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迷雾

    来到正殿的时候,法相寺的僧众都早早的在殿中等待着。虽然一时大殿站满了僧人,但叶云卿仔细一览,也约只有三四十人之数。看来这法相寺不是一般的偏僻。不过说起来,多亏这人少的寺庙,反倒是香火鼎盛的一些庙宇不见得会救他这样一个无名的穷小子。

    从心底,叶云卿知道法相寺远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背后一定很神秘。比如马上要见的老祖,有些下意识的紧张。

    看到空妙主持的时候,还没张口说话,手心已经全是汗水了。

    “呵呵,贫僧观来云卿小友恢复的不错。”空妙主持,看到叶云卿步履稳健,只是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还要多谢空妙大师和各位的照顾。”叶云卿请俯了下身子正言道。

    “想必刚刚也听到了本寺的‘般若空玄钟’了,这便是本寺老祖要见小友的显兆。云卿小友,自是放心。本寺老祖,不会是凶煞之物。呵呵~~”看到叶云卿一只紧握着的拳头,空妙主持莞尔笑了一下。

    两侧的僧众们都一脸的向往,看来所谓的老祖在他们心中还真不是一般的伟大。咳咳~~除了善清。那家伙正回忆曾经在家乡吃过一种烤鸭,就叫老祖鸭。那个鸭皮,别提有多香酥了。。。。。。。。

    “空妙主持说笑了,云卿怎敢会意亵渎老祖呢。”叶云卿,暗出了一口气。这一刻反而有些渴望见到那位老祖了。胸口一阵一阵的温热,那块异铁有些微微的颤抖。很轻很轻,除了叶云卿。别人却未有察觉。

    “那就请云卿小友随贫僧前走吧。”复又安排了一些事宜,空妙便带着叶云卿。出了寺庙,往一处幽暗峦山处飞奔而去。善清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苦闷的暗叹命苦,恨自己怎么没能出去。

    “云卿小友,扶好贫僧的手臂。如果有些害怕,不要往下看就好。”一阵梵声轻吟,空妙右掌托起,一阵青翠之色涌动。挽着空妙手臂的叶云卿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渐渐的飞起。如同仙人一般,小的时候经常听爹说起神仙的故事,会架雾而行,点石成金。今天没想到自己竟然也飞了起来,可惜,可惜讲故事的爹娘却没机会看到。叶云卿,吸了一口凉气,把眼泪硬忍了下去。

    一望脚下,赫然是一座青色莲花台。葱葱郁郁,甚是色重。仔细望之有一种淡淡的佛之庄肃。这一望,二人已经离开地面很远。能够青楚的看到法相寺的建筑格局,渐渐清晰的法相寺成了一个黑点。

    叶云卿回过神,突然有些害怕。真的怕掉下去,掉下去恐怕会把地面砸出很深的人形洞口。

    听了空妙主持的话,也不在往下望去了。四周有云彩的影子,没挽着手臂的另一只手,伸手去捕捉云彩,却碰到手的时候,一阵冰凉的湿意,淡淡的化为虚无,从指缝中慢慢飞烬。

    “这腾空飞行,乃是修术之人的本领。你却未曾听过。不过以贫僧估计,他日小友,修术之本领要胜过老衲,而且不只是一星半点。”

    “怎么才能修术?”听着空妙主持的话,叶云卿自然没太奢望自己能够成什么仙人。只是想有能力去报仇,去找到和保护自己小莫。

    “也许这次就是你的福缘。见过老祖就是你的造化了,自本寺创寺以来,从为有人见过老祖。如今这燕璇国内,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法相寺。放眼煌鸾疆域,贫僧的修术之能算是中等。若是没老祖当初点拨历代主持,凡身之人,如何修的神道之术。”

    看来这老祖是很高的修术者,叶云卿也是刚刚知道“修术”二字,朦朦胧胧的明白了修术的强大和艰难。不过只要能够让他变强,他一定会努力让老祖教他一些修术的东西。

    无论如何的艰难困苦,无论如何的危险,都来吧。叶云卿紧握着拳头,这一刻他的目标就是变强。他相信他一定会变强,一定会!

    “快到了,云卿小友。”空妙主持,素白色的宽松僧袍猎猎作响,又加快些许飞行速度。飞行角度也往下掠去。

    一会儿山石可见,山尖入云而下,垂至群峰之中,一种沧桑的气息,席卷而来。天际云彩,化作七色,以次列开。雷声响动,云际之中,但见七色众云彩又混在一起,化作滚滚云海,随风雷而去,远远消散在天边。

    叶云卿,感觉四肢一定,身形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凝固住了。随后身体被金色的光芒包裹着,慢慢向山间某处飘逸而去。

    接着隆隆的声音,爆炸性的传来“空妙,云卿小友既已到,你便先回去吧。你之修术境界,记得‘守虚凝灵’,修术瓶颈即可解开。”空妙弯身一拜,他最近的修术境界一直没有突破,听到老祖的‘守虚凝灵’四个字,顿时茅塞顿开。眼前一阵赤芒,身影一阵闪烁。再看眼前四周,空妙赫然已经回到了法相寺之中!

    叶云卿,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仿佛睡了一觉一样,冥冥之中有一种灵魂的呼唤,胸口的异铁异常的热。

    慢慢的停止漂浮的时候,金芒一阵涌动,并没有消散,而是尽数顺着叶云卿的毛孔进入到了他的身体里面,被叶云卿的身体所一点一滴的吸收了。

    映入眼帘的是黝黑色的尽数山壁,他在一个平台之上。望身后一望,才发现脚下居然是宽大的深渊,左脚踢了一个石子滚落下去,却一只没有回声!看来是深不可测,看着眼前的石壁,石壁里散发的气息,似乎有一丝微微的熟悉。抬头看着耸入云顶的石壁,叶云卿定格在某处,似乎有着四个大字。透着神秘的灵异感,仿佛黑洞一样的深幽。

    叶云卿在青冥镇虽然私塾勉强读完了,挠了挠脑袋。想破脑袋也看不出这四个字,是什么字。不要说一届凡人教书先生,非是力的修术之人也不会认出。因为这几个字,不属于这个世界。

    bierenagejiux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