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真龙血脉

    龙吟,咆哮,冰凌与火焰的对攻,金色与黑色的碰撞,惊天动地,两条巨龙在这不知名的领域展开了毁天灭地的战斗……

    

    刘春光不知道自己到底置身于何处,能近距离的看到这两条巨龙,就在自己眼前战斗,但是却看不到自己的身子,感受不到自己到底在哪里?

    

    但是依然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中的打斗逐渐安静下来,光子定睛在这片看似黑暗但是却又清晰的空间看过去,但见那金色巨龙缓缓失去了周身的烈焰,而那黑色巨龙周围的冰凌也是逐渐消失,金色的鳞甲和黑色的鳞甲竟然同时在变浅,越来越浅,烈焰消失,冰冷消失,金色和黑色也消失,两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也消失,陡然间,黑暗中窜出来一条青色巨龙,青绿色的巨大鳞甲让光子心里一阵阵颤悸!

    

    “惊”一声通天彻地的龙吟,这巨大的青龙竟然直接扑向了刘春光而来,“啊!”光子一声惊叫,急忙掉头就跑,自己在哪里?没有身子,没有手脚,只有感觉,怎么跑?

    

    瞬间,这巨大青龙狰狞着,猛地张开恐怖的龙吻,直接将自己吞噬,“啊!”一声惊叫,刘春光猛地惊醒过来,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处浴缸之中!

    

    “光叔,你怎么样?”依然是一身连衣裙的秦盈一脸关切的蹲在不远处,看着刘春光。

    

    光子长出口气,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异样,一看秦盈却也是全身湿透,少女的玲珑曲线此时暴露无遗,忙转过身“哦……我没事,盈盈,这是怎么回事?”

    

    “光叔,你昏迷之后大约半个小时,你全身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冷的时候这浴缸里的水都结冰了,热的时候,我的被子你一碰就烧了起来,一晚上折腾了好几次,我只能……把你拖到了浴缸里面了!”秦盈有些无奈的说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然后伸手拉过来一条浴巾,系在了腰间,从浴缸站起来“给你添麻烦了!”

    

    秦盈脸色一红,也是站了起来“没,没什么,光叔,你先收拾一下,我去给你煮碗粥!”然后退出浴室。

    

    刘春光把浴室的门锁好,长长出口气,自己审视自己的一切,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势,竟然已经全好了?腰间也不疼了,而且感觉到自己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一般,整个人都是朝气蓬勃,精神焕发了一般!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秦盈轻轻敲门“光叔,你的衣服我昨晚帮你洗了,现在已经干了,放在了外面衣架上,您换过衣服就来吃早饭吧,我先去上班了!您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门就可以了!”

    

    听到秦盈出门的声音,刘春光才长长出口气,小心的走出浴室,换好了自己的衣服,还带着淡淡香气,胡乱扒拉了几口早饭,但是却还是仔细的把碗筷刷洗之后才离开秦盈家。

    

    在路上小跑着,他感到自己的速度好像又是有了提升,而且最为诧异的是,明明断了的肋骨,还有重伤的腰腹为什么一夜之间全部恢复了?这一点他十分不解。

    

    微微闭目,能感觉到周围的鸟语花香,一切那么的静谧亲切,既然想不通,就不多想了,却是又遇到了那算命先生!

    

    “先生,先生,上次我说您命犯天煞孤星,所有您的亲人朋友都会受到你的牵连而……”算命老者一边嘀咕一边看着朝气蓬勃的刘春光说道。

    

    “什么?”光子停下来脚步,“你上次说命犯天煞孤星?也说的是我?”

    

    “当然了,你以为呢?”老者见光子停下来,立即仔细看着光子的面相神色“信者有,不信者无,看你是选择信还是不信了?”

    

    光子以为上次这老者说的是坦克,大喜的日子说他命犯天煞孤星,竟然说的是自己?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此话从何而来?”

    

    “老朽祖传天地玄经,观人面,断未来,你是百代阳脉,却命犯天煞孤星,所以善意提醒你,你的朋友,亲人都会受到你的牵连……”

    

    “老先生请详说!”光子有些狐疑起来。

    

    “刘,李,金三姓之中,你姓哪一个?”老者突然问道。

    

    “刘!”光子不由得缓缓蹲了下来。

    

    “刘姓,华夏历史,大汉王朝国姓,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自古以来华夏民族称为为龙的传人,据我家族祖传的天地玄经记载,每隔百代,汉刘姓,唐李姓,清金,苏,那,艾等姓,三大族群姓氏之中会有绝世阳脉出现,在我们业内人称之为龙的传人,一旦得到了适当的指引和激发,血脉就会觉醒……”老者说的是口沫横飞。

    

    “先生,我不是来听你讲神话故事的!”光子站起来就要走!

