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回程

    “陆仙人在上,下官有礼了!”说着费城主竟然带着所有百姓对陆鸣跪拜。

    这大概就是仙人的礼遇,在百姓心里仙人总是高高在上的。

    可是在仙人眼里百姓又算的了什么呢……

    “费城主,你我萍水相逢,不必客气,所有人都起来吧。”

    费城主这才带着百姓起了身。

    “仙人,前些日子您的一位朋友经过此地,说是寻你。没想到您今天就到了,本县得遇王仙人,真是三生有幸。”

    [来自费肆意的不良情绪值,+66]

    “您客气了。”陆鸣看着他面露阴险凶光,无奈的道。

    若是自己是个凡人,定会被这费老爷抓了……

    看来人都是见风使舵的。

    “仙人,您那朋友找您找的可急切呢。跟我说要是遇见了您,非得留您在此好生侍奉。省的你们呐,走岔劈了,他们几天还会经过我这里的……”

    陆鸣看了出来,这费城主没安什么好心。

    他是想把自己留下,等陈独夫他们回来了自己好交差。

    他哪知道,程氏兄弟已死,而陈独夫也落得个求死不能的结果,被封在了石头里。

    陆鸣问道“你说的我朋友是不是脸很白,外表看也就二十五六岁样子,而且他身边还有一对孪生兄弟?”

    费城主闻听此言就是一惊,心又悬了起来,看来陆鸣是个明白人啊。

    “正是正是,是三位得道千年的仙人,外表看上去很年轻的。”

    “哦,这样啊,那我不必留下来了。因为我那三个朋友都被我误杀了,他们也不可能再来凤凰城。”

    误杀?

    费城主闻听此言,惊得差点摔倒。

    仙就是仙啊,常人难以理解啊,朋友也能说杀就杀……

    「来自费肆意的不良情绪值,+499」

    陆鸣说的很随便,跟这个奸人没什么好说的,怎么明白怎么说好了。

    天地不仁,圣人不仁。

    以往陆鸣还同情这厮的遭遇,现在看来天网恢恢疏而不失,陈程等人灭掉的人也有该死之人。

    天地圣人皆不仁,我又何须假仁假义的徒增烦恼?

    眼下陆鸣只是不想让他们再劳民伤财的找自己。

    毕竟这孔雀城也是乌鸡国国土,这里消息闭塞,大都的事情他们或许都还不知道。

    这些事情自然不必跟眼前这个老滑头说。

    “费城主,明人不说暗话,他们三个都不是好东西。相反他们杀了你的三位亲人。你不要被他们三个妖言惑众的欺骗,你的三位亲人就是普普通通的人,不是妖孽。”

    “……啊!”费城主闻听此言,惊得一下子昏了过去。

    或许他更想活在自欺欺人的幻觉中,希望死掉的亲人就是妖怪才好。

    陆鸣知道他是伤心过度导致,应该没什么大碍,并不理会。

    话已经传到他就隐了身,驾着悬浮飞行屋飞远了。

    这飞行屋怎么都好,但是必须时时刻刻的用意念控制,否则下面的石基就会到处找法场,为陈独夫带来绝望的情绪。

    秦岚“在神学院里我们只知道他们几个人品不好,可是一下来之后他们的恶就无限制的发大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啊,他们这些仙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看了。普通的黎民百姓在他们眼里就是蝼蚁,他们折腾得越热闹越开心,哪管平民百姓的死活!”

    “嗯,看来你护国师的职位真是重要,我以后要尽力为乌鸡国做些好事情。”

    “哈,那是自然。”

    “那,抚寂真人能放过你吗,你要怎么应付无寂宫呢?”秦岚担心的问道。

    “惹不起我还躲得起啊!现在看来,我还是别往下面跑了。再有谁下来抓我,说不上又惹出多大的麻烦呢。”

    “这样,我教你写符信,你还是跟抚寂真人单独聊聊,写信拒绝她吧!”

    “额!”

