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决赛最终战!

    

    (求收藏推荐!)

    

    操作骚不骚,云曌倒是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有些自己的想法,他还想从李青衣身上,稍微的捞上一些能够帮助利欧路变强的好处!

    

    可惜,李青衣不给他一丝的机会,她抬头瞪了云曌一眼,就直接离开了,那一群跟在李青衣身后的人物,皆是快步上前跟上。

    

    匆忙的离去时,云曌分明看着那些人对着自己,投来了极其感叹的目光,云曌只觉得奇怪,然后转身朝着道馆内走去。

    

    ……

    

    星城新训赛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利欧路这匹超乎寻常可见的黑马,一路黑到了最后,他陆续击败了混混鳄、大甲以及螺钉地鼠,完全超出了所有人对于新手训练家的认知,甚至于慕名而来的中级训练家以及不少高级训练家,都在观战台上,连连感叹,那只利欧路,光是速度,就已经将所有的参赛精灵甩在了身后。

    

    之前,唯有那只火恐龙能够在正面和利欧路稍加抗衡一下,而利欧路逆转战局的那一场对战,是因为梦妖的特殊性,以及灭亡之歌和地形利用上构造的必杀之局,只是这两场比赛,都是利欧路正面取胜,直接宣告了利欧路的强大程度。

    

    并且利欧路所暴露的念力加冥想的常规配招,也是让所有训练家忌惮的超能组合,唯独那只上场的混混鳄让那些没有遇上利欧路的训练家们心底默默祷告,念力受到了混混鳄恶系能量制约效果后,也让所有观战的训练家看到了希望,利欧路……终于要拜拜了!

    

    然后,他们失望了,因为在利欧路暴露了念力招式后,所有人似乎遗忘了利欧路真正进入三十二强,可不是依靠念力招式闯过来的,而是那可怕的速度,以及对于纯粹力量的掌控!

    

    发劲招式下,混混鳄直接晕眩过去,这一刻,那些做着祷告仪式的训练家们,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恐怕没有谁能够阻止利欧路和云曌的步伐了,而一转眼,利欧路碾压了后面遇上的大甲,瞬败螺钉地鼠,所有人看着利欧路的身影一路晋级,直冲新训赛的冠军席位而去,再一次和任志远对上。

    

    这完完全全的说明了一个道理,黑马它不是马呀!它是黑马,能是马可以比较的嘛?

    

    云曌带着利欧路走过体育馆的门口,也发觉了门口的商店,摆上了不少的异色利欧路玩偶以及相应的周边产品,不用说他都知道,那些聪明的小贩们,已经看准了时机,开始搞热度销售了!

    

    云曌笑了笑,他看着那些小贩门口往来不绝的人流,还有不少的进入决赛观战的少年少女们,一手拿着一个异色利欧路的公仔,这完全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所以说是不是应该收上个肖像版权费呢?

    

    想到这里,云曌又不由得摇摇头,一本万利的买卖还是有原因的,异色利欧路虽然稀少,可是也并非只有云曌的利欧路一个,这世界上,什么肖像权都不好搞,偏偏精灵的最好弄,谁让同种的精灵都是一个样子呢?

    

    想到这里,云曌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果然,自己需要给利欧路设计一些独特的地方,不然以后岂不是很容易被人盗版了?

    

    就在云曌和利欧路即将进入体育中心的时候,恰恰看到了这样一幕,手中拿着异色利欧路玩偶的任志远正站在门口,他好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因为他手中的利欧路玩偶已经捏的皱皱巴巴,完全不像刚买来的模样,上面还有不少的焦痕!

    

    任志远也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云曌和利欧路,他抬手扔出了手中的异色利欧路玩偶,只见沾着焦痕的玩偶抛上了半空,而一直跟在任志远身后的火恐龙走了出来,它抬起头,一道喷射火焰直接包裹住皱巴巴的异色利欧路玩偶!

    

    “滋滋!”

    

    天空中只有焦味散开,灰烬落下,再也看不到一丝的痕迹,任志远对着云曌咧了咧嘴,还未开战,这场最终对战前的硝烟……就已经弥漫到了战场之外的地方!

    

    云曌无所畏惧的瞪了任志远一眼,孩子的心气?不不不,那是在教利欧路不能怂,尤其是该刚的时候,绝对不能随意的怂下来,因为这关乎对战前的士气问题!

    

    输人不输阵这个道理,利欧路自从上一次云曌和任志远交锋,而自己犯了傻,因此被罚吃了一天的树果沙拉后,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然后他看着云曌对着任志远抬起右手,比了一个竖中指的动作。

    

    看到这里,利欧路点了点头,原来,这就是很有气势的动作嘛!?