    

    “不要走!”老者急了,一把拉住了刘春光的手腕,“你乃是百代阳脉者,真正的龙的传人……”说道这里,突然脸色一变,竟然摘下来墨镜,仔细打量刘春光的面相,“不对,不对!”眉头紧皱!

    

    缓缓放开了光子的胳膊,坐回到座位上,“我适才说过,在刘,李,金等族群会有百代阳脉,但是在姬,周,殷,商,秦,赢,元等族群姓氏之后会有百代阴脉,也是龙的传人,但是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血脉,你……你此时却身兼百代阳脉和百代阴脉,绝对不可能,我祖传的天地玄经都说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不会,不可能……”算命老者一慌,桌子和板凳都被自己踢翻了,“你身上竟然有两种龙的传人的相互排斥的血脉,这不可能……”算命老者有些是失态了。

    

    突然间,光子自己脑海中“嗡”的一声,“姬,周,殷商,秦赢……盈盈?盈盈姓秦?难道?”立即扶住了惊慌失措的老者,“老先生,若是两种血脉结合会怎么样?”

    

    “那就是真龙天子,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虽然两种血脉都为龙族传承,但是却是不同的两种,一种极寒,一种极热,根本不能融合,叫做水火不容,所以华夏历史的更迭都是火被水淹没,或者火大了把冰蒸发,彼此周而复始,不能同时存在!”老者态度决然。

    

    “但是若是一次我失血过多,有个人恰好是百代阴脉,给我输血过半,那么会有什么后果?”此时刘春光却是十分认真的问道。

    

    “什么?”老者摇头“虽然同为龙的传人,同族同脉,但是一旦交融,怕是会直接极寒极热难以忍受,化为飞灰而亡,绝对不可能共生!”说道这里,猛地抬头看着刘春光,“你……”张大了嘴巴“你难道?”额头见汗“难道融合了阴阳龙脉?”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身上确实是一半刘姓的血脉,一半秦姓的血脉,而且我的伤势一夜之间恢复,体力,耐力,速度,听觉,视觉都有了大幅提升!”刘春光开始信任这个算命老者。

    

    老者缓缓坐回到椅子上,仔细的打量着刘春光,“呼……你乃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奇人,天地玄经没有记载的,但是你的面相绝对是命犯天煞孤星,注定无伴终老,孤独一生的,所以老夫良言相劝,离你的朋友,亲人们远一些,否则他们会遭受莫名之厄难!”

    

    “多谢!”刘春光帮着算命老者扶正了桌椅,长出口气!

    

    “我让你天煞孤星!”突然,斜刺里冲出来一条大汉,正是大圣,一脚掀翻了这算命先生的桌子,“又来忽悠我兄弟!”

    

    “大圣!”光子拦住了大圣,帮算命老者扶起来桌椅,拉着大圣穿过马路。

    

    “光子,你手机打不通,潜龙通讯仪竟然也敢关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大圣着急的问光子“被这个江湖术士洗脑了啊?”

    

    “没有,手机没电了,潜龙通讯仪掉浴缸,掉水里了……”

    

    “你逗我啊?通讯仪防水防火的?掉鱼缸也没事,你……”

    

    “什么事情?”光子止住刨根问底的大圣。

    

    “哦,组织上说我们组长退役,暂时不给我门安排难度大的任务,只给了一个护送的任务,明天早上乘潜龙隐身战机出发,地点从山西汾阳到宁夏漠城,我们四个暗地里负责就行,明着有安全员和特警保护,今晚我们先到汾阳!”大圣立即告知了刘春光,他们潜龙二队甲组新接到的任务。

    

    “几点出发?”

    

    “马上!赝品和猪猪已经开车过来了,我们开车六个小时左右就能到汾阳,直接休息!”

    

    果然,两人话音刚落,那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在了二人身边,简单吃过午饭,径直向西奔汾阳而去,到了汾阳,自然已经有人将一切安排好,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猪猪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吩咐任务,这是潜龙的一贯规定,绝对不提前公布任务明细,一来防止内部有奸细,二来有些危险的任务会让潜龙成员们心里有波动,所以都是任务执行前半小时左右才会通知明细,特殊任务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