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碑林教

    在见到此情此景,周奇基本上就能够断定出来,卿云山,就是来自于魔神界。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也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既然自己可以从灵神界穿越而来,那么理论上,也一样有人可以穿越而来。这么看来,当年灵神界在封印魔神界魔头的时候,必然是出现了空间坐标上的问题,将他们“送”到了这里。

    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自己能够来到这里,也绝对不是偶然。

    这个时代是华夏国术历史上最为黄金的一个时代,也不是偶然。

    就是需要如此多的高手,才有可能抵御的了魔神界的这些残忍的魔头,还未必能够真的抵挡得住。不过,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们也没有神识。在这个世界,还不是绝对逆天的存在,只要实力强大,还是能够彼此制衡的。

    他如果他没有猜错,其实卿云山早就有了踏入丹道的实力。

    这个天赋,可以说是相当变态了。唯一不了解的是,其他的魔神界人,是否也有这样的天赋。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人类就真的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显然慕黄龙是在刻意压抑住卿云山的境界,不想要让他那么快的突破。

    卿云山再一次被周奇轰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堪堪停了下来。

    他想要再度站起身来,但是努力了好几次,还是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能够在周奇这样的攻击之下,还拥有这样的战斗力,他已经足够骄傲了。若是费俊也在这里,一定会气的吐血。明明两个人的境界一样,为什么实力相差的却是这么的悬殊,简直不科学。不,不是不科学,简直就好像是神话。

    卿云山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是他的目光,却仍旧紧紧盯住周奇。

    魔神界的人对于灵气,有着天然的敏感。而灵气,却又是灵神界人的标志。可以说这种彼此对立的情绪,已经深深印在了彼此的脑海之中。哪怕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刻在卿云山骨子里的东西,仍然存在。

    周奇缓缓地走了过去,来到了卿云山面前,自上而下,打量着他。

    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干掉卿云山,似乎是最好的结果,也是付出代价最少的结果。

    可他也明白,在这个人的身上,倾注了卿云海和慕黄龙太大的心血。如果就这么解决掉他,似乎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毕竟卿云山还没有真的做出十恶不赦的事情。如此矛盾的情绪,在周奇的脑海之中激烈地震荡着。

    忽然间,周奇蹲下身来,右手捏了个印决,按在了卿云山的小腹之上。

    卿云海和慕黄龙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因为他们相信周奇,不会去害卿云山。

    周奇捏得这个手印,并不是攻击的拳印,而是灵神界的一种封印手印,专门来进行封印所用。夹杂着自己的灵气和鲜血,在卿云山的小腹之上画了一个阵法。他画的很慢,但是却很仔细,额头上也出现了汗水。

    这个过程让卿云山感觉到了剧烈的痛苦,他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地了起来。

    当最终阵法画完,这个完全由灵气和鲜血组成的阵法,也露出了极为神秘的一面。在卿云山的肌肤之上闪烁两下,便完全消失在了其中,从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而也正是当阵法没入到卿云山的体内之后,他终于也停下了。

    他的双眼,从自开始的仇恨、激动、嗜血,慢慢冷静了下来。

    真正打动周奇的,就是那眼神之中,居然还包含着一丝感激,随后他便晕死了过去。

    “周奇小师傅,真的很感谢你,今天,我们欠了你一个人情。”

    卿云海对周奇敬了一个佛礼,热忱地说道“虽然刚刚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云山体内的某种东西,似乎是要被你给抑制住了。这真的很不可思议,似乎冥冥之中,你们两个就注定会被联系到一起。等我圆寂之后,也能够放心了!”

    周奇连忙摆了摆手,想要说什么,却被卿云海打断了。

    他摆了摆手,笑着看向周奇,“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的年纪这么大了,还是对自己的身体 很了解的。它坚持不了多久了,今后如果发生了什么,那么卿云山就拜托给你了!周奇小师傅,请你记住我的这句话,他,或许能够消除掉你身上,携带的上一世业果。”

    此话一出,周奇再度被震撼到。

    或许在卿云海他们的眼中,是上一世的业果。但是周奇知道,恐怕这份业果报应,所对应的是来自于灵神界。这么说似乎也没错,自己在灵神界活了一辈子,再来到这个世界,也就等于是上一世。而那份业果,自然也就是有关于魔神界的事情。

