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同去

    此间房舍乃二层雅居,虽然被焚烧的不成样子,却依稀可见在这之前是何等的显贵。

    

    孙云在排查可能的危险时,在一个角落的地板上还发现了一处通往地下的通道。

    

    七公主听话的站在原地,目光始终注视着孙云进去的地方,一直到孙云出来,搀扶着她一起进去。

    

    本该黑漆漆的地下室内,在之前就被孙云点燃的油灯照亮。

    

    此地应该是一处地窖,其中有一些大罐的酒,稍事清理,便出现了一块可以当做床的木板。

    

    孙云找来一些杂草放上铺好,让屈鸿坐下,“委屈公主了。待会喝了药,今夜便在此歇息一晚吧。”

    

    “我睡在这里…那你呢?”屈鸿看了看那只能睡下一人的地方,而后又看向正在煎药的孙云。

    

    “我打坐调息便可,如今这修为虽说不高,可三五日不睡,倒也无碍。”

    

    听到这,屈鸿应过一声,便缓缓的躺了下去。

    

    这一日,一波三折。孙云对她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了。

    

    ‘虽然我是公主,可看他这样,也没太把这身份当回事。这般用心的照顾,至少……也是出于善心吧。’

    

    想着,心里便是一阵窃喜。

    

    可忽然之间,她脸颊的微笑都红润都僵住了,‘不知道父王那里!’

    

    想着郢都的事,屈鸿想要起身,却是欲言又止。

    

    ‘此地距离郢都七八百里,孙少侠累了一天,着实帮了我不少,还是算了吧。’

    

    ‘只能,祈祷着二叔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就这样,待孙云给她端来药汤喝下,二人便各做其事。

    

    一直到孙云半夜调息完睁开双眼,这才发现屈鸿正睁着一双大眼,注视着黑乎乎的头顶。

    

    “还没睡吗?”

    

    突然的询问,让屈鸿稍稍一惊“哎…睡不着啊!”

    

    “既然睡不着,不妨说会话吧。”

    

    “我看你这一整天都是心事重重,能否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何事?还有那些个追杀你的,都是些什么人?”

    

    面对孙云一连串的询问,屈鸿又将目光看向了头顶的黑暗处。

    

    短暂的思虑后,她如同自语般开口“十日前,五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块一面可以透光,一面又如寻常岩石的奇石进献给父王。”

    

    听到这,孙云心头一紧,却并没有打断她。

    

    “当时我也在场。我记得在一本杂策里无意中看到了有关这种石头的描述。”

    

    “它的名字叫做天顷石,乃天降神物,后经盘问才知,早在数百年前就有关于天顷石的流传。”

    

    “次日,五哥不知道跟父王说了些什么,然后便被父王指派,带人暗中查探发现天顷石之地。”

    

    “我因为好奇,非要五哥带着偷偷出来。可谁想,在这附近遇见了刺客,五哥抓了个活口询问出是二叔的人,而二叔,一向跟父王不和,窥伺皇位以久。”

    

    屈鸿沉声说着一切的经过,不知何时,那迷人的双眸中又是多了雾气。

    

    “都怪我,若非我说那是天顷石,父皇也不会跟五哥密谋寻找之事。”

    

    “若非我执意要跟着出来,五哥他…也不会因为救我而受伤,最终尸骨无存……”

    

    话到此处,屈鸿已经暗暗流出了泪。

    

    只是她只顾着自己,丝毫没有注意到坐在一边的孙云,此时已经握紧了双拳。

    

    “你们所要去的地方,可是秦山。”突然的一问,字字带着从未有过的冰冷。

    

    屈鸿被孙云那声音吓的止住了泪水,赶忙转过头看去。

    

    第一眼,她便透过那悠悠烛火注意到,孙云面色冰冷,咬着牙,沉重的喘息。

    

    那双拳,此时已经握的咯咯作响。

    

    “孙…孙少侠也知道秦山?但不知天顷石究竟关乎何事?竟让父王如此……”

    

    “我说,你们要去的是不是秦山。”孙云抬头,那双眼眸冷的让直视者浑身发寒。

    

    “是——”

    

    屈鸿这一字脱口,孙云起身便朝着出去的阶梯而去。

    

    “你要去哪里?”看到孙云的反常,屈鸿担忧的问。

    

    “秦山。”

    

    “你不能去,天顷石的事已经天下皆知,现在诸王该都派人去了秦山才是。”

    

    “我虽然不知道你此去为何,可你现在孤身一人去,真的很危险。”屈鸿这字字透露着担忧的话语,倒是让孙云的脚步慢了些许。

    

    见自己说的有效果,屈鸿也不扭捏,直起身子,加快了语速接着道“我虽是女儿身,可也知道诸王间的一些事,他们到了秦山定然会大打出手,或者作壁上观。”

    

    “如果你也是为了天顷石的秘密,不如先跟我回郢都。等见了父王,我定让父王传令大军,陪你一同前去。”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跟你回郢都,是想把二王爷谋反的事早点告诉你父王吧。”孙云冷冷的丢下一句,便继续抬腿上了阶梯。

    

    见他又要走,屈鸿顿时慌了“站住。”

    

    孙云没有丝毫理会。

    

    “我以楚国七公主的身份命令你,快给我站住!”

