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屈鸿

    怀抱着七公主,孙云运起元气在山中多次跳跃。

    

    一直到翻过一个小山头到了密林中,孙云这才停了下来“就这吧,刚才被杀的刺客也只是孤身一人,没有喽啰小弟在,该也不是组织里的头目。真有其他刺客找到小镇,该也不会往树林中来才是。”

    

    四下看看,正当孙云因为脚下的落叶层而感到无处休息时,忽然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跃上树梢,孙云很快辨别方位来到了溪水边。

    

    通过朝阳辨别了方向,孙云看着河流,一声低喃“这应该是之前顺水小镇那条河的上游,等会顺着河水下去,回来的时候也不至于找不到位置。”

    

    来到一片沙地上,孙云放下怀中的七公主,再一次为她把脉诊断起来。

    

    她伤的很重,刚才又没能及时疗伤。

    

    在来此的路上孙云甚至感觉到七公主的气息及其微弱,若非跟刺客交手前就往她体内输送了一缕元气保命,此刻的她,该已经撑不住了。

    

    “命是保住了,只是这伤……”

    

    松开七公主那白嫩的手臂,孙云仔细的打量了一会那张容颜,大大的双眼,眉若弯月,那小巧的鼻梁更是抢夺天工般的美,不折不扣的美人。

    

    到底是楚国皇室的公主,自神州大陆被大一统以来,王侯贵胄若非站错了队被你们,那大多都传承了下来,他们财大气粗,迎娶的大多是美人,这生出来的后人大体也不会差。

    

    只是现在,七公主那一张小嘴却失去了本该有的红润。

    

    丝发早已经凌乱,随风胡乱的动荡在那苍白的脸颊上,这幅容颜加之此刻的凄苦模样,倒是多了一丝让人想要关照疼爱的魅惑。

    

    苦涩的一笑,孙云随后又将七公主抱起,寻了块半人高的岩石,好让昏迷的七公主可以靠着保持一种坐姿。

    

    在这之后,孙云在七公主的对面盘腿坐了下来,抓起她那冰凉的双手,孙云与之十指交叉,手心对手心,而后将一缕缕的元气送进七公主的身体。

    

    微微闭目,孙云感受着七公主身体内的伤势,以便确认何时收手。

    

    直白点说,这七公主若是一名武者还好,哪怕最低级的淬体期武者。

    

    身体经过元气的淬炼,对元气的吸纳和适应成度都是最高,而普通人一个不小心反而会被这股元气伤到。

    

    孙云对元气疗伤这种事自然不在行,好在他学的不少,感觉差不多也就停了下来。

    

    “吭——”极细微的一声轻咳从七公主的喉咙处传出。

    

    此时的她,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只是依然没醒,还处在昏迷的状态。

    

    感受到她呼吸加重并变得节奏平稳,孙云暂且送了口气“若然是武者,此时已然清醒,之后每日自己调息温养内脏便可康复。

    

    可如今这情况,必须得找几味药材同服才可以了……”

    

    ……

    

    顺水镇,治安的捕快在该死的死、该走的走了之后才急匆匆的赶来。

    

    两个捕快仗着权利抓了百姓询问这里之前发生的事。

    

    捕头带领四个人前去验尸,看最后结果,那个刺客还是有些名气的,衙门里竟然有他五十两银子的人头钱。

    

    当然,比起五公子的人头,这刺客的人头钱引起的波动,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虽然这帮子人不认识五公子,可看他的名贵穿着以及腰牌,便知是王宫里的人。

    

    王宫里的人死在了这,若是弄不好,他们这些捕快可是都得死,相比刺客那五十两银子的人头钱,他们的命当然更重要。

    

    于是乎,在捕头的安排下,所有捕快在抬走尸体之后,全部去打听杀死刺客者的下落、容貌、所用兵器等等……

    

    再次回到顺水镇时,孙云特意换了衣袍,带了面具,从很少有人注意的小路直接进了药铺。

    

    虽然这小镇地处偏远,可也许是因为靠山的缘故,他所需要的几味药材,这里竟然都有,虽然党参的份量少了点,倒也无大碍。

    

    带好药材,孙云出了门便用‘凌影’身法进了一旁的小道,而后又极快的上了房顶,落在房屋后的树林中。

    

    在他人影消失不久,一名捕快便带着画师来询问。

    

    捕快问的只是孙云的容貌特征,可药铺掌柜在回答之后却想到了带面具的孙云,于是匆忙道“方才有一男子带着面具前来买药,据说那杀了刺客之人最后带着一名受伤的姑娘离开的,您看会不会是?”

