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奇兵

    “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我都会让你们这些小辈明白,战场之上,可不是天心阁中!”姬度已经决定,明日里大军突袭,直奔凌鹰和白崇的军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在正面与方玉涵他们作战,将其一举歼灭。

    是夜里,方玉涵收到了凌鹰的传信,他明白了凌鹰的布置,便让大军连夜出发,直奔着凌鹰的军营三十里的地方在停下来。

    姬度派出去的斥候,早已回去,根本就不知道方玉涵他们早已开进,离着他们的距离其实也不远。

    第二日一大早,姬度便命全军出动,直接进攻。凌鹰和白崇将人马分成三拨,铁柱擅长冲锋,便领最精锐的骑兵再去前,而白崇和凌鹰,各自领一支大军冲两翼包抄。

    这样一来,铁柱倒是成了三军主力,当下他心里面美滋滋的,早已把当信使的郁闷抛在一边。

    “兄弟没,随我杀出去,灭掉这些祸乱世间安宁的贼子!”铁柱大吼一声,快速飞掠,凤鸣剑挥动,直攻姬度大军的中军。

    今日进攻的人可是姬度,他何曾行过铁柱这般凶猛,竟然率先杀入他的大军之中,一时间,他的军队乱作一团。

    “稳住,稳住!”姬度的声音传出,当下大军稳住,行动有序,抵住铁柱的攻击,两军展开大战,激烈无比。

    在这时候,凌鹰和白崇令人掐断姬度大军的左右翼,从侧面冲入姬度大军之中,将姬度的大军分成三段。

    白崇、凌鹰两人修为都比铁柱高,见得铁柱极是凶猛,当下也不隐藏,冲杀得极是激烈。

    三年以来,白崇和凌鹰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痛快,他们此时才明白,大军中有铁柱这种大将,是何其重要的事。

    “杀!”凌鹰的环霸战刀挥动,刀芒狂卷,直接扫下一群攻来的敌军将士。

    响声传开,这些将士几乎全都殒命在凌鹰的手上。大军分成三路而动,从各个角度切开姬度的军队,并将其给彻底阻断,令其首位难以呼应。

    姬度处在中心之处,见得铁柱的冲杀,一时间怒从心起,大喝一声,掌间发光,直取铁柱面门而来。

    姬度空冥之境,铁柱的境界虽然比他弱,但这小子的战力,还真是了得,当下他身子旋动,凤鸣剑横击出去火凤凰腾空,将姬度的掌力给化解。

    轰的一声,铁柱身子倒退出去,在退出去的时候,他双手握着凤鸣剑击出,又有五六个敌军将士死在他的手上。

    “姬度老儿,你就只有这么一点力量吗?”铁柱退后的时候,大喝一声,而后一个空翻,双手握剑劈下。

    姬度怒骂一声,长剑出鞘,与铁柱碰了一下,铿锵之声传来两人接着又交手数十回合,可惜谁也没有占住上方。

    在这时候,凌鹰、白崇从两面上来,与铁柱合并一处,再次将姬度的大军断成数股。

    姬度见状,满脸的怒色,他一招虚晃,引开铁柱攻击,而后身子凌空,大声喊道“杀!”

    本来姬度是要喊退的,但是此时大军被分成数股,根本就撤不开,一时间,除却拼命之外,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将近一炷香左右的厮杀,姬度的大军终于合兵一处,当下他们快速朝着后面退去。铁柱、凌鹰、白崇三人,领着大军追在后面。

    在这时候,铁柱叫道“咱们快一些,不要让那老小子给跑了!”

    凌鹰却是笑道“不着急,他们跑不了,今日就是姬度的末日!”

    铁柱不知道凌鹰的自信来自何处,但现下将士们的士气极高,是以他也没有多想,速度比别人都快。

    这场大战,从一开始,凌鹰便有必胜的把握,另外最关键的,还在方玉涵和卓青风的那一路大军。

    姬度带着几万人跑出去将近十里路的距离,才想起还有方玉涵他们,不过他昨日得到消息,方玉涵离着这边至少还有八十里的距离,只要不往方玉涵屯兵的方向去,那就是安全的。

    可就在这时,山间忽然传来响动,无数的人在大声呼喊,像是整个天地间都有人一般。姬度等人均是心慌,抬头看去,但见得方玉涵、卓青风、浅茉、月凝眉四人就在前面。

    一时间,姬度心神却是猛烈一颤,怎么方玉涵他们已经到到这里了?当此之际,可谓是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姬度没有路可以走了,除却拼命之外,再无他法。

