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见‘梦镰’

    透露着同样寒芒的四目相对。

    

    二人的眼中,都透露出明显的杀意。

    

    对孙云来说,有些事,任何人都不得触碰。

    

    一个人要有自己的底线,若什么事都能任由他人左右、受他人的影响,那活的未免太没有意义。

    

    杀心既起,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杀了对方。哪怕今日实力不济,他日还可来日方长。

    

    正当孙云心头怒火升腾之际,对面的蒙面忽然抬起一手,白色的画卷自上而下的垂落,展开。

    

    画卷上,黑色的笔墨描绘出一个相当俊俏的男子面容,而那人,正是孙云。

    

    “死在顺水镇的弯刀,可是你杀的。”蒙面人的目光紧盯孙云,一刻都不曾离开。

    

    “这重要吗?!”

    

    “看在我还有要事的份上,暂且饶你不死。否则,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替我那兄弟报仇。

    

    你要知道,梦镰的人,可不是想杀的就能杀的。”

    

    闻言,孙云只是冷冷的哼出一声“还是先想法保住你自己吧,今日,你必须死。”

    

    话落的瞬间,孙云的身体已然跃起,转眼间便来到了蒙面人的眼前。

    

    凌空的一个翻转,孙云一脚踹出,正对那蒙面人的脸庞。

    

    眼看着孙云的攻击已经近在眼前,蒙面人赫然抬起双手,在头部交叉形成防御。

    

    孙云的第一次攻击,被蒙面人毫无压力的抵挡了下来。

    

    “小子,你自己找死,我便成全你。今日若是让你一个固元期二重的小子逃了,我便枉为杀手十一年。”

    

    一开始孙云不曾动用元气攻击,蒙面人因为看不出孙云的底细,故而有些犹豫,可现在知道了他的实力,自是不再留手。

    

    孙云试探的一击没有任何的效果,当即便借助着那回弹的力道一个倒转。

    

    右腿不过刚刚收回,孙云已经凌空侧着身体伸出左腿。

    

    紧接而来的横扫,让蒙面人也稍显的吃惊。

    

    虽然孙云能够用出的最强力量他不看在眼里,可这速度,却不得不让他小心应对。

    

    尚交叉在身前的双臂根本来不及防御第二次的攻击,蒙面人只能猛地将身体后仰,极为凶险的避开了孙云的一记横扫。

    

    接连两次的攻击无效,孙云也暗自感叹硬实力的差距。

    

    固元期二重对战固元期四重,这期间不过两重的小差距,可在单纯的力量上,依然有着相当大的落差。

    

    可正是这样的差距,让骨子里天生带着浓浓血性的孙云,有了更强的战斗意志。

    

    半空中,孙云身体往一旁的碎石而去,在脚尖触及石块的一瞬间,孙云的身躯没有丝毫停顿的弹起。

    

    眼角的余光扫中了还在原地紧后退了两步的蒙面人,孙云又以极快的速度朝他跃去。

    

    半空中,只听‘锃’的一声,孙云拔出手中的佩剑,锋利的剑尖对准了蒙面人的眉心。

    

    此时此刻,但凡他用出的每一招,都是足以致命的攻击。

    

    看出孙云每一招都暗藏着危机,便是实力高过两重的蒙面人,此时也不敢大意。

    

    几乎在孙云拔剑而出的同时,蒙面人也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一对泛着暗光的青铜锏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中。

    

    在孙云攻击到来的一刻,两把青铜锏不偏不倚的架住那明晃晃的剑刃。

    

    刹那间,两把兵器碰撞出刺目的火花。‘铿锵’声,如同水面荡起的涟漪,悠扬的扩散。

    

    “呀——”凌空的孙云自喉咙处发出沉默的吼声。

    

    牙关紧咬,紧握剑柄的双臂,在此时加重了力量。

    

    而此时,高举双锏不层又丝毫松懈的蒙面人,双臂猛地一沉,竟也被压迫的一步步后退。

    

