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背叛 第二十一章、决战逍遥古城——中

    逍遥古城外,青羽道君的羽翼空间强悍的击退血魔童子强悍的攻势。在敌方逃离空间阵法领域,过多的青色羽毛在持续爆破中。

    望着眼前持续爆破的青色幻羽,血魔童子脸色低沉。之前怒气冲冲,势在必得的一波攻势,就那么的被青羽道君生生击退,这让他颜面尽失。

    片刻之后,那些青色幻羽的爆破终于结束。青羽道君的身影显现出来,凌空而立,在无尽爆破中汲取能量,感受对手的血魔道。

    虽然知道青羽道君是在借助羽翼空间,分析他的能力,但是血魔童子也不敢上前,吸收了许多能量,青羽道君的羽翼空间是无敌的存在。

    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青羽道君反而越加的神采飞扬。人们很快就猜测出这羽翼空间具体功效,很多人都在赞扬和羡慕这个羽翼空间。

    “要是我能学到这等无敌的领域道法,折寿三十年我也甘心!”

    “啧啧,可笑,青羽道君有上古神兽血脉,你有什么?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你这混蛋怎么回事,幻想一下还不可以吗?要你来拆穿我!”

    羽翼空间这种无敌的法术,自然值得所有人去追逐。血魔童子脸色铁青,嘴角有血丝吐出来。

    刚才的对决中他受了不小的伤,再加上围观群众那充满崇拜看着青羽道君的目光,都让血魔童子很受打击。

    青羽道君和血魔童子的第一次交锋,显然青羽道君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血魔童子见一时之间无法奈何这青羽道君,他也收敛身心。将血魔领域收敛至自身周围三寸间,取出恢复丹药,开始调理身上伤势。血魔童子利用这个间隙,竭尽全力的恢复着自身的实力。

    天狗邪君在鸡鸣山上空,看着那羽翼空间,有些蔑视的笑笑,“真是个华丽的乌龟壳,躲在里面,没人打的破。这么个胆小鬼,实在有损伟光正形象啊!”

    天狗邪君身边的顾韵等弟子,听到他这样的评价,都有些无语,心想,“这个怪物师傅,真是时时刻刻都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要不是这小师傅真的道法高深,他们还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比他们小很多的孩童呢。”

    相处了十多天,经历过一起共同努力修炼的时光。顾韵渐渐地摸清这小师傅的脾气,知道和他小小开下玩笑,他也不会生气。

    她顽皮性子上来,笑着说道,“小师傅,你这是嫉妒这青羽道君,羽翼空间的绝世道法吧。你看那道法多么的华丽,连威名赫赫的血魔童子都要选择避其锋芒。我要是也能学到这惊天道法,那以后到哪去都超级拉风的。”

    听着徒弟夸奖那青羽道君,天狗邪君很是生气,伸手敲在顾韵脑袋上,呵斥道,“什么小师傅,没大没小的。那什么垃圾青毛空间,哪里比得上我传你们的乾坤雷道阵法。学艺不精,还学市井小人物那般没眼力劲,见到一个花里胡哨的道法,就给忽悠过去了。”

    天狗邪君粗暴的行为,顾韵一时间脑袋嗡嗡的。顾韵摸着头上渐渐鼓起的包,充满委屈,可怜巴巴的望着天狗邪君,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能开口。她能感觉到这个师傅今天脾气有些暴躁,不敢在说什么,怕再惹到霉头。

    平常最受待见的大师姐得到这样的待遇吗,其他弟子全都噤若寒蝉,更加不敢开口说话。

    天狗邪君心情糟糕,不想多做解释。他再次看向战场,冷笑道,“又开始了,真是卖力。这两个货,不当演员都可惜了,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

    经过短暂的调整,决战的双方迅速调整好自身的状态,一个个都生龙活虎的。

    青羽道君精神抖擞,像是修为有所突破。反观血魔童子,虽然已经拿出丹药调理好伤势,但是就是让人感觉到一种颓然。显然这场决斗的天平,逐渐的往青羽道君这边倾斜。

    有很多人呼喊着,为青羽道君助威,“青羽道君,神功无敌!”

