个腰牌你挂在身上,可以让你在关隘畅通无阻,到了扬州即刻完婚之后去长安与为父汇合,明白了吗??”

    李拾遗一下子就傻眼了,没有想到许圉师并不是戏言,还有另一个惊喜就是自己定亲了,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这一切来的太快了,自己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定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