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故地

    被树荫彻底遮蔽的林间小道,一辆马车飞驰,带起的劲风席卷落叶,扬起一路的烟尘。

    

    驾车的孙云根本不顾自己是第一次接触马车,他的心中,已然只有前方,只有秦山的师傅。

    

    屈鸿因受了伤,故而孙云将车厢里堆满了杂草,以减轻对屈鸿伤势的影响。

    

    一连四日,二人终于是来到了秦山脚下。

    

    来到了,那个孙云还算是熟悉的地方。

    

    进入秦山地界,孙云主动将速度放慢,并且小心的警惕着四周。

    

    因为他发现,许久无人涉足的地方,竟然多了许多车辙印,马蹄印更是不少。

    

    正午,孙云将马车牵到了一处隐蔽之地停下。

    

    “你有伤在身,且不会武,便在这里等着我吧。”

    

    一路而来,孙云的心也算静了不少。

    

    关切的看了眼屈鸿,他将佩剑放在她的身边,“我会尽快返回的。”

    

    “也好。你…一切小心。”

    

    屈鸿知道,自己若跟着去,也只会增添负担。

    

    再次为屈鸿以元气疗一次伤后,孙云用一些藤蔓植物遮盖了马车,并准备了足够的马草,这才一跃而起。

    

    固元期的武者因为身体各个部位都已经被元气淬炼过,视力跟听力自然比普通人好的多。

    

    一直到在树干上确认了周围的安全,孙云这才朝山洞的方向赶去。

    

    ……

    

    自孙云离去之后,覆盖着山洞巨大天顷石便以彻底的崩塌。

    

    秦山深处,大小各异的天顷石随处可见。

    

    一个身着战甲,腰挂长剑的中年兵将从一侧的山坡下来,在看到满地的天顷石时,脸色顿喜。

    

    一手撑在腰间的剑柄上转身,他对着后方众兵士一挥手,“快,搜查四周,发现有异之处立即来报。”

    

    “诺。”

    

    一队约莫五百人的兵士接连冲出,沿着天顷石的散布区开始找寻。

    

    而在那兵将身后另一侧,还有一队兵士待命。其中,一杆绣着‘楚’字的旗帜,显得极为耀眼。

    

    从地面捡起一块鸡蛋大小的天顷石碎块,那兵将握在手中把玩了片刻,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泛起。

    

    ‘这东西看着倒是神奇,留一块回去送给孟姑娘,她一定喜欢。’

    

    常年在军中,这婚姻大事倒是被耽搁了,如今有了心仪的姑娘,心中自然是想着。

    

    就在他刚刚收起那小块天顷石的一刻,有兵士匆忙的跑了回来“启禀刘将军,前方发现上千的尸体。”

    

    “尸体?带路,去看看。”

    

    刘将军这一走,那待命的一队兵士中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方阵正中的一人走出方阵,到侧面猛地一咳,众兵士顿时安静了下来。

    

    “都给我听好了,待会发现了宝藏地点之后,全都听我命令行事,若是出了岔子,二王爷的行事风格,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诺。”

    

    这么一番交代之后,那为首之人跑到方阵后排。

    

    跟一个兵士交流一番什么之后,只见那兵士脱去了铠甲,戴上黑面纱,一跃便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那个走远了的刘将军没有发现,倒是被隐藏在暗中的孙云,看的一清二楚。

    

    ……

    

    “千人的军队中,唯一一名固元期的武者,看起来怎么也有四重的实力,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暗中的孙云一阵自语,而后又朝着那刘将军所在之地掠去。

    

    虽然楚国的七公主算是被他拐走了,可眼前的这些楚国兵士,却不认识他,若是暴露了身影,估计很难有命活才对。

    

    地面上,刘将军看着一片的死尸眉头不由得皱起,那目光从一面面旗帜上扫过“吴、蜀,就连雄踞北方的赵国都来了,却不见越王出兵。看来,百越之地混乱再起是真的了。”

    

    一番琢磨之后,刘将军又是开口问道“周围可还有活人?”

    

    “方圆五十里,未曾发现别国大军。”

    

    “如此说来,本将军是来巧了。看情形,他们之前打的该很热闹才是。

    

    深山老林,不用管这些尸体,继续探查。”

    

    “诺。”

    

    兵士应过一声,转身而去。

    

    孙云环顾了四周,虽然此地确实不曾发现其他国家的军队,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总不能,两军交战,最后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吧?

    

    ‘好在此地距离洞口还有些距离,绕一圈过去,他们该发现不了。’想着,孙云便再次使出‘凌影’身法离去。

    

    ……

    

    天顷石的碎裂,让原本的山洞彻底暴露,如同一个堆满了碎石的深坑。

    

    凭借记忆,孙云很快便找到了准确的位置。

    

    看到如今碎石遍地的场景,孙云的心情瞬间变的沉重。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离开之后,这里竟然变的跟碎石场一般。不同的是,这里还明显可见被火焚烧的痕迹。

    

    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离开。

    

    而就在孙云准备下去仔细寻找时,余光中的一个人影,让他那双瞳猛然放大。

    

    山洞中,那个从楚军带队方阵中离开的蒙面人,正缓缓的拨开碎石,随手拉出压在下面的死尸。

    

    而这死尸,正是孙云的师傅,竹戬。

    

    看到这一幕,孙云再顾不得其他,利落的一个翻身落进碎石坑中。

    

    在落地的一瞬间,快速施展凌影身法的同时,孙云一声呼喊“放开他!”

    

    鬼魅般的身影,很快便来到那蒙面人的身后。

    

    孙云没有任何的犹豫,早已紧握的右拳对准那蒙面人就挥了出去。

    

    可紧要关头,只见那蒙面人身影向上一闪,巧妙的躲开。

    

    ‘轰’孙云那带着愤怒的全力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倾倒的山石上。

    

    一声巨响之下,被那一拳震碎的山石四处飞溅,细微的石灰在眼前随风而去。

    

    一击落空,可孙云心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有些加重。

    

    但好在,他还不至于丧失理智。

    

    转身,孙云看到那蒙面人所在之处,除了刚刚被他仍在一边的竹戬的尸体,还有几具穿着战甲的士兵尸体。

    

    想来,这些士兵该是在混战中的胜利者,很可能是在此地搜寻之时,被眼前的蒙面人所杀。

    

    孙云盯着地面上一动不动的竹戬,看到那破碎的衣衫,心中已然明白了什么。

    

    不过他也清楚,这蒙面人虽然实力在自己之上,可紧凭固元期四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师傅。

    

    ‘最大的可能……在这些人来之前,师傅就已经死了!’

    

    想到自己师傅那最后的关切眼神,和他执意不愿意离开。

    

    至始至终孙云都觉得师傅一直隐藏着身份,总觉得师傅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到今天,孙云才觉得这一切很不寻常。

    

    天顷石的消息刚一传出,诸王便派人前来查探。而这里书籍被焚毁,师傅的尸体却完好无损,这隐隐让孙云猜到,是自己师傅有意焚毁这里。

    

    综合种种因由,孙云觉得自己师傅不是死在后来的诸王大军之手。

    

    可即便如此,他也容不得眼前这蒙面人,对自己师傅遗体的轻蔑。

    

    不再去想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孙云凶狠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被面纱遮挡的面孔上。

    

    也就是此时,那蒙面人的身躯整个一震,冷冷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