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险境

    青芷心头一跳,抬头看去,便见一身铠甲的南陌尘疾步走了过来。

    “将军”钟婶朝前一步,半个身子挡在了青芷面前。

    “嗯”南陌尘颔首,眼眸始终看向那个微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白衣女子。

    “青儿”绕过钟婶,南陌尘伸出一只手想要握住她的手。

    青芷退后几步,与他拉开距离,看了钟婶一眼,后者摇了摇头,她深吸一口气,问道:“树林处,是你将我打晕带到这里的?”

    南陌尘看身后一眼,吩咐道:“你们先退下。”

    “是”钟婶转身之际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那全身戒备的女子,轻叹一声,离去。

    “看到我回来,你很失望?”南陌尘再上前一步问道。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南陌尘挑眉答道:“是,树林里是我将你打晕带到这里来的。”

    “穆如风”

    “青儿,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回答完了我再回答你的如何?”

    青芷攥着手退后,看向他的眼睛答道:“有点。”

    南陌尘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也许早就预见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不死心的问出了口。

    “看到我回来真的没有一点欣喜之意吗?”

    “这是另一个问题了,南陌尘,你借我的手杀了穆如风不是吗?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为何见死不救?”

    “青儿,我来了许久,你不觉得我应该先回房休息一下或是吃点东西吗?”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小手,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

    “穆如风虽是我的弟弟,但他让你哭了,所以”拉着她一路走到了客厅,扶她坐下,自己坐在了她的旁边。

    “所以就该死吗?”青芷不知道他竟如此心狠。

    “青儿觉得他不该死吗?”

    南陌尘拿起筷子,看向她说道:“能让你解恨,又能让憋在你心中的近三年的仇恨得以消散,我觉得很值得。”

    青芷抿着唇转过头不看他,现在的这个南陌尘与之前在杏林院见到的温文尔雅的那个一点也不一样了。

    “你怕我?”他将筷子放下,两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迫使她看向自己问道。

    “南陌尘,你不觉得现在的你与原来的林中鹤一点也不一样了吗?”

    “林中鹤?”南陌尘轻笑一声,“原来青儿还记得我在杏林院时的名字。”

    青芷挣脱开他的手,“也许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那青儿可还喜欢现在的我?”带着希冀,带着无尽的温柔。

    青芷转过身冷声答道:“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一刻都不曾有过吗?”有些粗鲁的将她拉了过来。

    “南陌尘,你放开我。”面对他,青芷总有一股压迫感,身体不自主的朝后退,奈何前面之人不松手。

    “就算你恨我,我也不会放你走。”大手一挥,便她扑在了自己怀中。

    “青儿,现在我只剩下你了。”

    青芷全身轻颤着窝在他怀中,想起钟婶所说,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还有钟婶她们。”

    他轻笑一声,抚摸着她的秀发,挑了一缕放在鼻端嗅了嗅,满足的闭上眼睛说道:“是,有她们,最重要的是有你在身边。”

    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一阵风飘来,扬起了她的发丝,还有她的发带,正巧落在了他的手上。

    南陌尘不舍得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一抹青色,微皱眉头,脸色渐冷,在战场上,也曾见过索怀修头上有一条一模一样的。

    “嘶,南陌尘,你做什么?”头上传来一阵刺痛,青芷猛的朝后退去,却见他手中一条青色发带。

    “还给我!”披着头发,发着怒,此景在对面的南陌尘眼里却有别样的美。

    将青色丝带放入衣袖之内,而对面发怒的小人儿一掌劈了过来。

    “青儿”抬手一挡,在她秀发落下之时,一转,那小人儿便已稳坐在自己怀中。

    “!”

    “青儿,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南陌尘双手环住她的腰,将头枕在她的肩膀之上,闻着她秀发的香气,心中甚是满足。

    “青儿,若是能一直如此便好了。”声音自身后传来。

    “南陌尘,我觉得我们应该约法三章。”

    “哦?青儿想如何?”似是来了兴趣般问道。

    “你先放开我,我会写下来让你过目的。”

    南陌尘轻笑一声说道:“小机灵鬼,晚些时候再写吧,我就抱一会儿就松手,绝不做其他事。”

    青芷僵直着身体坐在他的腿上,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在何处,听到身后传来绵长的呼吸声。

    “南陌尘?”青芷侧头,却看到了他的睡颜。

    他竟然睡着了!

    本想喊醒他,但一想到他阴晴不定的性格,生生的忍住了吵醒他的念头,怕他一时控制不住会抱着自己与他同榻而眠。

    本想来收拾的钟婶,刚一进门便看到自家将军抱着那抹白衣,有些意外那抹白衣未曾反抗,摇头失笑,轻轻的将门关上了。

    雁凌关驿站之内,武云起与暮云寒向索怀修禀报着这半年以来所发生的事。

    “将军,你就放心吧,整个金苍已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若是虚则炎或是南陌尘回来,末将与老暮定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便好,各个城门要塞都要严格查看过往之人,一旦有疑,直接将他抓到牢房,派一得力之人专门在牢房审问。”

    “是”

    “这几个月,你们二人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武云起挠挠头“嘿嘿”笑着说道。

    暮云寒瞪了他一眼,看向索怀修,轻声问道:“将军是要离开吗?”