    

    利欧路对着转过头来的云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可惜任志远看到这个很有气势的动作后,直接转身离开了,利欧路有些失望,自己还没有干呢,不过没事,等赢了比赛,再建立气势也未必是什么坏事,那就留到比赛胜利后再这么做吧!

    

    想到这里,利欧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利欧路想着自己夺得了冠军,然后对着众人竖起中指,那么有气势的事情,云曌一定会奖励自己好吃的晚饭吧!?

    

    没有理会利欧路yy后的傻笑,云曌总觉得心底有些不安,但是眼前的时局容不得他关心其他的东西了,所以云曌没有多言,带着利欧路直接朝着体育中心内走去。

    

    ……

    

    体育中心的洗手间里,任志远靠在洗脸盆上,他有些挣扎的抬头看了一眼偌大的镜框里,那个脸上沾着水渍,像是试图挣扎着想要清醒的少年,还深陷在其中难以自拔,那不断接着龙头中涌出的水渍,不断的浇打在脸上,意图从怎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可是……他无法忘记,无法忘记那个男人临走前,和他说的那番话,也无法忘记那个男人的残酷和狠辣!

    

    即便……即便那是他的亲生父亲,可是所有的一切,都不及他所拥有的地位,还有那些他想要夺取的权力,一切都可以是他迈向前方的牺牲品!

    

    “你的软弱,就是你的仅剩不多的仁慈!!”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说着自己的,可那……真的算做是父亲吗?

    

    任志远有些茫然的走进了洗手间里,他抬手关上了门,最后不由得双手掩面,掩面的双手上青筋暴露,泪水突然划过了他掩面的指缝,缓缓流淌而出。

    

    他真的怕了,可是他已经没有了退路,所以……所以真的……真的怪不得他了!

    

    那个男人的声音,就像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挣脱的梦魇,无时不刻的环绕在他的耳边,可是他,真的没有退路了,他无数次试图摆脱过他的控制,可是每一次鼓起勇气后,都选择了退缩,他不是对手,而且比所有人都要熟悉那个男人的任志远,更为清楚背叛后的命运,一定比死亡要来的更可怕些吧?

    

    所以,他每一次都在刻意的模仿着,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尽力的做着相像的事情,说着同样狠辣的话语,可只会得到那个男人变本加厉的折磨!

    

    直到昨天,那个叫做李青衣的女人找到自己,给了自己那个视频,可是……他需要那个视频吗?

    

    不,根本不需要呀,因为视频里那个死去的女人,是他亲眼看着,在实验室中被注射了某种实验液体后,一点点……的倒在了自己的眼前,慢慢死去……

    

    那个女人身躯里的血肉全部萎缩,化作了皮包骨,就连同那副残剩的躯壳,白溜溜的眼珠顺着包着尸皮的骷髅头里滚了出来,黑点一般的瞳孔就和他这样对视着,可那时候,他只有六岁……只有六岁呀!

    

    任志远默默的松开了手,他眼眶中流出的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可他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甚至没有丝毫的哽咽,就像是这些年的日子里,他早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默默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即便他鼓胀的青筋布满了太阳穴,尽管他紧咬的牙根,已经布满了血丝,可他就是这样压抑着情绪的暴动,一点点忍受着心底的痛苦。

    

    终于,他平静了下来,纸巾擦去了泪水,双眼中只留下了阴沉和狠辣。

    

    按动的抽水马桶,发出了水流滚动的声响,卷走了那些沾满着悲伤和痛苦的泪水,就像冲去了前尘过往,迎来的将是一个崭新的明日……

    

    任志远走在廊道上,他抬手放出了精灵球里的火恐龙,尽管任志远眼中的狠辣被红润的眼眶所遮掩,可是那些红色的血丝,却为他更添几分凶狠之意。

    

    然而,那只和他相伴很久的火恐龙,才最为了解任志远隐藏在心底的怨恨和痛苦,它不止一次看着任志远默默的发泄着心底的情绪,无声的嘶吼和泪水的满溢,就是他压抑下沉默的爆发,可每一次它都觉得心疼……

    

    两年了,火恐龙不是没有变强,而是它无法再强大起来,那些注射在它体内的基因药剂,已经深深的折磨着它的身心,让它早已千疮百孔了。

    

    但是这一刻,火恐龙对着任志远抬了抬手,它拉住了任志远的衣角,这使得迈出步子的任志远,浑身一颤。

    

    任志远缓缓的转过头去,他和火恐龙黝黑的眼眸对视一眼,那一刻,互相对视的眼眸中,照映着彼此的心灵。

    

    火恐龙点了点头,就在惊愕之中,任志远终于点了点头,他露出了他自己都久违的笑容。

    

    事情该有个了断了……任志远掏出了手机,他给那个才加上的联系人,发送了一个消息。

    

    “我配合你们,但是我希望,我母亲的仇,请让我亲手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