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下扬州 第一章:向南

    开元六年,立春,万物复苏。

    立春时节,整个蜀地都侵在连绵的春雨中,而戴天大匡山旁的官道上,一队身披蓑衣的学子走在上面,泥水将他们的靴子全部侵湿,但是队伍中没有一个人抱怨,整个队伍还在有序快速的前进,带队的老者抬起斗笠看了一眼前方,但山中的雾气已经弥漫,老者看不清前方的路。

    老者看了看身后的队伍,发现学子们的状态还算可以,没有一个人抱怨,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老者将斗笠放下继续无声的带头前进。

    众人又走了半个时辰,老者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座灌口二郎真君庙,老者回头对队伍喊道“前方有庙宇,大家走快些,今晚在此过夜!!”说完带领着大家闷头前行。

    望山跑死马,一刻钟后老者才领着人走到这座庙宇,大家一看有了避雨的地方,立马一拥而进将自己身上已经淋湿的斗笠蓑衣脱下,随手丢到地上和墙角。

    老者最后一个进了庙宇,看着残破的正殿摇头叹息,二郎真君李二郎,乃李冰二子李二郎,县志上记载说李二郎人予闻清源,西川灌口神也,为人美好。因辅助李冰治水有功,蜀地百姓感念李家为蜀地消除水害,特为其束身立像,世代都有香火祭祀。

    但因本朝尊崇老子,而道家在蜀地向来兴盛,蜀地鹤鸣山又是道家正一派总坛,还有青徽派,丹鼎派这种数目众多的的小门小宗,外加蜀地本身就是巫蛊的发源地,当地民众多数信奉鬼神之说,加之朝廷有意纵容,从此蜀中道教大兴,这也将道家神邸带入蜀地供奉。

    老者将身上的蓑衣斗笠脱下,交给旁边的弟子,自己慢慢向神像走去,走到神像跟前看着神像,神像是面白无须的英俊少年,武朝大儒陆龟蒙记载“有温而愿哲而少者,则曰某郎,”二郎神在世人的形象是温和白皙类的少年神的形象。二郎神以容姿出众著称于世

    蜀地有些地方的二郎真君神像是三只眼,而且中间的眼睛是立着的,天眼,就像上天的眼睛一般,邪恶无法可逃。三只眼是这位神祗较为明显的外观特征之一。

    华夏各地的二郎庙里,神像都有天眼是最显著标志之一,关于第三只眼,来源于古蜀王蚕丛,它是先秦征讨蜀国残留下的祭祀,而第三只眼形成的条件是蜀人“崇目”的信仰。

    《灌江备考》记载道“二郎为蚕丛之后,故额上有一纵目。

    在文化和宗教的交融中,这二郎真君也诞生三位,朝廷祭祀的李冰次子李二郎、道教正统则是赵昱赵二郎,与及民间传说杨二郎(杨戬)。

    老者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回身吩咐道“余休,你带人将这里打扫干净,看看能不能点上一堆火给大家取暖??”

    身旁的弟子立马躬身说道“明白了,老师,我这就带人去做!!”说完就转身离开。

    看着弟子们忙碌起来,老者走到后殿,荒草已经将通道全部阻挡,老者并没有继续向前,只是透过天井看着雨景,就在老者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话声“老先生,在此观雨景,不知其景色如何??”

    老者转过头看向发声处,那是一堆稻草并未看见人影,老者微笑的说道“只闻其声,不见尊客,不是待客之道啊!!”

    草堆中继续传出声音道“我非主人,何来待客之道??”

    老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既非主人,听尊驾声音也非长,难道占其贵??”

    草堆中继续回答“非也非也,也不占贵,既然老先生非得相见,小子这就出来与老先生会面!!”说完草堆中就钻出来两个年轻人,在不停的拍打身上的茅草。

    老者见二人打扮就知道,一主一仆,只见身着华服的年轻人收拾干净身上之后,走到老者面前拜道“陇西成纪李拾遗拜见老先生,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开口道“在下许圉师,小友,我可称不上尊驾!!”

    李拾遗笑道说“堂堂的平恩县男,安陆郡公许绍之子,左相许圉师,如此谦逊,真令他人汗颜啊!!!”

    许圉师笑道“世人都说白衣笑王侯,难道小友不嫌我着紫衣有铜臭之味??”

    李拾遗转身看着天井中的雨景说道“许公才华横溢,年少时就中进士,后在显庆二年,累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兼修国史三年,后以修实录功封平恩县男,赐物三百段,这等文华盛事非大才不可担其重任,小子乃无华后辈怎么敢白衣笑王侯那??”

    许圉师微笑看着李拾遗说道“陇西李氏?小友还是宗室之后?”

    李拾遗大笑着说“陇右乃本朝龙兴之地,况且陇西李氏乃是七宗五姓一员,承泽千年,都是大亲戚套小亲戚,怎么算起来都是皇亲国戚,许相又何必拘泥这等虚无缥缈的名分那???”

    听到李拾遗的话,许圉师点了点头说道“世人都以出身论高贵,小友倒是不拘泥这等俗世之见难得可贵啊!!现如今门第之风盛行,宰相们都以娶五姓女为荣,小友,你倒是不愿搅进其中啊!!!”

    李拾遗靠在栏杆上优哉游哉的回答道“不是不想娶,而是人家不下嫁,许相捧杀我!!!”

    许圉师道“李公子聊得如此尽兴,不如一同到前院饮茶??”

    李拾遗回答道“许相,小子就不打扰许相雅兴,小子还是地当床,茅草当被自得其中吧!!!”说完站起身恭送许圉师。

    许圉师点了点头没有强求,转身向大殿走去,李拾遗目送许圉师离开后,转身一头栽进茅草堆,书童也从拐角处回来坐在旁边啃着手中的胡饼。

    李拾遗将身体调整到舒服的状态,看着旁边的书童说道“李豫,你小子吃东西一点也不想着少爷我,本少爷要是饿瘦了,你就不怕我娘拿你是问!!”

    李豫一边斜着眼睛吃着饼看着李拾遗,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少爷,我先吃,帮你看看饼里有没有毒!!”

    李拾遗一下子就被气乐了,抓起一把茅草就往李豫头上扔去之后说道“屁,你都吃完了,还验什么毒,快给少爷点,你家少爷我都快被饿死了!!还怎么上绣川书院读书!!!”

    李豫赶忙从包裹中掏出一张胡饼,递给了自家少爷之后问道“少爷,刚才那个老头是谁?很有气势哦!!”

    李拾遗躺在草堆中掰着饼回答道“一个大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