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五章:平反

    说完公事后,李客陪着许圉师在天井处闲聊,许圉师看着李客笑着说“李县尉难道不纳闷圣人的赏赐!!”

    李客站在许圉师的身后笑着说“许公,世人活在这个人世间无非徒两样东西,一个是名一个是利,但是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教导过我,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所以李客不敢起贪念怕万劫不复!!”

    “哈哈,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李县尉如此明事理,倒是一件美事啊!!”许圉师感慨的说道。

    “许相繆赞了,下官不过是有点处世的感悟,远远不及大人的远见,还请大人不要见笑才好!!”李客恭维着说道。

    “好了,不绕圈子了,李县尉,圣人感念在武朝李氏诸王为宗室抛头颅撒热血,外加宗楚客一直在圣人面前念道故越王贞,诉说其忠勇,圣人已经在年前把故越王贞,故琅琊王冲,重新安葬,并且改谥号为敬,以嘉奖越王一系的忠诚!!”许圉师感慨的说道。

    李客听到许圉师的话,立刻拜倒在地,朝着神京长安的方向不停的叩首,泪流满面,口中不停激动的说道“父王,大哥,你们听到了吗?圣人已经给你们平反了!!你们泉下有知也可以安息了,即使面对太宗,高宗,你们也可以问心无愧的站立其身旁了!!!”

    许圉师看着激动的李客没有阻拦,过了一会儿等到李客发泄完,才将李客扶起宽慰的说道“李县尉,多年夙愿一朝达成,你也可以欣慰了!!圣人不光平反了您的父兄,也下令将李县尉一家重新记录在李氏家谱中,并封你为昌明县子,令公子为文林郎,等到李县子在这次吐蕃谋划中再立新功,那恢复越王一系香火,也是指日可待,到时候李县子也是越王一系的中兴功臣啊!!”

    李客听到许圉师的话,面上潮红,看样子好像是被许圉师的话说了动心,李客立马下拜道“如果许公不嫌弃,李客愿为许公门下牛马,助许公成就不世之功勋!!!”

    许圉师听到李客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闻弦而知雅意,是一个聪明人,自己刚刚返回长安中枢,原先的手下人马皆留在了地方,而自己的四个儿子,除了老四还算聪慧,剩下的都是走马章台的浪荡子,除了自己的几名弟子,朝堂并没有自己的羽翼。

    侍中姚崇,尚书仆射宋璟已经就任宰相已经三年了,主持了多场大考,网罗了大批的寒门士子,这些二人的门徒掌握着重要的位子,这次圣人提拔自己为相也是平息勋贵们的不忿,给勋贵们找一个在朝堂中的发言人罢了。

    而且朝堂中不止有二人的派系,张说也跟自己一同被任命为同知政事,李林甫为中书侍郎,原知曜为御史中丞,大家各有各的派系,后面有着不同群体的利益,在圣人任命自己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时候,大哥特意来信再三嘱咐,要自己小心行事,切不可大意。

    而李客乃宗室之后,同时是圣人在蜀地的眼睛,在长安还有宗楚客这样的外戚帮衬,正好为自己所用,而且这次收复吐谷浑的计划,是他全程设计,早在圣人面前显示了自己的能力,要不是官位低下,指挥不动各方,这个天大的功劳也落不到自己的身上。

    还有最为关键的是,自己离开长安之时,跟自己并无半点交情的宗楚客亲自出城相送,这是向自己示好,并将自己的大儿子许自然提拔为扬州长史,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而这些种种示好,无非是告诉自己,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成为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而在宗楚客跟自己在新丰告别时,有意无意的提到了李客。

    许圉师了然于心,自己儿子升官的回报要落在李客身上,这让许圉师百思不得其解,幸好幕僚中有绵州人士,与他彻夜长谈之后,许圉师才明白,李客一族在巴蜀之地何其强盛,掌控着向吐蕃,南诏多条商道,人口贩卖,倒卖兵器,富可敌国。

    此等贼子,许圉师打算到了绵州就将他斩草除根,但是到了半道,大宗正宁王李宪发来书信,这样许圉师才知道内情,从斩杀转变到拉拢,况且李客商道受益的七成是献给陇西李氏的族长,如果这笔钱财断了,自己的宰相之位也是做到头了,外加李宪还隐约透露,当年随圣人诛灭韦后的六百亲卫中,李客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这次封赏越王之后不过是掩人耳目,圣人早有奖赏李客之心。

    不如顺水推舟,结为同盟,共同进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