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相惜

    “在这里等我。”

    

    短暂的话出口,孙云已经随风而动。

    

    在那身影即将落在树梢之时,他的声音又隐隐传来,“记住千万不要乱走,天就要黑了,若是一会找不到人,我可不负责。”

    

    原地,小小的火堆内传出‘咔咔’的两声脆响,里面的细小树枝及树叶早已经燃尽,徒留一根手臂粗的树干,还在跟火焰亲密。

    

    目光从那已经不见人影的方向收回,七公主屈鸿小心的将双腿环抱。

    

    “五哥,周侍卫……”

    

    注视着那随风跃动的火焰,屈鸿的眼角因思故而变的湿润“都怪我,害的你们身死在此,连尸首也——”

    

    不知是不是联想到了更加伤心,或者让她极为忧虑之事。

    

    屈鸿的鼻子一酸,两颗泪珠在夕阳下泛着晶莹,无声滑落。

    

    就这样,不知过了几时,屈鸿也不知自己何时止住了眼泪。随着一阵风吹过,那种透体的清凉让她从恍惚中走出。

    

    孙云走之前留下的火堆早已熄灭,只余点点火星,被风吹散后便再没了一点的光亮。

    

    昏黑的环境加之四周的清冷,让她不由自主的四下巡视。

    

    试图找一处可以避风的所在。

    

    树林中堆积多年的枯叶被风吹动,形似一个个小小的车轮在地面转动。

    

    听着那莎莎声,屈鸿双手将自己抱的更加紧了。

    

    避风处尚未找到,屈鸿的心里却因更清楚自己眼下处境而发慌。

    

    对大多数姑娘来说,黑夜本就是一种恐惧,便是小公主也不例外。

    

    盯着那翻滚着,好似争先恐后要跳进河水的枯叶一时,屈鸿的双瞳忽然放大。

    

    随着异样的‘嗦嗦’声入耳,屈鸿更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在那翻滚的落叶堆中,一条脑袋足有人头大的蟒,正欢快的吞吐着信子而来。

    

    “啊……!”

    

    “别过来…你别过来……”

    

    看清楚那比自己大腿还要粗上几分的蟒蛇身躯,屈鸿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随手抓起那燃烧了半截的树干,屈鸿做御敌状,不停的挥动着。

    

    只是因为恐惧,她甚至都不敢看蟒蛇所在之地,紧闭了双眼,还转到了另外的方向。

    

    听到她的呼喊,蟒蛇不退反喜,那扭动的身躯,前行的越来越快。

    

    就在距离屈鸿还有七尺远时,蟒蛇的前半身已经跃起,吞吐着红色的信子扑向屈鸿。

    

    屈鸿也似乎感受到了蟒蛇近在咫尺,那早被汗水湿透了娇嫩身躯不断颤抖着。

    

    正此万分危难之时,一道赤光从远处的树梢袭来。

    

    旋转的赤色飞剑出现的瞬间,便是对周围环境更加敏感的蟒蛇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飞剑穿透蟒蛇的身躯,再折回,好大的一颗蟒头便被切断。

    

    察觉到眼前那一闪即逝的光,屈鸿本想睁眼去看,却是被突然从蟒蛇身躯里喷射出的血给吓的尖叫起来。

    

    孙云极为飘逸的身影在半空接住了折回的剑,落地后,已然是在屈鸿的身前。

    

    “你…还好吧?”

    

    屈鸿颤抖着呼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却是没有说话。

    

    孙云瞅了眼那还在喷血的蟒身,接着说道“顺水镇的人,果真都被他们杀了,整个镇子的尸体的尸体都被扔进了这河中。

    

    猛兽对血的气息特别敏感,我回来的路上已经遇到多次袭击。”

    

    “还好孙少侠回来的及时。屈鸿,谢过少侠再次相救。”

    

    “公主不必客气,顺手而为罢了。只是这里怕是不能待了,会有更多的野兽来。”

    

    此刻冷静下来的屈鸿倒是也懂。

    

    看着孙云,她微微点头,而后撑着背靠的石块站起,“不知…少侠是否能够送我回郢都?二王爷……”

    

    “公主尚有伤在身,况且,奔波一日,孙云也需要打坐调息。”

    

    “还是先换个地方休息会再说其它吧。”

    

    ……

    

    加上上午的两次,孙云这也算第四次走这段林子了。

    

    不断的在树梢之间跳跃,以他如今固元期二重的境界,在没时间打坐调息的情况下,体内的元气已经消耗了一半。

    

    这还是因为他修炼的神龙决奇特,体内元储本就比其他人多。

    

    若是换个人,怕早就因为元气所剩无几,不得不打坐才是。

    

    孙云知道七公主急着回郢都,可他也清楚,自己眼下的状况,即便现在开始赶路,那也走不了多久就得停下休息。

    

    ……

    

    眼前的顺水镇早已经没了晨起时的光景。

    

    沿着河流两侧的房舍尽数被人点燃,熊熊火光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熄灭。

    

    沿着河边的街道上,血迹虽已被风干,可那颜色,却是没有褪去。

    

    孙云走在前面,身上隐隐作痛的七公主,则抓着他手中剑鞘的另一端。

    

    只是走没几步,神情恍惚的七公主被脚下的坑洼绊住,一个不稳,还是摔倒在地。

    

    将她扶起,只见那嘴角有一丝鲜血流出。

    

    屈鸿本就有重伤,哪里又受得这般摔碰?

    

    见抓着剑鞘无用,她的身体也不能再经受磕绊,孙云索性做出大男子的强硬。

    

    一把抓过屈鸿的手臂搀扶着,只是那双眼,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在此时看她。

    

    “男女授受不亲,我自己小心一些,应该……”

    

    “我自山中来,不是什么文人雅士,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话,有机会你跟别人说吧。”

    

    屈鸿想要缓缓的抽出自己那手臂,却发现孙云没有一点想要放松的迹象。

    

    即是如此,她也知道这孙少侠不是登徒子,便红着脸、低下头随着他去了。

    

    一侧的房屋架不住火焰的妩媚,支撑的主梁‘轰隆’一声坠落。

    

    响声惊动了思绪万千的屈鸿,回过神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

    

    月光下,屈鸿小心翼翼的抬头。

    

    此时抬头看着他那俊秀的侧脸,屈鸿的心中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好似一团火气,她却知道那不是怒火。

    

    莫说孙云的举止不算太过,即便真的做了逾越之事,就他两次救自己,便是以身相许……

    

    ‘有他在身边,总觉得好安全。’

    

    ‘好想早点回到郢都,等事情办完了,我定让父王封赏你,这样,就能把你留在身边了。’

    

    莫名的小心思在脑海中浮现,七公主羞红了脸,好一阵的摇头。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跟着孙云来到了一处残破的房舍前。

    

    这里的火光已经熄灭,孙云打量了眼前的残破好一会,轻声道“今夜便住在这里吧,这周围百里内没有什么城镇,即便有,怕也是不安全。

    

    此地已经被他们给毁了。书上说,最危险,有时候也是最安全的。”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进去看看。”

    

    闻言,七公主抬头看过一眼,微微点头,“嗯。”

    

    此刻的模样,有着她自己都无法想想的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