    

    孙云还是没有理会。

    

    二十二年前,屈氏灭景族,楚王因此而即位。

    

    说起来,当今楚国的年纪比孙云大不了多少。

    

    这些年孙云虽然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可他对天下大势却了解不少。

    

    懂得占卜星象的他,甚至还算出了两年前,迭喇族攻破坪洲覆灭北韩,建立北周的事情。

    

    楚王在位虽没有多少建树,却也算爱民如子,二十二年来楚国风调雨顺,万民休养生息。

    

    虽国力日渐强大,楚王在二王爷眼中却是不思进取,不去争锋天下趁机进攻吴越等国,反而整日里对奇花异草、珍奇异宝、美人、方术这些有了兴致。

    

    为此,二王爷早已经蓄谋已久,就差时机成熟。

    

    孙云对当今楚王虽说没有好感,却也并不反感。

    

    至于这七公主屈鸿,在树林中时她能想到顺水镇百姓可能会受牵连,这足以看出她心地善良。孙云对她也没什么坏印象。

    

    可以上种种,并不能让孙云在这种时候卖她一个小姑娘面子。

    

    当今天下王朝更替频繁,今日的公主,明日可能就是他家的王妃,更甚者,被当做军妓都有可能。

    

    对孙云而言,他真的只是在洞中憋闷太久,单纯的出来玩玩,看看。

    

    屈鸿长相不差,可还谈不上让孙云一见倾情。

    

    出手帮忙,与其说是心善,倒不如换成孙云之前说的,初来乍到,不知深浅,出手是更想知道自己的实力。

    

    诸王会因为天顷石的秘密打成什么样他不想管,也还管不着。

    

    他只知道,那个日日夜夜、苦口婆心又极具耐心的师傅竹戬,还在秦山。

    

    一步步的踏上阶梯,对身后屈鸿的哀求、命令、威胁、哭喊通通置若罔闻。

    

    可就在他行踏至阶梯一半的时候,只听身后‘噗通’一声。

    

    那声音,在这封闭的地下室久久的回荡。

    

    抬起的脚步,终究还是放下了。

    

    孙云面无表情的回首,只见那昏红的烛光旁,一脸苍白的七公主,双膝跪地,正用那苦苦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

    

    “家父登王位二十二年,而屈鸿只有十五岁。”

    

    “迄今为止,屈鸿从未这般求过人。只要少侠能够答应送我回郢都,无论何事,只要我能做到,断不敢辞。”

    

    堂堂楚国的七公主,带着伤,委身跪在冰凉的地面。

    

    此时那凄楚模样,像极了老农家遇见天大难事的姑娘,哪里有半分王室的架子?

    

    “二王爷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一向是不择手段,他若成了楚王,不仅是楚国,便是周围各地的百姓都将卷入兵祸。”

    

    “孙少侠既然肯救我便不是坏人,难道就忍心看到将来生灵涂炭的样子吗?!”怔怔的看着孙云,那声音已经分辨不出是哭号,还是嘶吼。

    

    ……

    

    好一阵的沉寂之后,孙云这才呼出一口气,朝屈鸿走去。

    

    近前,孙云将她搀扶起身。

    

    抚着那娇嫩的双肩,孙云神情复杂的跟屈鸿对视了一眼,淡淡道“你…你这般,的确让我觉得震惊。可我,还是要先去秦山。”

    

    屈鸿睁大了双眼,满是不可思议。

    

    “除非我死,否则秦山必须去,不过在这之后,我可以陪你回郢都,助你平定叛乱。”

    

    “若然楚国在这期间真的易主,我孙云,会还你一个江山。”

    

    说罢,默默的看了眼屈鸿,又是转身朝阶梯而去。

    

    原地,屈鸿咽了口唾沫,抬头愣怔的看着孙云。

    

    看着他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他走到一半,屈鸿忽然泪眼朦胧的喊道“再怎么说,你就狠心将我一个重伤的女子仍在这鬼地方吗?”

    

    “你刚说的,楚国易主,你便做我的王。”

    

    “我要你带我一起,去秦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