    ……

    这时他们经过一片水域,湖面一望无际,是清澈见底的淡水湖。夕阳晚照,景色极美。

    飞行屋悬停在距水面十米高的位置,仿佛置身于水世界。

    陆鸣走出飞行屋,神识一扫“哇,下面的水好清澈,就像个超级游泳池,我要游泳洗个澡!”

    说来就来,与此同时,陆鸣脱了衣服一跃而下,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顷刻间陆鸣漏出头“秦岚,你下来不?”

    “我没你那么爱干净,我不洗!”

    「来自秦岚的不良情绪值,+1」

    诶呀……

    矜持。

    铁木滚高兴了,它是一跃而下扑通入水。

    这孔雀还真能游泳,在水里扑腾得很欢,阳光映照它捡起的水珠,色彩斑斓。

    陆鸣暗想,现在自己不缺钱了,不然可以搞个婚纱摄影,这里的场景真是美不胜收!

    秦岚则是坐在悬浮石基上,看着陆鸣和小绿孔雀铁木滚嬉闹。

    她仍然带着面具,不戴面具时也是轻纱遮面,显得很神秘。

    她的功法是火属性,即便好多天不洗澡也是一直那么靓丽,而且她可以用梵火神功浴火,把火当水来用。

    常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她每时每刻都是那样的光洁。秦岚如今的修为可谓是不惹凡尘了。

    陆鸣为感谢她的帮忙,给了她一万块仙灵晶石,放入储物袋里,这可是移动的洞天福地。

    这时陆鸣偷偷的晃动孔雀翎,石床一点一点降了下来,忽的自由落体,啪的一声巨响,秦岚一个没注意和飞行屋都也落了水,立即受到陆鸣和小孔雀的水花攻击。

    秦岚一跃而起,飘在空中,也没生气“这湖好大,我去远处看看。”

    陆鸣知道,秦岚这是去远处洗澡了。

    这水太清澈了,简直达到了致清无鱼的地步,感觉比纯净水还纯净。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诶呀,要是把这湖水搬运回去,直接灌装发售,岂不是又发了!

    看来仙人想赚钱实在是太容易了!

    不够陈程等人不这么想,他们只是掠夺。

    那样赚钱最快了,掠夺收割别人的财富相当于别人钓鱼,他们收鱼。

    最后想不到都归了无欲无求的自己。

    这时陆鸣抛出储物袋,用储物袋装起湖水来。

    伴着夕阳余晖,陆鸣在湖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等他把衣服洗好后,太阳已经落山了。

    陆鸣把试衣服晾在石基边上,石床下的火还烧着,把飞行屋的石基俨然成了火炕。

    忽然陆鸣想到了水深火热这词,这词形容用来陈独夫的处境怕是远远不够的。

    陆鸣是想放他出来的,不过自己也救不出他。这是奶伏和孔雀翎干的,这俩活宝自己拿他们也没办法,无能为力啊。

    这飞行屋也算自己的坐骑了。

    话说别的仙人的座驾都是珍禽野兽老虎麒麟啦什么的,而自己的座驾却是飞行屋,好不实用!

    陆鸣和小冉徜徉在清澈宁静的湖水里,而石基总是跃跃欲试的要起飞奔赴法场,不过陆鸣都给控制住了。

    万一这飞行屋丢了,还真不好找。

    还得时时上心啊。

    这一刻,飞行屋升起,陆鸣和小绿孔雀玩起了跳水,10米,20米……100米,非常的惊险。

    常人玩跳水10跳台就很可怖了,30米怕是极限,而陆鸣如今玩100米都没有恐惧值了。

    看来自我的恐惧是越来越小了。

    水花飞溅间,大家玩得乐不思蜀。

    ……

    这时陆鸣和小绿孔雀在石基上一个躺着,一个趴着,身边都燃起了微暖的火,伴着湖面的风,暖融融的,十分惬意。

    秦岚笑着道“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抚寂真人呀?”

    “我……哼,这女魔头回来后要是还不死心,我就当众给她难堪,让话线虫把一切公之于众,我就不怕宗主会坐视不管。”

    “你这样做太冒险了,这是玉石俱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