    血魔童子听到这些声音,脸色更差了,不想多做言语,厉吼一声,整个人化作流光冲向青羽道君。

    青羽道君维持着青羽空间,应对着血魔童子强悍的攻击。有青羽空间在,青羽道君完全可以以逸待劳,仿佛立于不败之地。

    有了之前惨痛的教训,血魔童子不敢再施展领域,只是将周身血气幻化作护体法门,保证这自身的灵力不会被轻易的吸收。

    有血魔童子功法的特殊加成,青羽道君的青羽空间,无法侵蚀到血魔童子的护体罡气。青羽空间,没有足够能量的补充,不可能肆无忌惮的持续爆炸,只能维持一些微弱的爆炸。这些微弱爆照的威能,根本影响不了,血魔童子仿若闪电身法速度的一丝一毫。

    血魔童子彻底爆发了,血色身影如幻影般迅速的出现在羽翼空间的各个角落。血魔童子拼命的施展出各种威力浩大的绝世道法,轰击在青羽空间之上。

    血魔童子这么疯狂的极速攻击,青羽道君无法维持羽翼空间的爆破,只能全力操控自身,迅速变幻身影位置,躲避着血魔童子疯狂的攻击。

    青羽道君和血魔童子展开了一场超乎想象的极速之战。整个羽翼空间,充满了青色和血色的双重幻影。

    成千上万道幻影,仿佛真身,又全部不是真身。围观的人只能看到无尽的幻影,根本捕捉不到战圈中两个人的主身,自然也无从得知,决战的双方到底谁占上风。

    这种惊天动地的极速,让围观的人目瞪口呆。有个大胡子,一身匪气的中年大汉感叹道,“操,这才是速度!师傅之前吹嘘的速度,和这比起来,婴儿爬没有什么两样!”

    天嬉道君和天剑子在城头观战,他们身后有老仆,忍不住开口问道,“少主,您能看到他们的真身嘛?这种极速,老奴今天也算大开眼界了。”

    天嬉道君看向老奴,笑骂道,“你这老奴,这点出息。这等无赖的道法,小爷我有一百种破解方法,也就是忽悠下一些不开眼的低阶修士。”

    见到天禧道君口出狂言,天剑子一脸严肃,毫不留情的打脸,“这等极速,我辈不及。纵有破解法,终究不能极速对拼。那青羽道君有神兽血脉,兼具羽翼空间加持方有此极速。不知那血魔童子怎么练就的这等极速神通?!仅仅凭借自身的气血之力,就能施展如此极速,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天剑子的话语引起天嬉道君强烈的不满,他一脸愤怒的嚷嚷道,“哎,我说天贱贱,你拆台是不?真是太过分了,一点都不顾咱们两个的兄弟之情。”

    天剑子转头,望向天嬉道君,微微一笑,“天禧道兄,咱们要承认对方的强大,认识自己的不足,战斗起来才不至于吃亏。我知道你也看出来了,之前血魔童子就是太过自信,明知空间领域是青羽道君的绝世神通,一般修士根本无法匹敌。可那血魔童子还偏要逞强和青羽道君比拼领域,这才被青羽道君得了先机,现在落得个处处被动。若不是血魔童子太过自负,否则,这场战斗还真是很难说。”

    听了天剑子的话,天禧道君冷冷一笑,难得正经得说道,“这青羽道君,领域速度双绝,难怪能够逃脱血魔门的残酷追杀!不过这血魔童子也不差,只是太过骄傲了,本就是旗鼓相当,被他大意之下经营到此等田地。不过,此次吃了大亏,涨了教训,说不定下次再见面也许会是另一副光景。”

    那群老奴吃惊,这两位少主竟然一致认为青羽道君会胜出,自己可是连他们的影子都看不到啊。

    这就是差距,现实面前,那群老奴不由得对于两位少主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也更加尊重他们,甚至有些许的畏惧。

    羽翼空间中每时每刻都有激烈的碰撞之声,时而散发出来的一个道法,冲向城外的碎石山,都能贯穿山腹。

    也有道法冲向鸡鸣山,被护山大阵轻易阻挡。

    虽然那战斗余波被轻易地阻挡,但是天狗邪君相当的不满。天狗邪君从眼前桌案上拿起酒坛,灌一口烈酒,骂咧咧的说道,“这两个废物,战斗起来招数都控制不好,四面八方的乱飞!花里胡哨的,演戏给谁看呢?”

    众弟子心想,“师傅唉,你可真是脑回路清奇。人家两个人可是在拼命,哪里还顾得上破坏周围的什么山头啊。”

    虽然众弟子心中这么想,但是有前车之鉴,没有任何人敢开口调侃这个古怪师傅。

    这种超强度的攻击,围观的人全部都有自知之明的,散向远方,更加的看不清楚战场上的情况。

    “噗嗤!”

    在无尽激烈碰撞之声中有一个特别清脆的声音传出。

    这个声音之后青色羽翼,血色幻影全部消失,显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身影。

    青羽道君衣衫凌乱,再也没有初始的意气风发。

    反观血魔童子,更加的凄惨,青羽道君的一只手贯穿他的胸膛,新鲜血液滴滴答答的从空中洒落。

    quanxiaoshan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