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押赴晋阳

    一行人到达了雒阳以后,甘宁也被放出了囚车,又给他沐浴更衣收拾了一下,整个人顿时也精神了许多。

    两天后的黎明时分,甘宁在睡梦中被叫醒了,迷迷糊糊地穿上衣服之后,有人送来了早餐。这是一份还算丰盛的早餐,有煎鸡蛋有牛奶有面包,还有一份香肠和咸菜。

    “晋阳百姓都吃这个么?”甘宁大为惊讶地看着早餐,经过这些年之后,这种类型的早餐在士家中很是常见,甘宁对此倒不陌生。

    “哪有的事儿?!你快点吃,吃完了好上路!”那个看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扭头出门去了。

    “断头餐?”甘宁听了愣住了,随即一想反正难逃一死,索性就先吃饱了再说,他大嚼大咽了一阵,赫然发现菜居然毫无味道。

    等他吃完了以后,牢门又一次打开了,这一次不仅戴上了手铐,还给他戴上了一副脚镣,然后将他押了出去。

    甘宁以为这就是要去斩首了,他拿出了一副慷慨赴死的英雄气概大步迈出了牢门,只见那辆囚车已经开门等着他了。

    “大丈夫死则死尔!何足惧哉!”

    甘宁放声大吼了一声,像是在恐吓看守又像是在自我安慰。也别说,旁边的看守着实下了一跳,这个看守被同伴的笑容弄得恼羞成怒,他一把薅住甘宁的脖领子将他塞进了囚车,顺势又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滚进去!瞎特么叫唤什么!”

    看守门顿时哄堂大笑,负责押送的人们也嬉笑着轰开了看守,押着囚车走出了牢狱的大门,而看守们却围着那个看守戏弄起来,弄得那个看守更是火冒三丈,对着正在离去的囚车骂个不停。

    天色已经大亮,甘宁傲然地扶着栏杆站在囚车里,他准备给看热闹的人群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然而让他大感失望的是,路上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人群中,可是居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

    这个正在重建中的城市集中了大量的劳动力,人们每天都疲惫不堪,大街上又常常有囚车通过,早就司空见惯的人们谁当回事啊?

    甘宁站了一阵子之后见无人搭理自己,便也索然无味地坐了下来,他的心中颇是有些恼火,早晨出门时想当英雄,结果屁股挨了重重一脚,现在又想当英雄了,结果竟然无人搭理自己。

    一行人很快离开了主城区,在晨曦中旷野中,几个巨大的热气球已经悬挂在天空,队伍就在热气球不远处停了下来。

    “下来!”一名看守打开了沉重的车门,对着甘宁轻声喝道。

    “我们去哪?”甘宁走下了囚车,他现在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这地方一看就不像一个杀人地方,看来自己刚才真是多虑了。

    “晋阳。”

    “晋阳?为何停了下来?”

    “我们飞过去,这样快得多。”

    “飞过去?”甘宁听了倍感新奇,他早就听说晋阳的气球可以日飞千里,一直都想见识见识,没有到自己居然也有机会坐一次气球,有机会体验一次热气球飞行。

    只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见识到热气球飞行,自己竟然是以俘虏的身份。

    几个看守押着甘宁来到一个吊篮旁,向着吊篮中正在忙碌的操作手敬礼致意“报告夏侯长官,人犯甘宁带到!”

    夏侯渊停下手中的活计,摆头示意了一下,一群人七手八脚把甘宁架进了吊篮,随即又用手铐将他拷在了吊篮上,有人给他裹上了一件大衣。

    这个手铐的链子还挺长,甘宁上下试了一下,活动起来倒也方便,这顿时让他心生感激,看来看守门对自己还算不错。

    甘宁的好奇心已经彻底占据了上风,此时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顾去新奇而专注地看着夏侯渊如何去操作气球。他现在已经认出了这个操作手的军衔,心中惊讶无比,没想到这个人的军衔居然这么高,放在自己那里怎么也是一个偏将军了吧。

    “准备起飞!”

    就在甘宁东张西望的时候,有人大声喊了起来,随即就见夏侯渊身旁的一个飞行人员拿着两面小旗一阵挥舞,其他气球则很快也用小旗做出回应。

    “原来是用小旗互相联络。”甘宁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周围,只见有人解开了系留缆绳抛进了吊篮,而夏侯渊不知道打开了一个什么东西,那个古怪东西的火焰骤然加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气球缓缓地飞离了地面之后,很快开始快速爬高,甘宁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他赶紧蹲了下去,又见周围的人都是一个镇定自若的样子,他顿时颇为有些气馁。

    甘宁心中大为不忿,他一向心气极高,素来喜欢争强好胜,想起自己在江中斗浪如履平地,还能怕了这小小的吊篮不成!一番自我鼓励之后甘宁长身而起,然而一看之下脸色发白,晃了两晃差点栽了下去,幸好被一个看守一把拉住按坐了下去。

    “你这是恐高,就不要难为自己了。”夏侯渊笑着提醒一下,他经过过无数次载人飞行,这种情况见的实在是太多了。

    甘宁这一次没有了心气,他脸色苍白地坐了半天之后,一张脸才慢慢红润起来,虽然不敢再去站起身来,可是强烈的好奇心让他实在按捺不住自己,于是两手扶住筐边,慢慢地探出头去。

    一轮巨大的红日正在喷薄而出,霞光将气球映的更加的绚丽多彩,连吊篮都撒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而脚下的大地还笼罩在阴影之中。东方远处的大地上,一道明显的分界线正在移动着,快速地将面前的黑暗驱赶的干干净净。

    甘宁从未想到过人世间居然还有这等美景,他痴痴地看着那轮红日,整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其中。第一次,自从被俘之后他第一次感觉到,活着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甘宁就大为惊异的发现,自己居然对晋阳之行有了一种畏惧的感觉,这让他不敢相信自己了,自己一向以为自己是一个悍不畏死的英雄豪杰,怎么一下子变得怕死起来?

    甘宁努力地试图驱赶走这个念头,然而这个念头仿佛已经生根发芽了一样,非但没有被驱离,反而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想着去激怒华夏军人员,试图从他们的呵斥中寻找来一些勇气,然而看着那个神情专注的准将和脸色淡然的看守们,那帮人似乎都没有留意到自己一样,这种漠然顿时让甘宁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背靠着筐边儿颓然地坐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