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会见邓布利多教授(上)

    

    有很多事情,乔恩并没有去问赫尔加。

    

    比如魔仙堡的变化,比如那片深邃的黑暗,还有他在深层世界看到的湛蓝海洋。

    

    魔法的世界永远充满不可言说的奇妙……况且即使不问,乔恩也多少猜的出来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是世界神秘的根源,罗伊纳笔记里面记载的幽蓝深海,只有传奇巫师才能踏足的领域。

    

    拖了赫尔加的福,他这个小巫师也有幸看一眼幽蓝深海的模样。

    

    只不过——乔恩回想着在海面上赫尔加的容貌——赫尔加登临传奇巫师的年纪居然那么年轻?

    

    不愧是最擅长活着的传奇女巫,想必那个时候,赫尔加就已经开始接触生命的本质了吧。

    

    乔恩不由感叹了一番,下一刻,他便感到下坠的势头停止了下来。

    

    这一次,他总算是安全地回到自己身体里面了。

    

    耳边响起自己温吞的呼吸声,乔恩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监听风语】悄然开启。

    

    他要找到自己身边的魔法物品,看一看是什么东西,能给他施加这么强大的暗示。

    

    差点让他离开这个美丽的人世。

    

    全力输出之下,【监听风语】的监察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整个一年级男生宿舍和公共休息室,能在自己睡着之后还发挥作用加强暗示的魔法物品,绝对不会离他太远。

    

    然后,他就听到了异样的声音。

    

    “嘀嗒,嘀嗒”的钟表声音。

    

    这样的声音乔恩并不陌生,他手上带着的手表就总是发出这样的声音。

    

    但这并不是从他的手表之中发出来的声音,【监听风语】会自动屏蔽掉施咒巫师本身所携带着的声音,而且除了他之外,周围的学生携带钟表的人并不多。

    

    腕表是麻瓜世界的产物,巫师们往往都使用怀表,同时怀表也是炼金产物,所以一般的学生还不能佩戴。

    

    等一下。

    

    炼金物品?

    

    乔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同时关掉了【监听风语】。

    

    他翻下床,从储物柜里面翻出下午被自己随手扔到里面的礼物。

    

    从书桌上面摸下小刀切开封皮,露出里面的小木盒。

    

    木盒看起来很是普通,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层丝质的蒙布,两侧则是拖垫的海绵。

    

    应该是某种比较珍贵的礼物才对。

    

    如同乔恩听到的那样,这是一块怀表。

    

    银灰色的怀表看上去有些陈旧,链子上面的镀金也显得有些暗沉,而在表壳的内部,雕刻着一只黑色的乌鸦。

    

    在清晨的寂静中,那只黑色乌鸦没来由地给乔恩带来一阵心慌的感觉,让乔恩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表盘上的指针平稳地跳动着,时间和乔恩手上手表的时间毫无差别。

    

    但是怀表周围,并没有任何调整时间的按钮——像是所有炼金物品一样,这枚怀表内部铭刻着魔法矩阵,完全可以通过魔法力量来维持时间的精准度。

    

    这样久经打磨的炼金物品,在巫师界也是相当昂贵的奢侈品,而放在麻瓜世界里面,这一枚怀表的价格,绝对不会逊色于市面上流行的任何古董怀表。

    

    更别说,这枚怀表之中,还储存着一个高深的黑魔法。

    

    拎着怀表的暗金链子,乔恩眯着眼睛打量表盘上面雕刻的黑色乌鸦。

    

    乌鸦一般是死亡的象征,能把这个东西送进学校来,估计又和是埃德蒙一个体系的美洲黑巫师。

    

    是来给埃德蒙复仇的吗?

    

    乔恩根本不怀疑那些黑巫师为什么能找到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回溯魔法的问题,更何况,说不定埃德蒙死之前也留下了一些信息。

    

    邓布利多那些黑巫师不敢去碰,几个学生还是很好处理的。

    

    估计是因为他和埃迪、贝恩不是一个学院的,所以那个黑巫师才会弄一个这么珍贵的炼金物品来对付他,只是可惜,他还是小看了乔恩的底牌。

    

    要不是赫尔加的存在,今天还真的就栽了。

    

    想到这一层,乔恩的眼神中就不由流露出几分寒意。

    

    想要我的命,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乔恩啪的一声合上怀表放回木盒之中,手指在盒子表面上摩挲一番,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赫尔加好像是说,这种能够储存魔法的物品一般都能够对其主人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甚至于一旦损坏,还可能影响到主人的灵魂。

    

    如果能够造成灵魂损伤,倒也是一个有趣的礼物——对乔恩来说是,但是对那个黑巫师就不一定了。

    

    只不过,他好像无法摧毁这个东西。

    

    找谁帮忙呢?

    

    斯普劳特教授似乎不擅长黑魔法,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乔恩也并不熟悉,邓布利多倒是可以拜托斯普劳特教授引荐一下,斯内普……算了,还是邓布利多好了。

    

    反正,大不了就是暴露出来一点自己的底牌。

    

    说起来,赫奇帕奇后代这个身份,似乎现在已经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虽然没必要大肆宣扬这个身份,可是告诉,邓布利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位传奇巫师好歹还是个善良的好人,应该不会让自己这个目前还是唯一的赫奇帕奇后代做给救世主铺路的工具人吧。

    

    乔恩猛然想到了自己家那个刚出生的妹妹,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头疼。

    

    就说不能让爸妈生二胎,果然没有好事。

    

    不过,就算邓布利多想让自己做工具人,他也可以完全应付了事,说到混日子这一件事,全世界谁都比不上二十一世纪的华夏大学生。

    

    说做就做,乔恩当即就坐下来,开始给斯普劳特教授写便条。

    

    “亲爱的斯普劳特教授

    

    我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想要和您探讨,不知道您今天下午是否有空,如果方便的话,我会在下午两点钟前往您的办公室。

    

    您的学生,

    

    乔恩·史密斯。”

    

    便条很快写完,乔恩在桌子上面趴了一会,等到六点钟才爬出公共休息室,到猫头鹰棚把信寄了出去,顺道还怪到八楼去了一趟有求必应屋。

    

    经过校长办公室的时候,乔恩才想到了一个问题。

    

    邓布利多最近这几天,在不在学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