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用什么罪名

    “甘宁已经被押回了晋阳,夫君打算怎么去处置他?为妻还是有些不明白,夫君为何会如此看重此人,当初董璜被俘的时候夫君也没有这么看重过。”

    作为晋阳的头号要犯,整个押送任务由整理厅总指挥甘琳亲自负责,只是直到现在谢飞仍然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这让甘琳有些琢磨不透。

    “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没说,以前担心路上押送的路上一旦出了差错,那就是说了也是白说,现在甘宁已经被顺利押回晋阳,今天我就说一下为何如此看重此人。”谢飞看完了关于甘宁的卷宗之后,又把它交给了甘琳。“琳儿你看,自从我华夏军组建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俘虏被杀,所以甘宁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那还不简单?夫君直接下令杀了就是,何必又如此的麻烦呢?”甘琳将卷宗接过放在了一旁,她已经对内容倒背如流了,“夫君也想按照千年以后的方法处置甘宁吗?只是为妻觉得当世之人恐怕很难明白夫君的用意。”

    “琳儿,这件事虽然很难,但是必须要坚持做下去,终有一天会让晋阳一切以律法为主,任何人也不能直接下令杀人,如果我今天就下令把甘宁直接杀了,那我以前做的事情就算白做了。”

    现在夫人们全都知道了谢飞的来历,没事儿缠着他问些未来的问题都已经成了习惯,甘琳现在就是这样,她先走出门外看了一眼,见卫士们全都躲得远远的,这才回身直接就坐在了谢飞腿上,双手顺手揽住了他的脖颈

    “夫君给我说说,要是放在夫君的那个年代,这个甘宁该怎么处置?”

    “琳儿别闹,你好歹也是一个少将……”

    “少将怎么了?要是没有夫君,为妻还是别人的小妾呢!”甘琳一听搂的更紧了,还毫不客气地亲了一下,“夫君不是说你们那里都叫老婆吗?老婆抱老公谁敢管我?”

    谢飞听了哭笑不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帮婆娘们最喜欢问的不是威震天下的历史事件,却都爱问一些莫名其妙的八卦问题,还没等他回答甘琳的问题,甘琳却又抛来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问题

    “对了夫君,你没有来到这里之前,在那边娶了几个老婆?都是做什么的?”

    “⊙w⊙”

    “夫君怎么不敢说了?”甘琳两手拌过谢飞的脑袋,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盯住了谢飞,“老实交待!到底娶了几个!”

    谢飞心中真是后悔,自己怎么就管不自己呢?结果露出了马脚,你看人家影视剧中,怎么穿都不会穿帮,轮到自己怎么就不行了呢?那帮家伙遇到的都是傻瓜吗?

    “夫君你说不说?要不要把姐妹们都叫来一起问问?”

    “千万别,千万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说!”

    看着甘琳狡黠的模样,谢飞忽然急中生智“我十几岁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哪里有机会找老婆?我们那个时候,不到22岁不许成亲!”

    “还有这种事?夫君是不是在胡说?”甘琳一脸不信地看着谢飞,这年头22岁孩子都满地跑了,更有世家豪强去霸占十岁出头的,怎么可能到了22岁才能成亲。

    “若有半点虚言,天大五雷劈!”谢飞一本正经地对天发誓,心中却唯恐此时来上一个晴空霹雳。

    甘琳却是将信将疑,她盯着谢飞的眼睛看了半天,忽然“噗哧”一笑“夫君分明就是在唬我,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为妻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什么的。”甘琳说着忽然伤感起来,两个眼圈儿也突然红了,“夫君能够一下子过来,那会不会哪天又一下子回去呢?”

    谢飞愕然一愣,他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甘琳一说顿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自己一直以来总觉得颇受眷顾,穿越后成了一个少年人,以为这会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一切,正因为如此自己一直都是按部就班不紧不慢地前进,那要是哪天自己突然又消失了呢?

    “夫君怎么了?”甘琳看着谢飞突然变得难看的面容,有些惊恐地摇了摇他,“难道夫君真的会回去吗?那为妻怎么办?孩儿们怎么办?”

    “琳儿,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吗?”

    谢飞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看得甘琳心中凛然,她也收起了戏谑之色,同样凝重地看着谢飞“夫君难道不是想建成一个夫君那样的时代吗?”

    “当然是这样,但是这个目标根本不是一代两代人就能够完成的,人类经历了1800年的进步才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不可能短期内做到。为夫现在要做的就是夯实基础,让以后的发展能够向着那个目标前进,第一步就是先建立一个即使没有了我,也会照样向着目标这个前进的时代。”

    “没有了夫君……”甘琳听了哆嗦了一下,眼泪已经在开始打转了。

    “小傻瓜,看到你吓得。”谢飞一看甘琳这副模样,知道自己的神情将她给吓住了,他赶紧换上了一副笑脸,伸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划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它就像一台蒸汽机,我不去管它它依然能够运行,并不是说哪天我就消失了。再说了,为夫迟早都要死,又或者真的哪天突然消失了,要是为夫所做的一切仍然会继续发展,要是真的能够这样,你们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夫君啊……”谢飞本以为甘琳听了会心情好转,谁知道她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顿时让谢飞慌了手脚,赶紧又是一阵好言劝慰。

    好半天之后,甘琳总算停止了哭泣,她抽泣着抬起那双通红眼睛看着谢飞“夫君若是真的消失了,为妻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夫君答应琳儿,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许离去!”

    “我答应琳儿,永远都不会离去!”谢飞紧紧拥住了怀里的佳人,心中却是一阵伤感。甘琳的话给他提了一个醒,自己既然能够糊里糊涂的来,那还真的没准儿哪天就糊里糊涂的去了,看来自己需要加速前进,否则连个基础都还没有夯实就走了,那这颗脆弱的幼苗,可能真的抵挡不住旧势力的反扑!

    谢飞早就清楚的意识到,每个人都是被时代裹挟着前进,自己也是同样如此,在初期自己还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华夏军,然而随着华夏军的壮大和整个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自己也时常做出也必须做出妥协。

    这次谈话给了谢飞一个巨大的触动,直接促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必须加速将旧势力彻底铲除,铲除的越快越好,唯有这样才能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谢飞一直认为,杀人解决不了任何的根本问题,只有铲除掉他们存在的土壤,改造他们的想法,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新世界,让他们彻底接受新世界才是王道,让他们亲眼看着自己的后代完全融入新世界才是打击他们最有效的手段!

    “琳儿,有件事你现在就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夫君吩咐就是。”甘琳终于平静了下来,她伏在谢飞的怀里,头也不抬地幽幽回了一句。

    “现在江东世家反抗的非常厉害,赵云在那里步履艰辛,你要想办法帮助赵云迅速平定江东,让那些世家快点消停下去。”

    甘琳这才抬头看了看谢飞,随即又伏下身去,用极其不以为然的语气回了一句

    “这有何难?现在许多士人劳动营就在河内,回头为妻就下上一道命令,将那些新占地区的世家一并迁往河内。对了夫君,说了半天你还没说打算如何处置甘宁,总不能一直押在整理厅的牢狱里吧?”

    “当然不会,琳儿现在将他看管好了,等一旦捉住了张飞,我要将他们一同交给浑沮审判。”

    “审判他们?夫君打算用什么罪名审判他们?”

    “战争罪!”

    “战争罪?”甘琳意外地抬头看着谢飞,作为晋阳一个特殊机构的总指挥,她对晋阳律法了如指掌,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一个奇怪的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