    但对他而言,这只是孙云的突然用力罢了,除了小退两步之外,已经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稳住身体后的蒙面人,也似乎来了愠怒。

    

    双瞳中的杀意渐浓。

    

    撑着青铜锏的双臂暗自畜力,片刻之后猛地一阵力量爆发,将孙云紧紧逼迫的招式化解了去。

    

    趁着孙云收招调整身体的同时,蒙面人赫然抬起一腿,用尽全力的一脚扎扎实实的踢在孙云的腹部。

    

    这一刻,孙云的身体好似坠落的山石,重重砸在地面。

    

    满地的灰尘被孙云下坠是带动的风扬起,飘飘然间,已将孙云的身影尽数遮蔽。

    

    一个呼吸后,那灰尘弥漫之中传出了短暂的轻咳。

    

    孙云一手在口鼻前轻轻的挥舞着,在跨出一步的时候,用手擦去了嘴角的一点血迹。

    

    伴随着他一步步的走出,身后的灰尘也一点点的散去。

    

    现身的一刹那,蒙面人的目光便已经锁定了孙云。

    

    原本飘逸的鬓发,此刻看起来有几分凌乱。

    

    可让蒙面人震惊的是,中了自己这扎扎实实的全力一击,孙云竟然可以在眨眼间起身。

    

    而随着其体内的元气运转一周,他的伤势几乎完全好了。

    

    “到底是固元期四重的强者,不过,试探到此为止了。”一股元气自孙云体内蹦出,震散了一身的灰尘。

    

    短暂的惊讶过后,蒙面人也冷冷的回道“你也不错,以你固元期二重的实力吃我全力一击竟然如同无事,足以体现出你所修功法的强横。不过接下来,就看你是否有足够精通的术法了。”

    

    “你,一试便知。”

    

    一声冷哼,孙云微微眯眼,淡然注视,向后伸直了的右拳上已然泛起赤色光亮。

    

    ……

    

    二人所在的坑洞外围。

    

    一个兵士喜出望外的跑到刘将军面前,躬身拱手道“启禀将军,前面发现了大块的天星石碎块,另外还有许多被焚烧的书籍残卷。”

    

    闻言,刘将军的双眼放光,欣喜的大手一挥,道“快,前面带路。”

    

    “那地方应该就是所谓的神龙氏宝藏所在了,到了地方谁都不准乱动,否则,本将定宰了你们。”

    

    在为首兵士的带领下,刘将军索性召集起周围其余的兵士一并前往。

    

    留他们继续寻找不一定有收获不说,到了地方万一有埋伏啥的,人多也好有个应对的办法。

    

    可这刘将军美滋滋的还不曾迈出两步,一道黑影快速在他的头顶跃过。

    

    在刘将军慌忙抬头看的瞬间,那黑影已经落在他身前的空地,“刘将军,郢都现已被我主围困,城破是迟早的事,识相的话,便听我的安排。”

    

    “乾铍,你果真是二王爷的人!”看清楚眼前人,刘将军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凝重。

    

    “将军好眼力。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代表的是谁,总该明白如何做才对。”

    

    “哼!本将若说不明白,你又能奈我何?”说这话的时候,刘将军那一脸的横肉,明显的抖了抖。

    

    想来,战场上杀出的将军,又有几个怕事的?

    

    “派一个淬体七重的人来此,二王爷虽野心勃勃,可手下之人也不过如此。”

    

    “将军也不过淬体八重,真打起来,可不见得杀的了我。”

    

    乾铍说着,伸出两手在眼前拍了拍。

    

    下一刻,随着周围一阵脚步声响起,那本该待命的五百楚军兵士,一个个的快速靠近。

    

    到此时,跟随着刘将军的五百兵士才发觉不对。

    

    可放眼看去,周围早已是森森铠甲。一支支上了弓弩的箭矢,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