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棠门伊始

    罗永浩在黑色圆幕之中接连打坐疗伤了五六日,才停了下来。身体虽然只恢复了十之一二,但足够支撑回到门派了,也不能在此久留,毕竟危险随时可能会再次发生。

    就是不知道棠醉现在如何了,只知道在自己昏死之前,棠醉距离毒魑蛛皇也十分接近。慢慢站起身来,呛呛咧咧的走出黑色圆幕,守在附近的灵动期弟子看到罗永浩走了出来,兴奋的说道:“罗前辈!”

    罗永浩摆了一下左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接着问了一下自己昏死后的情况,当听到棠醉已经死亡的时候,罗永浩一言不发,紧握着左拳,看了看雨后放晴的天空,到底来狩猎场是对是错呢。

    剩下身后的灵动期弟子一阵无奈,望着罗永浩空荡荡的右袖,若非有棠醉和罗永浩的拼死战斗,他们这些人都要葬身于此了。

    罗永浩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慢慢走到棠醉的身边,看着棠醉躺在山崖旁的身体,一阵发呆。棠醉衣衫破烂,脸色灰暗,裸露出的四肢都已是墨绿之色,毒魑蛛皇的剧毒已将遍布了他的身体,再无生命迹象了。

    罗永浩不甘心,又尝试着用一些秘术法门给棠醉注入了一些灵力,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可惜这样一个人间的好男儿就如此陨落了。

    悲伤的情绪过了好久才慢慢平复,来到了溶洞中心,众人都在此处围绕着石台。

    洪双喜看到看到罗永浩恢复而来过来,一阵高兴。缓缓说道:“罗师兄,这石台就是走出此地的法阵!只可惜被毒魑蛛皇改造成了一处灵巢,用来蕴养自己的卵。”

    言罢一名筑基期的弟子从怀中拿出一颗墨绿色的兽卵,上面的花纹形似蛛网,正是那毒魑蛛皇遗留下来的兽卵,想来价值不可限量,若是豢养成灵兽,也是非常强大的助力。

    这假丹期毒魑蛛皇所产下的兽卵,天生就继承妖兽的强大血脉,且之观兽卵的表象,就觉得未来似乎要比毒魑蛛皇更加强大,若是拿到外界的拍卖行中,更是有中意者会给出天价。

    秦可风说道:“罗师兄,此番你出力最大,全仗着你和棠醉师弟,我们才能斩杀毒魑蛛皇。可惜棠醉师弟不幸身陨道消了,我们商量了这枚毒魑蛛皇的兽卵就给师兄您!”

    罗永浩摇了摇头,暗淡的眼神,透露着悲伤,不再言语。

    秦可风见状,拍拍了罗永浩的肩膀,想要给他一些温暖。可惜手放在肩头,才想起肩下面已经是空空荡荡了。

    众人都不在言语,空气中的气氛弥漫着残酷的悲凉,苏韵苓打破了安静的空气说道:“这几日大家一起把灵巢从新整理了一下,总算修补成功了。今日我等便可以离开此处,但是我想对诸位说的是,至此以后青霜剑阁多出了一个秘密组织就叫棠门!棠醉的棠!”

    苏韵苓凝重的眼神,看了一下众人对视的目光。接着说道:“你们都对于我的来历非常好奇,我只说一件事,这修真界怕是天平不了多久了!我们要自己建立起来一股势力,虽然我等还都很弱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苏韵苓有她自己的背负,有她自己的考虑,也想通过毒魑蛛皇的事件,建立起来一个组织,为了完成她的秘密……

    苏韵苓接着说道:“棠门!一是为了纪念棠醉师弟,二是日后我等互相互助,无论等级高低,都要如兄弟姐妹一般彼此对待!毕竟共同经历过生死之事,如同我等的一次重生,不论他日修真界几多磨难,我愿意各位初心依旧,与我一同立誓,可好!”

    众人齐声喊道:“好!”

    只见苏韵苓从腰间的须弥腰带中拿出一张血色的纸笺,上面画满了奇异的花纹。苏韵苓咬破手指,一滴精血滴落在血色纸笺上面,瞬间融入其中,而后众人依次滴落鲜血。

    血色的纸笺,一阵悬空颤抖了起来,之后燃烧出一朵旋转的血色莲花,莲花慢慢散开在虚空,形成了一朵更大的血莲虚影。

    此非人间九州修真界之物,仙界称为愿神蛊笺!非常稀少神秘的盟约器物,相传之流传在某个神秘族群之中……

    苏韵苓接着大声念道盟誓,众人依次符合念出,声震山谷,回荡不绝。

    但见盟誓曰:

    “每观有序之雁行,时切附光于骥尾。

    我等修真迷途,共赴大道,

    或洪荒纵横,或妙窥堂奥。

    剑阁之遇,雷陈之高谊共钦;

    白水旌心,管鲍之芳尘宜步。

    停云落月,隔河山而不爽斯盟,

    云巅血雨,历岁月而各坚其志。

    毋以名利相倾轧,毋以才德而骄矜。

    棠门伊始,永在棠门!”

    苏韵苓言罢,众人依次跟句宣读,之后愿神蛊笺便消散于天地之中,遗留下几十个光点落入众人灵台之上,慢慢依附着皮肤,和神识融为一体。

    接着便开始对灵台做最后的布置,只等到洪双喜将最后一块修补阵脚的器物放入,传送石台瞬间散发出明黄色的光芒。

    上面的凹槽彻底凸出了起来,秦可风慢慢放入石台凹槽之中,五颗中品灵石。

    只见白光瞬间冲天而起,传送阵已经被激发了,且灵力不断的流逝。

    秦可风说道:“罗师兄,咱们走吧。再晚一会,恐怕灵力耗尽。再一次启动估计又要百年之久了!”罗永浩没有踏入白光之中,而后折返去了远处山崖下,来到棠醉的身边。

    从须弥手镯中拿出一块巨大的披风,布满了土黄色的灵力,盖在棠醉的身体之上,将棠醉包裹起来。左手更是一把将棠醉缓缓举起,抗在自己的肩膀上。

    望着远方青山刚刚升起的朝阳,低沉着缓缓说道:“棠门!棠醉!兄弟,我带你回家……”

    众人也都看到远处青山上升起的朝阳,日光暖洋洋的照来,仿佛所有的阴霾都挥散一空。可惜斯人已逝,时光不再。

    依次进入石台的白光之中,慢慢消失在荒凉的溶洞之中。罗永浩始终没有将棠醉放下,一直抗在自己的肩头,他觉得棠醉还没有死去,还在他的身边,还会在未来和自己喝酒。

    至少他的身体还没有腐烂,也许世上总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他复活,只要有他就会去找寻,哪怕要一直寻找下去。

    入夜时分,青霜剑阁不停的响起鸣钟,后山的山涧之中不断的传送出一个又一个的弟子,正是从狩猎场九死一生的秦可风等人。

    罗永浩最后一个从光束中走出,伤悲的说了一声:“兄弟,我带你回来了……”说完又紧紧了左手手臂。

    “咳!咳!你……把我放下来吧……”众人听到了言语,瞬间停下脚步,回首看到了虚弱无比,露出披风一角,右眼微微张开的棠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