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站队

    “这个时候你如果能够弃暗投明,坚守历城城门,抵挡金军,那便是将功补过,到时候必定是大功一件,等到王师收复了失地,你,就是大英雄!”郝景程对张武说道。

    大棒加甜枣,从来都是驭人之道的不二法门。

    首先是大棒,让你知道,如果不按照这个方式来的话,必将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同时还要给你一个甜枣,让你知道如果按照这个方式去做的话,将会得到什么好处,这样一来,根据人们趋利避害的天性,自然会选择就范的。

    尤其张武并不是愚笨之人,这个时候自然是会分的清楚利弊,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如果我真的可以抵挡得住金军,我之前投降的事情,真的可以既往不咎?”张武疑问道,看得出来,他已经心动了。

    郝景程点了点头,说道“我正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办理这件事情,我可以直接向陛下汇报这件事,到时候你将功赎罪,陛下不仅不会治你得罪,还会给你大大的封赏的。”

    张武深吸了一口气,对郝景程说道“真的是只需要坚持半天的时间便可以了?”

    郝景程点了点头,对张武说道“我也在这城中,就算是不相信我,但是我总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我大宋朝的岳飞岳将军正率领着十万大军赶来,先头部队距离金军的距离不超过五十里,只要是咱们坚持半天的时间,阻挡住金军的步伐,大军便可以咬住金军,到时候,张将军你便是这一次歼灭金军的大功臣!”

    张武听到郝景程说的话,眼前一亮,这个时候忍不住说道“这么说金军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郝景程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这样,张将军,机会摆在你面前,有且只有一次。”

    张武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算是下定了决心,对郝景程说道“好,我听大人的吩咐!”

    郝景程心中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尽管心里面对于这个结果有了一定的预期,但是现在见到了张武终于答应了下来,他心中还是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杨飞燕终于见到郝景程从张武的府邸里面走了出来,这一次,他们倒是不用翻墙了,而是正大光明的从后门里面走出来的。

    杨飞燕见到郝景程从里面出来,紧走两步,跑到了郝景程的面前,有些兴奋的说道“你终于出来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感觉自己都要冲进去找你了!”

    感受着面前女子对于自己深深地关心,郝景程心中一暖,忍不住握住杨飞燕的玉手,轻声说道“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

    杨飞燕看到旁边的李彪等人,尽管此时是漆黑的夜里,杨飞燕还是忍不住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想要将自己的玉手从郝景程的手里面抽出来,可是抽了一下,却是发现男人的手握着自己紧紧地,自己根本抽不出来,也就放弃了,任由郝景程握着。

    “事情都解决了吗?”杨飞燕轻声说道。

    郝景程点了点头,说道“暂时应该是没问题了!”

    李彪这个时候凑上来,对郝景程说道“郝大哥,这个小子不会对咱们阳奉阴违吧?”

    郝景程摇了摇头,对李彪说道“不可能,张武是一个聪明人,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你是说给他吃了毒药?”李彪对郝景程说道“我还正想问你呢郝大哥,你刚才给他吃的真的是毒药吗?”

    郝景程摇了摇头,说道“哪有什么毒药,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药丸罢了?”

    李彪听了以后,不由得吓了一跳,对郝景程说道“那他明天肯定会立刻就找郎中去检查自己的身体的,这要是被发现了,咱们不就前功尽弃了?”

    郝景程摇了摇头,对李彪说道“不会,张武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就算是郎中告诉他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个时候他也不会真的放心,毕竟他不敢拿着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李彪听到郝景程说的话,想到他对于人心的分析,那个关于心魔的外号,也就点了点头,只要是郝景程说的事情,想来还是不会有错的。

    “而且,张武明天一定会派人去查探我说的这个消息的准确性,只要是他确定我说的消息是准确的,他便不会改变主意,他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个时候,是知道应该怎么站队的。”郝景程补充道。

    解决了张武的问题,郝景程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算是放了下来,一行人回到了住处休息。

    一夜无话。

    第二天的时候,从张武的府里面出来了好几个人,就像是郝景程说的那般,他们悄悄地出城去了。

    李彪急匆匆的来到郝景程的面前,对郝景程说道“郝大哥,你真的是料事如神,果然不出你所料,张武真的派人出城去了,看样子是出去查探消息了!”

    郝景程点了点头,说道“张武的麻烦解决了,闻不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闻大哥那边的情况一切顺利,今天早上,已经开始在历城的大街小巷做起了动员,想来要不了多久,这历城上下就会掀起一阵抗击金军的热潮。”李彪对郝景程说道。

    郝景程点了点头,对李彪说道“好,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金军兵临城下了!”

    李彪对郝景程说道“郝大哥,好像咱们还是漏了一点,这历城的知府咱们是不是给漏掉了?”

    郝景程摇了摇头,对李彪说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种乱世的时候,知府也就是一个虚职罢了,现在就连带兵打仗的都已经归顺了,就算是知府想要反抗,他也是孤掌难鸣的。”。

    李彪听到郝景程的分析,这才恍然大悟,原先还以为是郝景程漏掉了这其中的一环,现在看来,并不是漏掉了,而是这个人,无关紧要罢了。

    一日之后,在历城城外乌泱泱的出现了一大群人。

    dasongdiyihuang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