    “对”

    “离开?将军,你才刚到,离开去哪儿呢?”

    暮云寒斟酌片刻说道:“青芷姑娘虽然有可能被南陌尘抓走,但依青芷姑娘的聪慧,定不会吃亏的。”

    “对对,青丝带有勇有谋,比末将还强上几分呢,定会没事的。”

    索怀修看他二人一眼,吩咐道:“你二人好生处理这里的事,有事便让九思告诉我。”

    “将军”

    “好了,我该走了。”

    “将军!”暮云寒疾步走至他面前相拦。

    “青芷姑娘对末将也有恩,但此时是商麟最重要的时刻,你不能这样”

    “为了一人,而让虚则炎和南陌尘有反扑之机。”

    “老暮”武云起走过去拉了拉他,“别说了。”

    “武云起,让他说完。”

    “是”武云起轻叹一声放下手,轻叹一声看向暮云寒。

    “无论将军如何想我,末将今日也要将心中的话说出来。”说完便跪了下来。

    “末将承认,自杏林院中远远的看见她第一眼时,便已深觉那女子配不上将军,后来将军离开杏林院来到了这里,末将打心眼里替将军高兴。”

    “可,没过多久,杏林院被人强夺,末将万万没想到,那女子会只身一人前来,而且还光明正大的带着目的来到将军身边,将军不但没有将她撵走,反而煞费苦心的为她筹谋。”

    “末将心中虽不愿承认,但也不可否认,自她来到雁凌关后,将军脸上的笑容多了,再不是以前那个冰冷难以接近之人了。”

    武云起一边听着,一边悄悄的观察着自家将军的脸色,还好,还好,没有变冷。

    “一年前金苍来犯,她也如我们男儿一样上了战场”

    “后来将军派末将去青平密道查看是否有陷阱”说着便见索怀修猛的转头看向自己。

    一旁的武云起也屏气凝神的听着,之前老暮说过,密道之内的事情从未向任何人说过。

    “刚到密道我们便遇见了青芷姑娘,当时末将以为她是敌国派来的奸细,而她却说将炸药清理好了以后便会与末将一起找将军对质。”

    “清理至一半时,南陌尘府上的几个高手来了”

    “青芷姑娘竟杀了萧入秋,正在我们觉得胜利在望之时,南陌尘的心腹,沉晓也来了。”

    “嘶!”武云起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男人如南陌尘一般,沉稳又狠辣”

    “是啊,我以为我们会死在密道之内,但”

    “青芷姑娘让我与众人先走”

    “老暮,你不会真的走了吧?”武云起瞪他一眼说道。

    “呵呵,怎么会走呢?就算要走,还有梦落尘与玄霜月两个高手呢。”

    “后来不知怎么,青芷姑娘来与我们汇合,而沉晓并未跟来,众人大惊,皆朝最后一个出口奔去。”

    “这也就是我带去的十人为何全部死在了密道之内的原因,他们为了我与青芷姑娘能有一线生机,选择牺牲了自己。”

    “我第一次醒来时,看到的是满脸是血的青芷姑娘,她说做了一个简易的什么架”

    “担架。”索怀修平静的声音传来,暮云寒与武云起一愣。

    “将军怎会知晓?”

    “她的图纸上画有这些。”

    “什么担架?”武云起听得云里雾里。

    “再醒来之时便是在几个月后,其中的事情末将已与将军说了。”

    “末将斗胆恳请将军,将商麟的大事处理完再去寻青芷姑娘。”

    “她聪慧、勇敢,定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境。”

    索怀修走至他身旁,轻声道:“对手是南陌尘,我如何放心?”

    走至门口,沉声道:“我不在雁凌关,并不表示我对商麟的大事漠不关心。”

    “他们也定是在金苍境内潜伏着,你二人只管处理商麟的事,其他交给我便可。”

    “是”武云起大声道,顺势捂住了想要开口的暮云寒。

    “放开!”暮云寒甩开他的手说道。

    “老暮,我本以为你对青丝带的偏见已经消散,可今日看来,并没有。”

    “武云起,我只是不想将军为了一个女子”

    “那要看是什么女子了,你方才也说了青丝带的诸多优点,换作是你我,若是有一个女子肯为我们牺牲如此多,你敢说你不动心?”

    暮云寒皱眉瞪向他,“不可理喻。”

    “哎,你别走啊,我怎么不可理喻了,明明是你偏见颇深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