    

    可这一问却是遭到了捕快那带着怨恨的白眼。

    

    尽管如此,捕快还是冷哼着问了一句“那人往哪里去了?”

    

    掌柜的赶忙出门,引着捕快来到一旁的小道,“就在您进来之前,那人刚离开,明明是闪身进了这条小道,怎么不见了?”

    

    捕快看着空荡荡的小道,心中却暗自里松了,‘还好没人,若真的有人,老子这是追还是不追?追上去,万一无缘无故触怒了他…那可是轻易击杀了弯刀的高手!这药铺老头一生行医救人,怎就专坑老子……!’

    

    “既然没人,还是算了吧。最近几日最好不要出门,免得回不来了。”余留心悸的捕快对掌柜倒也没好口气。

    

    可就在他要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一根银针自临近的房顶无声无息的飞来,正中眉心。

    

    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画师跟药铺掌柜也接连倒地。

    

    ……

    

    离开小镇的孙云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在树梢上观察了片刻,确定无人跟随,这才转身离开。

    

    到了下午七公主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伴随着长长的睫毛颤动,那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我…还活着……”看到这个熟悉的世界,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一手撑着地面刚要起身,却觉得浑身都痛。

    

    察觉到动静的孙云将她小心搀扶起来,“你的伤很重,需要修养。小心一点,不要乱动。”

    

    听着那温和的声音,七公主又偷偷的打量了眼身边的这个男人,年纪轻轻、一脸俊秀,有柔和的声音、温柔的目光,却也不失少年应有的锋芒和气势。

    

    “是你救了我?”她出于教养的想要起身行礼,却又不小心触动了伤“多谢少侠出手相救。”

    

    孙云淡淡笑了笑,转而看向平静的水面,“不用客气,我只是初出茅庐,不知深浅,恰巧看到有人行凶,就上去比了比。而后…又恰巧想试试自己看的医书是真是假而已。”

    

    “噗嗤……少侠倒是幽默,哪里有这般说自己的?”说完七公主赶忙用手遮住微红面容。

    

    她是大家闺秀,当人面嗤笑出声,在王侯贵胄的眼中这可是丑态。

    

    不过孙云倒是不在意这些,看到她笑,心里反而感到欣慰。

    

    自己又是买药又是煎药的,总算没白忙活。

    

    短暂的沉寂后,孙云转身看了眼,平静的问“不知姑娘是何身份?为何会在此偏僻之地被人追杀。”

    

    孙云自然知道她的身份,这么问,无非是想看看这七公主反应。

    

    再者想知道是否这看似善良单纯的人,有没有小心思。

    

    这一问,却是让七公主犹豫了许久。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看他的样子,不像坏人。况且我这伤……怕是无法及时赶会郢都,那件事说不定得麻烦他赶往郢都通报了。’

    

    最终,七公主在腰间摸出了一块玉牌,道“实不相瞒,我是当今楚王的女儿屈鸿,排行第七,此物或可印证我的身份。”

    

    闻言,孙云呼出一口气转身,看了眼那价值连城的玉佩,其上赫然是‘屈鸿’二字,这才拱手道“原来是楚国七公主,在下孙云,有礼了。”

    

    “孙少侠无需多礼,屈鸿有一事想问…不知少侠在救我之时,可曾见过其余二人。是两位男子,其中一位与少侠年龄相仿之人乃是我五哥。”

    

    “见是见了,不过我看到的,只是他的头颅!”

    

    “如此说来……!他已经…死了?”这一刻,屈鸿连声音都颤抖了。

    

    “但不知,五哥的尸首……?”

    

    “我怕有刺客会跟来,所以只带了你出来。”孙云这一句出口,屈鸿又是一愣。

    

    她记得受伤前还是早上,而此时都下午了,说不得,怕是全尸都难找到了……

    

    可即便如此这位平日里身份高贵的七公主,还是对着孙云恳求道“屈鸿得少侠相救本就无以为报,可五哥尸首之事,却还是求少侠出手相助!而且,他们的尸首无人打理,再有刺客寻来,整个顺水镇恐怕……”

    

    就在此时,原本平静坐着的孙云忽然站了起来。

    

    孙云突然的动作让屈鸿整个一惊,本以为自己说到了让孙云生气的话。可仔细的观察孙云的举动,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河水上。

    

    哗哗的水声依旧,落叶坠在水面同样的荡起涟漪,只是那原本清澈的河水,此时看起来,却是一片血红。

    

    “这河水流去的方向…糟了,来时匆忙,竟然看错了方向,这里属于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