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半跪剑士

    张剑有样学样。

    颠颠掌心的隐匿宝石,抬头扫视天空,仿佛自言自语,但声音清晰有力的传入在场人的耳中。

    “这隐匿宝石,我辛辛苦苦打了一个月才爆出这么点,当真是难顶哦。”

    张剑这话一出,在场其余人都是面色惊讶,低声讶异着。

    “隐匿宝石竟然是张剑打出来的?

    我还以为是周队长给他的呢。”

    “对啊,对啊,张剑要是不说我们还不知道,没有这么多隐匿宝石,我们难以抵达世界房间。”

    “隐匿宝石爆率太低了,即使精英房间,一百个里面也不一定会出现一枚,这里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两枚。

    张剑真是太辛苦了。”

    “呵呵,辛苦有什么用啊,某人还不是大言不惭的说他。”白蒹葭眉飞色舞的补上一刀。

    乌海脸色一沉,闷哼一声不再说话。

    乌海不在意其他人的讥讽,但他喜欢白蒹葭,白蒹葭的话更是让他感觉无地自容。

    “说不定只是那小子运气好,哼,到时候的主力输出必然是我。

    等了这么多天等到世界房间,等到那里,才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候,白蒹葭也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

    要是这只超大型源力怪很强更好,到时候他们陷入危机我来解开,一定会对我感激涕零,钦佩不已。

    威风吧,我看你能威风多久!”

    乌海只能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周昊出声“对,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不仅你们现在手里的隐匿宝石,包括前两个月我们攻略组的隐匿宝石,都是由张剑一人提供。

    相反还是我们,反而没有提供一点可以提供张剑源兽的资源,惭愧惭愧。”

    第三层源力宝石对于六阶源兽实力已经没有太大帮助,所以周昊才这样说。

    攻略组内,目前确实没有让张剑看得上眼的东西。

    张剑在前方带路,后方各人手持隐匿宝石,一时间安全,就低声讨论起来。

    “周队长,张剑现在实力如何?

    能不能打过新来的乌海?”

    周昊眼角余光撇了一眼,跟在队伍后方,落后众人两个身位,心不在焉的乌海,低声笑道“不用担心,我跟张剑打过一次。

    平手。”

    沉默一会,“假如是不留手,生死之战的话,恐怕我会输给他。”

    众人微微一惊。

    “张剑,这么强了?”白蒹葭觉得不可思议。

    三个月前碎片世界中,她虽然跟张剑有所差距,但仍旧可以感受差距不是太大,努努力,抓把劲说不定就能赶上。

    但现在,周昊亲口说不如张剑。

    周昊可是有一只六阶巅峰史诗源兽,战力毋庸置疑。

    白蒹葭转了转眼珠,一只手捏着衣角,不停的摩挲,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

    行进世界房间的通道路线并不是顺风顺水,遭遇的精英源力怪几乎要达到一百只。

    这也让攻略小队各人更加恐怖于张剑的实力。

    只身一人,击杀精英源力怪,寻找到世界房间。

    乌海也没有开始的轻蔑了,脸色愈发沉重。

    他开始慌了。

    但狠话已经丢出去,嘲讽也嘲讽过了,总不能现在低头认错吧。

    反正乌海已经把希望寄托在世界房间一战上。

    他要在那表现自己。

    ……

    古朴玄奥的纹路扭曲在墙壁之上,缝隙隐隐在发光,似乎在引诱人们迫不及待的打开它。

    世界房间足足有五米高。

    张剑此时落后周昊一个身位,等待周昊自己亲手推开这扇门。

    周昊是攻略小队队长,理应由他推开。

    门被缓缓推开。

    六人依次进入。

    放出源兽。

    房间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噗,噗,噗——

    房间内火光摇曳,角落里亮起数十盏灯火。

    灯火器具好似青铜器,造型为莲花状,花蕊中心一团团拇指大小的青黄火焰缓缓燃烧着。

    房间正中央盘踞着一具偌大身影。

    身影足足有七八米高,仅仅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就给六人带来心理上的巨大压迫力。

    一只体型巨大的持剑人形生物半跪着,一双眼睛紧闭,盔甲外露出的肌肉块块爆炸,由于体型差异,六人看上去更是眼皮直跳,心惊胆颤的。

    “准备,千万不要放松警惕。

    超大型源力怪不仅体型巨大,还拥有一次生命回复!”

    周昊再次提醒。

    这些话虽然都知道,但不妨碍周昊反复去讲,战前去讲。

    周昊永远忘记不了第一层世界房间。

    那一战本来不用死人的,结果因为超大型源力怪的倒下,令人放松警惕,靠近想要探寻源力怪身后的墙壁……

    结果不言而喻,死了八个人。

    六人放出源兽,严阵以待。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直到三分钟过去,张剑忍不住出言打断这份沉默。

    “应该有某种机关打开,才能触发这只源力怪吧?

    否则,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干耗着时间。

    而且,源力怪不死,房门不会打开,我们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周昊皱眉思索一会,让自己的一只钻石五阶源兽蓄力五秒,释放一道破坏力极大的源术。

    源术形成的火龙撞在半跪剑士表面,像是被吞噬一样,逐步消失。

    张剑看到的却不是如此。

    在火龙即将撞在剑士表面时,剑士表面泛起一道透明光罩,光罩将火龙彻底阻拦在外,损耗不到剑士。

    周昊立即就让众人派出智力尚可的源兽搜寻房间各处,发现是否有可以启动剑士的机关,亦或者异常之处。

    “大家不要放松警惕,就留在原地,让源兽上前,避免意外发生。

    万一这只源力怪在故意装死,引诱我们近身上前也不是不可能的。”

    五人闻声点头。

    谨慎小心自然是好事,谁也不会嫌自己活的久了。

    张剑让奴兵上前查探。

    奴兵智慧程度与人无异,而且速度很快,即使半跪剑士突然暴动,也能逃脱对方的攻击。

    相反,蓝巨和火火产生的破坏力远超奴兵,但是智慧以及速度方面,却是远远不如奴兵。

    六只源兽身影从半跪剑士面前寻找到他身后。

    果然,剑士身后有异常。

    那是一副巨大的壁画。

    由于那里没有青铜灯,又被剑士身体遮挡,光芒无法传递到那里,众人自然无法看见。

    奴兵回来告诉张剑情况。

    张剑又告诉五人。

    剑士身后壁画的内容。

    ……

    大概意思。

    房间内藏着四盏没有点燃的青铜灯。

    只有同时点燃才能让剑士复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