    “杀!”卓青风大叫一声,折扇抚动,风水之力流转,如同一条长龙一般朝着前面冲去。

    姬度也是挥动长剑,指挥大军冲杀,不到片刻,地上便堆满了尸体,因为战斗太猛烈,身上的盔甲已经砍烂,面目全非,分不清谁是谁了。

    战场向来残酷,方玉涵最是明白,当下他立在虚空之中,瞅准机会出手,法则之力与指间汇聚,不断的扫向四面八方。只是半盏茶的时间,便已经有几十人死在他的手上。

    姬度手下的将士们都明白,冲杀不出去,今日便只有死路一条,是以他们都极为拼命。

    拼命的人最可怕,方玉涵他们虽然形成合围之势,占据上方,但一时间想要打败姬度,也是无法做到。

    见得这般情景,方玉涵从空中降落,命将士们让开一条路子。正在拼命的敌军将士见得有路可逃,全都朝着这边冲杀过来。不多时,几万大军便只剩下几千人了。

    姬度见状,却是暗暗叹息一声,今日之败局已经定了,当下除却逃命一条路,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却在这时,方玉涵闪身而出,拦在他的前面。

    姬度神色一凝,道“何必赶尽杀绝?”

    方玉涵道“此次动乱,除却姬处之外,你与姬鲜,还有武庚,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所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姬度看着方玉涵,神色渐渐的冷下来。

    方玉涵道“你说错了,是你死!”

    姬度怒极而笑道“你还真是自信,就让我来看看你的修为有几何!”

    姬度闪身而出,长剑横扫出去,璀璨的剑芒如同一个半圆弧一般荡开。

    方玉涵凭着修为,便能碾压姬度,当下他的石剑依旧背在背上,并没有出鞘,只是掌间聚力,击向前方。

    轰的一声,那如汪洋一般的剑芒之海直接碎开,如滔如岳般的掌劲去势不减,直取姬度面门而去。

    姬度眼中顿然露出恐惧之色,当下他大喝一声,双手一抬,灵气呼啸,向着天空之中冲去,挡住了方玉涵的掌劲,可是他本人,却是被震得倒飞出去。

    方玉涵一步跟进,右手轻轻一绕,法则之力凝聚,哗啦啦的流淌,霎时间,只见得整个虚空之中,顿然生出来各种异象。

    姬度感觉到四周都被禁锢住了,当下发出猛烈的嘶吼,双手撑开,长剑猛地击出。

    轰的一声,天空碎开,可是姬度的长剑却是断了,那半截剑尖倒飞回去,穿透了他的左肩,当下他惨哼一声,身子坠落,于地上踉踉跄跄的。

    方玉涵来到他的面前,淡淡说道“你没得选择!”

    “不,我还有选择,那就是同归于尽!”姬度最后的底牌,那便是自爆。在这时候,方玉涵却是手轻轻的一探出,法则之力弥漫,将天地间给禁锢住。姬度自爆而释放的毁灭之力,瞬间便都消融了。

    此时此刻,最为震惊的,要数凌鹰和白崇两人,他们在军中这三年里,修为都进入了空冥初期之境,但显然方玉涵是灵寂之境,他是全灵根,怎么一下子却是蹿出去这么多?

    此时月凝眉、浅茉、卓青风三人也过来了,他们的修为,也是比凌鹰和白崇高处一个小境界。当此之际,凌鹰满脸都是错愕之色。

    月凝眉和凌鹰有许久没有见了,错愕一下子之后,两人望向彼此时,眼中皆是有情意。

    铁柱双手蒙住眼睛,咂嘴说道“啧啧,辣眼睛啊,你们能不能走开一些?”

    月凝眉听得铁柱的话,俏脸却是一红。凌鹰本就是极为豪气之辈,当下他大笑一声,毫不避讳的牵着月凝眉的手走开。此时白崇再看了方玉涵一眼,道“都说全灵根不能突破,但你却是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恭喜!”

    方玉涵看得白崇手中的白虎矛,早就知晓他是流光城城主白鼎之子,其先祖白招拒,可是有名的强者。

    白崇这人与凌鹰一般,向来豪气,既然说出这话,便证明他心里也是这般想的,是以此时方玉涵道“多谢,今次大战,再次见得白虎矛的光芒,真是有幸!”

    白崇笑道“如果不是修为不允许,我现在就想与你一战!”

    方玉涵轻声一笑,道“大家多没意思,咱们还是喝酒来得痛快!”

    白崇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听得方玉涵的话,不由点头,当下三军聚齐,点伤亡人马,一切忙活好之后,白崇便道“方兄你不是要喝酒吗?咱们今日喝一顿,明日出发,前去与周公大人他们会合!”

    铁柱先前听得喝酒二字,眼睛亮得跟小星星似的,当下他走过来,拍着白崇的肩膀说道“你这里有什么好酒?快别藏着了,好东西要大家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