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公输集团与公输军团

    沈渔夫完全认同公输孟启的猜测。

    因为他觉得公输元帅无所不能,元帅的判断肯定都是正确的。如果能够跟在元帅身边即使最终像孙樵一样离去,那也是莫大的荣幸。

    而公输孟启想的则是。

    如果儿时的沈渔夫都能有这样的奇遇,那么孙樵也应该会有类似的奇迹,并且孙樵还吸吮过“龙血藤”的龙血呢,那可是安神医说的能够起死回生的神物啊。

    改造完两艘大楼船已临近傍晚时分,海口港内围观的东桑人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一个海口港竟能聚集这么多人口,说明东桑国人口众多啊。

    公输孟启突发奇想,他让村上树用东桑文字写下几条横幅挂在改造后的大楼船上。横幅的内容是:

    公输机关,实现你心中的梦想。

    公输机关,让工作变得更轻松,让人生变得更美好。

    公输机关,公输神器。塞蓝世界,由我开辟。

    同时还在其中一艘大楼船上打出“人员招募”招牌,招募东桑人士加入公输集团。可以去公输国君的陈国谋生定居,也可以在“蓝级”大船上干事。

    招募细则及人员要求也一一罗列出来:

    第一,必须是自愿加入,男女不限。但已有家室的人需征得家人的共同同意。

    第二,必须是成年人。年龄十六至三十岁,不得虚报。

    第三,身体健全健康。最好能有一技之长。

    第四,符合上述条件的即可与公输集团签订合约,登船出发时预付五枚银币。

    第五,凡在公输集团认真劳作者保证其每月收入在五枚银币之上。

    村上树的文字功夫比嘴皮子更强,他只是奇怪为何要写作“公输集团”而非公输军团,那样不是更知名更霸气。

    公输孟启的回答则是:

    本王招人谋求的是自由发展,不是敌对作战。

    他确实是为了淡化公输军团的武力威胁,想以经济或是其他的方式在东桑开展更多层面的合作。

    因为东桑国有人口,有粮食,是一块很不错的试验田。

    不过后来德川立在看到这块公输集团的“人员招募”牌子时,恨不得立马砸碎它。

    这不过是公输孟启玩的文字游戏,无论是公输军团还是公输集团都是彻头彻尾的战争组织,而且后者是以更隐蔽,危害程度更深的方式在作战。

    只是普通的东桑民众可没有德川大将军那样的深刻认识,他们眼中看到的就是白花花、亮闪闪的银币。

    公输国君设计铸造的银币能旋转出七彩光晕。

    银币是诱人的,公输机关也是诱人的。

    夜色尚未聚拢,两艘“蓝级”大船已开启星光灿烂。四五盏照射灯的光柱齐聚“人员招募”的大楼船,照出一派高光辉煌的气势。

    只见楼船前是人头攒动,观者如潮,可真正能有勇气迈开脚步,登上大楼船来的却还没有。

    公输孟启也不着急,他让村上树和安道然一定要严格把关,宁缺毋滥。

    年龄不符不要,身体染病不要,家人不同意的也不要。

    在夜幕垂下之后,忽然有一大队衣衫褴褛之人排成两行向招募的楼船缓缓走来:一行男人,一行女人,大概有三百多人,每个人的双手都被绳子捆绑着连成一串。两旁还有十几个挥舞皮鞭,凶神恶煞的家伙催促着两行男女前行。

    奴隶。

    公输孟启皱起眉头。尽管他知道在东桑国买卖奴隶是合法的,大陆诸侯各国也都可以买卖奴隶,包括陈国。但他不希望以这种方式开启公输集团在东桑的首次人员招募。

    倒是村上树见来了大买卖,兴致一下高涨起来,正准备练练老本行和奴隶贩子砍砍价。

    谁知公输元帅却下达命令,公输集团不招募奴隶。让已经和奴隶贩子开始讨价还价的村上树顿时尴尬。

    亢褚良则领着一队士卒抬来粥桶,施粥给奴隶们,让他们吃了快走。

    村上树见状顿时公输元帅的用意,大声吼道:

    “行啦,行啦!人家公输集团仁义施粥,你们也别赖在这儿不走。瞧你们一个个可怜兮兮的,‘大岛仓’也发发慈悲把你们全都买下。走走走,去‘大岛仓’总店签订契约!”

    他领着奴隶们走出去没几步忽然掉过头看看安道然。

    “神医,刚才总店那边有个伙计搬运粮食摔伤了,要不您去给瞧瞧……”

    安道然绿豆眼一转,已然明白他的意思,点头跟了上去。这个二把手当得好,能够用“大岛仓”的招牌替公输集团办事,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蹦出个胡子拉碴的汉子,嚷嚷道:

    “奴隶不要,要啥有技术的,俺就一杀猪的单身狗要不要!”他原本不过是发发牢骚,吐词也有些含糊,估计就是东桑人也未必听得清楚。

    “要!”沈渔夫听清楚的,他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那杀猪的汉子寻声望去,沈渔夫苍白的脸没有任何表情。那汉子伸手从背上的背篓里抽出把杀猪刀,认真地比划了几下杀猪的动作。

    “这个你们也要?”

    哟,同行啊。亢褚良走上前去,拔出牛耳尖刀也比划了几下,嘴里还嘀咕了几句。对于这种行业内部交流,旁人是听不懂的。

    杀猪汉子眼睛突然一亮,接过亢褚良的牛耳尖刀和自己的杀猪刀做对比,轻轻触碰之下,杀猪刀立马折成两段。

    亢褚良微微一笑,收回牛耳尖刀就往回走。

    “唉!”杀猪汉子紧追不舍。

    沈渔夫伸手把他拦住,面无表情机械地说到:

    “上船先签约。姓名,年龄,家人……”

    “嗨!俺不会写字。叫大郎,二十八还是二十九,反正没三十,也没家人。”杀猪汉子急得跺足道,生怕亢褚良跑远了找不到。

    还好亢褚良已停下来等他。沈渔夫也很快,固定的格式填写上姓名,年龄,连家人一栏都可忽略。

    不会写字就摁了个大大的手印,流程就这么简单。

    额,不对!还有五枚银币。

    虽说银币本是启航离港之时才发,但亢褚良和沈渔夫都知道,杀猪大郎他绝不会携款潜逃。他也舍不得逃。

    杀猪也算一技之长啊!

    围观的人仿佛茅塞顿开,纷纷上前询问。

    尽管沈渔夫面色呆板,但他的解释很切贴,捕鱼,织网,种地,劈柴,只要认真干事就都可以算作技能,立马引得报名签约的人数量猛增。

    公输孟启忽然明白,村上树那家伙将技能二字写得太专业,把这些朴实的东桑人都吓住啦。

    沈渔夫的解释让招募的进度大为加快,而且他填写签约的速度也不慢。

    体检筛查的就只能由亢褚良,胡往,胡出,胡入,先做简单观察,等安道然回来后再甄别。

    安道然还没回来,德川立大将军就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