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露馅

    唐奇等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去了“未来传媒”。钱文妤把唐沁的话告诉了他,还说唐沁就是累了,想多休息一段时间。

    唐奇听完之后,拧眉沉思,钱文妤又说“你别担心了。”

    唐奇抬起头说“麻烦你了,文妤姐。”

    钱文妤笑了一下,“打个电话的事有什么麻烦的,这段时间我太忙,没关心你姐,连她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

    钱文妤有些自责,唐奇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她的经纪人了。”

    “我们的关系可没那么肤浅。”钱文妤笑说。

    唐奇的表情没有变化,反而更纠结了,“文妤姐,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看唐奇这么纠结,钱文妤就大方地说“你问吧。”

    “我当初生病,我姐是怎么筹到我的治疗费的?”

    这个疑问一直埋在唐奇心里,以前他借着和唐沁关系不好自欺欺人地压住,但现在已经压不住了。

    钱文妤的表情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唐奇,你生病时候我还没和你姐工作呢。”

    “真的不知道?”唐奇紧紧盯着钱文妤问。

    “是不清楚,”钱文妤诚恳地回答,“我只知道唐沁参加了选秀,得了名次自然有商演的机会。”

    “她和钟致齐是怎么认识的?”唐奇又问。

    “这……这也是我接手之前的事。”钱文妤小心地回答。

    唐奇看着钱文妤,“我的治疗费是钟致齐给的吧。”

    钱文妤迅速眨眼,想了片刻,回答“唐奇,之前的事我没经历不好说,但当时唐沁和前公司闹纠纷的时候确实是因为为了赚钱私下接了工作。之后,她被前公司雪藏,钟致齐帮她解了约,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了。”

    沉默了片刻,唐奇突然笑了,“她替我辛苦了挺久吧?”

    “工作都辛苦,你训练想出成绩难道轻轻松松就可以了?”钱文妤反问到。

    钱文妤的说法是模糊的,还是在隐藏着什么。唐奇低头笑完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文妤姐。”

    从“未来传媒”出来,唐奇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他去了钟致岩的公司,钟致岩不在,冯凯不清楚他是谁先把他请进了会议室。

    “您是?”冯凯给唐奇倒了杯水问到。

    “我叫唐奇,是钟致岩的……”唐奇一下子卡住了,冯凯的表情更加专注。

    唐奇想了片刻,接着说“朋友,我们是朋友。”

    “哦,”冯凯恍然大悟,“是钟总的朋友啊。”

    “是啊,我和钟致岩以前在老家一起……一起练游泳的。”唐奇吞吞吐吐地撒着谎。

    “哦,钟总还练过游泳啊,没听他提起过。”冯凯装作惊讶地说。

    唐奇编不下去了,直接问“钟致岩什么时候回来?”

    “钟总啊,”冯凯微微低头有些为难的样子,“他去了国外,暂时……”

    “他也去了国外?”唐奇等不及冯凯说完就问。

    “是啊,钟总现在在泰国。”冯凯回答。

    唐奇转开视线,表情有了变化,“他去了多久了,还有多久回来啊?”

    “去了快一个月了,回来的日期还没定。您有事我可以转达钟总。”冯凯回答。

    唐奇笑了笑,“没有急事,就是问问。”

    清晨,唐沁被电话吵醒,她看到了屏幕显示的是唐奇,她迷迷糊糊地接起来。

    “唐奇,这么早,干什么?”唐沁问。

    “你住哪里我来找你。”

    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让唐沁笑了,“我在泰国呢!”

    “我就在曼谷。”

    唐沁的眼神渐渐集中,“你在哪里?”

    “曼谷机场,给我个地址,我打车过去。”唐奇回答。

    唐沁听着他的声音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紧张,“我……你……”

    “你到底在哪里?”唐奇又问了一句。

    “好,我给你发地址。”唐沁只能先这么搪塞着。

    唐沁发来了一个地址,唐奇照着个地址到了市中心的酒店,他到了唐沁给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他给唐沁发信息,她让他等着马上就到了。唐奇不知道她耍得什么花招就在房间里乱晃,这个套房像是刚被打扫过,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也没有任何人住过的痕迹。

    唐奇等到了中午,没有见到唐沁的影子,钟致岩走进了这个房间。他并不意外,在国内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唐奇见到钟致岩先叹气再开口,“唐沁这么没出息也不知道像谁。”

    “别骂她,她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找我的。”钟致岩说。

    唐奇忍不住笑出来,“如果你是我会相信这话吗?”

    钟致岩看着唐奇冷静地说“她是和阿宛一起过来的,这你清楚。”

    唐奇听完一愣,接着又说“工作早完了,她怎么不回去?”

    钟致岩当然不好说,唐奇冷哼一声,“她的那点心思全放在你身上了。”

    钟致岩无言以对,唐沁又问“她人呢?”

    “她不方便过来,她没事,你先回去吧。”钟致岩好言相劝。

    唐奇低头深呼吸,之后猛地抓住了钟致岩的衣领,“我当初怎么说的,再靠近她,我绝对不放过你。”

    钟致岩沉默着,唐奇气不过一拳打在了钟致岩的颌骨处,他以为钟致岩会挡一挡,没想到他毫无反应,仍由他打了一拳。

    出了这一口气,唐奇放开了钟致岩,他走到窗边冷静了下来。

    “她真的不愿意回去?”唐奇问。

    迟迟没有回答,唐奇当钟致岩是默认了,他转过头无奈地笑,“我来之前就想到了,她要是肯回去早就回去了。”

    她想走但走不了,钟致岩却无法把这个事实说出来。他看向唐奇同样十分无奈。

    “我姐,从小身体不是很好,冬天容易感冒,夏天又会中暑,是我父母悉心照顾着长大的……”唐奇低头缓了缓,接着说“她对你一片真心,你……照顾好她。”

    说完,唐奇拿起随身的背包往门口走去。唐沁要追求爱情,他只能忍痛放手。

    “唐奇。”钟致岩站起来叫住了唐奇。

    唐奇忍下哽咽转过了身,钟致岩看着他说“你就住在这里,我会把唐沁带来,不会太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