    发展到了此刻,似乎一切都重新对应上了。

    周奇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到周奇答应,卿云海显得很高兴。他拍了拍周奇的肩膀,便抱着卿云山走向了那个茅草屋。看着云海大师的背影,虽然有些蹒跚,但也还算是硬朗,不像是他所言的即将圆寂。周奇微微皱了皱眉头,倒是也没有询问。

    慕黄龙叹息着说道“周奇,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了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和卿云山这孩子,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很像。虽然我也不能十分确定,但就是感觉,你们将来会有很紧密的关联,走吧,今天这一趟,我们都没有白来。”

    周奇点了点头,便也跟着慕黄龙离开了这片竹林。

    在走出去之前,他的目光又注意到了那些开花的竹树。

    其实所谓“竹树开花为不祥”,不只是玄学,而是有着真的风水学道理和科学道理。

    竹树开花,其实是竹林将要衰败的特征。这就代表着,这片竹林似乎很快就要成片成片地腐朽了。而这,就不是什么依靠阵法就能够维持的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卿云海父子俩,又该去往何处,又该来往何方。

    今天来的这一遭,让周奇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看法。

    见到卿云山之后,他似乎能够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钱家的戒指,很有可能也是从来自于灵神界。那就代表着在自己来到地球之前,也有人来到过这里。他们在地球,又留下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历史进程?现在却无从探寻了。

    他唯一担心的事情,那就是类似卿云山这样的人,或者说是“魔子”,还有多少。

    这些人一旦密集出现,将会给社会带来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他们虽然没有神识,可身体素质却极好。而且在体内,或许也有类似于自己灵气的物质,也就是魔气。一般的武者,在同境界的情况下,基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像卿云山这样天赋变态的人,更是有资本和自己硬碰硬。

    “周奇,刚刚我就有预感,你的拳印,似乎天生就有些克制他们。”

    慕黄龙在路上说道,“我想了想,这大概也是你和杨懿这等人出现的原因。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和夏家老贼说过,但是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他不肯跟我合作,要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其实我想的是,最好,能够铲除掉‘碑林教’。”

    碑林教?这是周奇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顿时有些好奇地看向了慕黄龙。

    慕黄龙微微叹息,摇了摇头,“碑林教,是年后这段时间忽然间异军突起的新势力。如今明面上,一方是我为首的南方武林,一方是夏卜信领导北方武林。两边冲突不断,有着血海深仇。但是,现在还有个第三方的势力,那就是碑林教,他们……”

    听着慕黄龙口中的话,周奇顿时感觉到了无比惊诧。

    眼神之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既定出现的事实,已经成了气候。

    “所以,你应该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这是其他家族的族长所不知道的。”

    慕黄龙语重心长地吩咐起来,“我担心引起恐慌,所以才没有通知他们。问题是,就算是告诉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用,反而会引起了恐慌。我告诉你,是希望将来你好有所应对。在即将要开始的锋头夺镖大会上,或许,你的敌人又多了很多人。”

    周奇点了点头,如果事情真的如慕黄龙所说,那么他的确是要面对更多强有力的敌人了。

    而且他也有所预感,这个忽然间出现的碑林教,恐怕和“魔子”,有着某种关联。

    怀揣着这样的情绪,周奇重新回到了慕家老宅。

    慕黄龙当然没有真的让周奇洗衣服,而是两个人又交流了一会儿,周奇便告辞准备离去。在离开之前,他找到了慕敬天。两个人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现在又彼此惺惺相惜。在他来到这里之前,慕敬天就说要跟他单独聚一聚。

    给周奇倒了杯酒,根本不给周奇推辞的机会。

    他眼睛一瞪,严肃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一命,我总要谢谢你。而且通过那次生死考验,我已经堪破了生死玄关的第一寸。本来我觉得我应该能够胜过你了,妈的,结果一打听,你小子居然超过我一头,真他娘的是个怪物!”

    周奇苦笑连连,心里想着,等你见到了卿云山,就知道什么是真的怪物。

    两个人相视哈哈大笑,相谈甚欢。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又是半天的时间,直到晚上月明星稀,周奇才终于得以离开。

    其实他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是想要在这里再住几日的。

    但是在得到了有关于卿云山和碑林教的事情,他就怎么也放心不下,必须回去看看,调查调查才可以。可以说从今天开始,他很多的战略部署,都要重新来过。因为敌人,不只是夏家,还有一个碑林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