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活捉甘宁

    也许是前期的作战过于顺利,华夏军骑兵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往往几百人就敢突入刘备地盘大肆破坏,终于有一天吃了大亏。

    三个中队的城防军骑兵进入了九江郡,嚣张无比的骑兵们到处洗劫,在经历了几次小规模遭遇战胜利之后,这些骑兵们彻底松懈下来,宿营的时候连和岗哨都不派,结果在一天夜里被寿春守将甘宁亲自带人包了饺子,全军上下600余人全军覆没,竟然没有一人得以逃脱。华夏军自从组建以来,还从没有被人成建制的消灭过,此战可谓是首开先河。

    与此同时,进入襄阳、江夏作战的北方军也遇到了麻烦,同样是由于轻敌的原因,北方军对后勤部队疏于保护,结果一支后勤部队被张飞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俘虏就被抓了一千多人。

    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张飞和甘宁两人将俘虏们押回之后,二话不说全部处决。而为了有意羞辱华夏军,处决方式特地采用了绞刑。

    寿春的城头上搭了长长的一溜绞刑架,而张飞更是创造性地围着襄阳搭建了一圈儿,远远看去蔚为壮观,这个场面的确对华夏军造成了巨大影响。

    太史慈对此更是恼火,他和徐晃两人商议之后,两人很快商量好了计划,野战部队放弃小规模的骑兵作战,主力全部集中起来,由徐晃负责侧翼掩护,独孤连城的骑兵负责切断那些小城的袭扰,而太史慈则率领东方军主力直取郯城,同时请求典韦能够配合攻击。

    华夏军大张旗鼓地向郯城开进,砲兵以及后勤部队绵绵延延数十里,同时开始大肆宣扬,要一举攻克郯城活擒刘备。如此大规模行军很快引起了刘备的警觉,他也开始向郯城一线集结兵力,就是寿春守军也被抽掉了一部分。

    就在刘备军向郯城方向集结的时候,太史慈突然调转了攻击矛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寿春,很快来到寿春城下。一万多名骑兵迅速将各个城门封锁住,而步军和砲兵则在西门外摆开了架势。

    太史慈上来也不废话,直接下令开始攻击,大批的燃烧弹被拔地而起,向着寿春城内飞了过去。而甘宁全身披挂,指挥投石机对城外的敌军展开反击,双方打得有声有色,互有损伤。

    今天的天气异常晴朗,看着远处直直地冲向云霄的烟柱,太史慈的心中颇是有些郁闷,火攻最希望的大风天气没有出现,这让火势蔓延的非常慢,打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也不过只焚毁了南门内部分区域。

    到了中午时分,飞行队投入了攻击,守军们用新奇的目光注视着冉冉升起的热气球,那些花花绿绿的气球在蔚蓝的天空中靓丽无比,看着是如此的赏心悦目,守军们一时间忘了这是什么东西,就连甘宁都手搭凉棚驻足观望。

    当燃烧弹雨点一般从天而降时,守军们才算明白过来,那些没有受到攻击的地区被引燃了,整个寿春很快陷入火海之中,守军的投石机也很快被燃烧弹焚毁。

    没有了威胁的砲兵们开始进行抵近射击,南门城楼很快被完全摧毁,城头上已经看不见一个士兵了。

    整个寿春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街道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百姓们不顾一切地涌向了城门,守卫城门的士卒们挥刀乱砍乱杀,然而涌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毫无士气的士卒根本阻挡不住,索性加入了逃难的人群。

    多个城门都已经被打开了,骑兵们开始策马狙杀,整个过程就像打猎一般,荒原上到处都是奔跑的人群和策马砍杀的骑兵,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无数被踩的变形的尸骸。

    甘宁领着自己的卫队刚刚冲出了城门,迎面就撞上一队华夏军骑兵,一看到甘宁的旗号,这些骑兵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

    “全体都有!列阵!”一名骑兵少校扯着嗓子放声大叫,声音已经因为激动而变了调,“司令长官有令,活捉甘宁!杀……!”

    甘宁两百余人的小队伍中,骑马的还不到五十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士卒完全丧失了勇气,一个照面就被骑兵的冲锋打得粉碎,向着四面八方落荒而逃。

    甘宁则被骑兵们团团为主,当一柄长矛狠狠地戳在甘宁战马的脖子上时,甘宁一个倒栽葱直接跌在地上,还没等他翻起身来,后背早就踏上了一只重重的皮靴,随即两只胳膊被按在了身后,一副手铐“咔嚓”一声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起来!”

    一名骑兵一边粗暴地呵斥着,一边一把将甘宁扯了起来,因为角度的问题,甘宁的胳膊被扭的生疼,疼的他呲牙咧嘴。

    “鼠辈!竖子……”

    甘宁扯着喉咙破口大骂,率队突击的骑兵少校翻身下马来到他面前,左右开弓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甘宁的两腮立刻肿的像得了腮腺炎,连牙齿都被打掉了几个。

    “小兔崽子!你不就是那个锦帆贼吗?少在老子面前装x!”

    甘宁被揍的头昏脑胀,却还瞪着眼睛呜呜啦啦地怒骂,惹得那个少校勃然大怒,他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毒打,直到将甘宁打得看不出一个人样,声音也已经虚弱下去之后,少校这才来回活动着自己手腕,意犹未尽地下令

    “带走!”

    看着甘宁被拖着扔在了马背上之后,这个年轻的少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是军团长骂人的话最好,解气!”

    寿春的失守对刘备来说是灾难性的结果,他的地盘被华夏军拦腰打断,刘备的都城郯城已经正在变成一座孤城。而江夏、襄阳两个城池也失去了后路,春耕也被华夏军弄的无法进行,大批的百姓开始逃离家园,两城的守军士气都变得异常低落。

    虽然明知这么下去是一个什么结果,然而刘备对此束手无策,已经被逐出徐州的黄巾贼也趁火打劫,随着刘备兵力的收缩,这帮家伙再一次杀进了徐州劫掠,而许多徐州的百姓又一次被裹挟进去,一时间声势居然超过了从前,可谓在刘备的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

    甘宁被押进营中之后,他还一直给自己设计着那个威武不屈的场面,准备在见到华夏军那个什么司令长官的时候好好展现一下自己的英勇无畏。然而让甘宁大大意外的是,回营之后他就被直接关进了一个四轮囚车,除了到饭点时有人送些吃食之外,居然再没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搭理他,这顿时让他那颗骄傲的心颇为失落。

    本来么,自己作为一个很有名气的人物,还是一方主将,这要是放在诸侯混战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来劝降,就是拉出去斩首,也应该是兴师动众,就这么扔着不管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几天甘宁倒也不那么孤单,天天都有些士兵前看看,看看这个一次性处决六百余名华夏军骑兵的敌将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甘宁本来还颇为傲慢,然而被围观了几天之后,他也失去了继续摆谱的兴趣,整个人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经过几天的清理之后,华夏军部队开进了寿春,看着满目疮痍的城池,甘宁这才看清了寿春的惨状,也终于明白了坚固如雒阳那样的城池,为何会在短短的一天就被华夏军攻克。

    甘宁最终也没有等来他颇为期待的会面,华夏军的高级将领由始至终没有人见他,就在他已经被关得有些麻木的时候,终于有人前来过问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