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入魔

    昏暗的房间里,戴着面具的黑袍人,在钟灵心离开后,愣愣的站立在原地,仿佛一座石像木雕,一动不动。

    他低着头,静静的看着手中灵光闪烁的手环,深幽的眼眸里似有一团弥漫的雾气,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绪。

    空气中好似还残留着一丝香甜的气息,如此的纯粹和诱人,无声的宣示着刚刚离开那人的独一无二。

    黑袍人微眯着眼睛,面具下的嘴角缓缓的勾起,露出一抹若隐若现的惨笑。

    他的喉结微微颤动了一下,喃喃自语着,声音轻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透出苍凉的痛楚。

    “明明前世未曾出现的事件,却还是发生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我,用尽心力,难道还要再一次体验失去一切的痛苦……时光倒流,重来一次又能这么样,命运重现,你和我会不会还是一样的结局,或许没有人能够幸免,难道这就是宿命……你,为什么要在一切都不能挽回时,才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些话说完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忽然变得阴沉了起来,幽暗的眼眸里肆无忌惮的讥讽和嘲笑。

    “如果我们一直寻找的人真的就是你,那么,这盘早已设下的棋局,已经彻底黑白不分,完全不可掌控。只是到底谁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你还是他,我可真是拭目以待……”

    他的指腹在手环上的铭文上摩挲着,然后猛地攥紧,神秘纹路上的光芒一闪而逝。

    下一秒,手环便化为小堆银灰色的齑粉,正中间的圆盘仪器也开始土崩瓦解,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黑袍人紧闭着眼,陷入了沉思,思忖着该怎么继续走下去。

    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倚靠在桌边,双手撑着桌面,仿佛和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后的墙面倏地晃动,如水波般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墙面上突然伸出一只脚,而后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大步的从墙后跨了出来。

    李子默的鼻尖上还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瞠目结舌的看着地上那堆碎片,在心底腹诽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花费无数财力和心思才制造出一台的仪器,就这么碎成块了!”

    探寻的目光在房间内飘荡了好几圈,最后找到了角落里的那个漆黑的身影。

    李子默捋了捋头上还有些凌乱的刘海,脸色焦急难耐,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黑袍人的身边。

    突然的脚步声打断了黑袍人的思绪,等他回过神来,李子默已经在他的眼前站定。

    李子默恰好对上黑袍人蓦然睁开的眼睛,戾气凛凛,寒霜凌冽。

    他浑身莫名的打了激灵,不由得挪开了视线,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没有询问仪器为什么会损坏,而是识趣的直接说出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老板,刚刚从你那儿过去的那个女人。她是一个极有研究价值的实验素材,身上的异能奇特,体质也异常特殊。”

    李子默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抬头偷偷瞥了黑袍人一眼。

    斟酌了片刻,他才小小心翼翼地问了出来,嗓音里带着一导和劝说的意味。

    “属下有些困惑,您为什么要给她最高级别的通行证?这样极为稀罕的试验品,不是应该送到研究所,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损失太大了!”

    对于一个热爱实验的工作狂来说,李子默不爱财,不爱美人,不热衷权利,只想安安静静地做实验。

    那个女人身上隐藏着的秘密,他恨不得将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研究得一清二楚。

    李子默只要有一天不将它弄到手,就会一直寝食难安,夜不能寐,犹如小猫爪子不停的挠着胸口,心痒难耐。

    所以他听到发证处那糟老头子说得情况后,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想要老板改变主意。

    黑袍人没有说话,伸手将面具从脸上揭了下来,露出一张眉目如画般的俊美面容。

    只是那张精致的脸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如槁木死灰,什么都进不到他的心底。

    夏清玄抿着唇,漆黑的双眸里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他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沉吟了一会儿,薄唇轻启,语气是里不容反抗的严肃。

    “她,不是你能动心思的,你若是碰她,想必是准备好不要命了。”

    听到这句话,李子默深吸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抬起头,回望着夏清玄。

    墙壁上的灯光投照在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一半昏暗,一半惨白,犹如从深渊而来的死神。

    李子默忽觉一阵清寒涌上心头,不敢再反驳下去。

    他有些不甘心的撇了下嘴角,镜片下的眼珠转了几圈,顿时涎着讨好地笑容,打着商量道

    “老板,这个人既然不能动,那我采集一点她的血液总可以吧?这对我的研究非常的重要。”

    夏清玄面无表情地倚在桌上,双腿交叠着,似笑非笑的看了李子默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哦,你想要采集她的血,如果你能够办到的话,便去做吧。”

    李子默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脸上又恢复了往常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没有将刚刚那句轻描淡写的话深想下去。

    李子默下意识的漏过了那个“如果”,之后便在“如何悄无声息地采集钟灵心的血”这条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这件李子默以为小菜一碟的事情,让他费尽了心神,甚至成为了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可惜,此时的李子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你马上安排人,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将那个女人吸收进永生教,成为我们的一员。”

    “好的,老板!”

    李子默兴奋的搓了搓手,脑中飞快的闪过几十个抽血计划。

    李子默想得出神,都忘记了自己可以穿墙离开,径直的转身向门口走去。

    一道高大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在了门口,和李子默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李子默顿时摔倒在地,终于回过神来,扶了扶眼镜,气冲冲的怒骂道

    “谁他娘的走路不长眼,急着投胎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话音刚落,一袭黑色的衣服忽然侵入李子默的视野,他面前站着的,是面色铁青的雷霄。

    李子默讪讪地干笑了两声,忙不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他的目光在雷霄的身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之色。

    两人擦身而过的那一刻,李子默扭头给雷霄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笑眯眯的离开了。

    雷霄额角的青筋突突跳了几下,不屑地哼了一声,冷冷的转了几圈眼珠,斜睨着李子默,连个正眼都不想给他。

    雷霄低垂着头,闷不吭声,余光都不敢飘向房间内的那个人。

    那张挂了彩的脸上,表情一片冷肃和凝重,紧蹙着的眉头下,压抑着隐隐的不安,

    高大的身躯上布满了伤口,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还在淌着血。

    他刚回到安全区,还没来得及包扎处理,便直直的奔向了这里。

    雷霄的背脊微屈,脚步沉重地走到了夏清玄身前。

    他直接单腿跪在地上,硬着头皮,请罪道

    “属下无能,罪该万死!

    大小姐,她……我们将联邦医院大楼翻个遍,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

    只在楼顶找到大小姐身上的追踪器……”

    雷霄压抑着狂跳的心口,高抬起双手,将掌心中沾着斑驳血迹的项链递到了夏清玄面前。

    夏清玄的喉结颤动了一下,眼里的神色瞬息万变,划过黯然和不可置信,然后被万念俱灰取代。

    他俯视着雷霄,眼角下压,眸光落在那条项链,早已被污血染得看不清颜色。

    那张苍白的脸,好像颜色又白了几分,哀戚和痛楚在眸底扭曲着,忽明忽暗的光在他的眼中流转。

    夏清玄颤抖着伸出手,身体不受控制的晃动了一下,耳畔仿佛传来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化为冷尘死灰。

    他陡然停下了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条项链,心脏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狠狠刺下,千刀万剐。

    刻骨的疼痛从心底蔓延至全身。一步一步地走向它,脚步虚浮,像是踩在碎玻璃渣上,每一步都要驱动血液骨髓中仅存的勇气。

    那只伸出的手,在项链上停留许久,然后一把紧攥在手心。

    夏清玄侧过身,昏暗将他的脸全部吞入,目光涣散,血色褪尽的唇瓣张合着。

    可是,声音过了很久,才传到雷霄的耳中,压抑得低沉而缓慢,仿佛一场凄楚的梦魇,将他笼罩住。

    “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吗?……她的尸体……有没有找到?”

    雷霄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抿紧了嘴唇,沉默了半晌,语气沉重地道

    “属下已经全部翻遍了,大楼顶层上尸骨遍地,到处都是断肢残骸,分不清哪个才是大小姐的。”

    “尸骨遍地……”夏清玄失神的喃喃着。

    话音刚落,他的额间倏地亮起一道妖异的血光,猩红的印记蜿蜒而出,宛如一颗血红的瞳孔,邪恶诡谲。

    oshendarennideianjudiao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