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永远不会懂

    谢怀宇想到再多的花言巧语被谢安在一句话完全梗在喉咙里,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事实胜于雄辩,他要是否认从来不曾做过,也要谢安在相信才行。

    谢安在的灵鹤镜镜面直指对准了谢怀宇,他的笑容更盛,也更冷“你以为娘亲这些年没有防备过你吗,她一点儿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收留了小珍,是想要给谢家一条退路,不是为了让你把小珍害死的。可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你的绝情。”

    “小珍!”谢怀宇的眼睛一亮,“她留了什么给你,我早知道她绝对不会这样简单的,你娘到底留了什么给你!”他边说边要把根本不知底细的东西抢过来,双手一翻,黑气布满了十根手指,“全部都是我的,谁也休想拿走属于我的。”

    “你太贪心了。”谢安在一声叹息过后,那只白鹤几乎与他心意相通,悲鸣一声后,向着谢怀宇扑了过去。

    谢怀宇不置信地低下头,看到白鹤在碰到他身体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完全被他的身体给吸收了。他惊慌失措起来,惊呼道“它去哪里了,你把它弄去哪里了!”

    “无凝烟是吧,强大的结界是吧,吸收无辜修灵者的镜魄占为己有是吧。没关系,不属于你的,我今天全部给你掏出来,还给本来的主人。”谢安在的双手捏诀,身后形成银色的结界符号,灵鹤镜脱手而起,正正好好嵌入了结界之中央,成为阵眼。

    谢怀宇大致看一眼,知道谢安在画下的结界和秦云行研究出来的谢家护院阵法如出一辙,他稍稍心安,谢家的护院阵法,他也是相当熟悉的,不至于会被一招击败。只是他再多看一眼,感觉到阵法在变,变得更加复杂多元化,灵鹤镜的镜光收敛,反而越来越黯淡无光了。

    “你为了要弑父,连自己的修为也弃之不要了吗!”谢怀宇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手脚不听从自己的指挥,好似身体里除了本尊,还出现了其他的主宰。他要把主动权抢回来,全身经脉变得奇痒无比,他挠又不能挠,抓又无法抓,一股才凝结起来的黑气散得彻底。他再要重新聚集起来,压根做不到了。

    很快,他连手指头抬起来都费力。谢怀宇很清楚是刚才那只飞入身体的白鹤作祟,那种痒应该是白鹤的羽毛刮擦所造成的。谢怀宇到了这个时候,才真正相信谢安在是要不计后果,与他彻底来个了断,他害怕了“儿啊,我是你爹,不管我做了什么,我是你爹!”

    谢安在双眼微微下垂,只当什么也听不见,他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翻转合拢,指尖向着谢怀宇所站的位置,厉喝一声道“破!”

    谢怀宇听到了撕裂的声响,有什么从内里把他的整个人给撕开了,他最后的意识是白鹤再次舒展开宽阔的翅膀,尖嘴向着天空长鸣三声,随即扑闪着翅膀在他的视线中飞向更高更远的地方,直到再也见不到一丝身影。

    夕霜同样听到了动静,她回头去看,看到的是谢怀宇整个人碎成了无数碎片,碎片中又夹杂着纯白的鸟雀羽翎,上下翻滚飞舞,煞是好看。她担心的是谢安在,着急要过去一探究竟。脚步刚动,尉迟酒把人给拦住了。夕霜没好气地呵斥道“我要去看看什么情况,你给我让开!”

    “死都死了,有什么好看的。”尉迟酒没有让步的打算,就是不让夕霜心里头痛快,“你过去看,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死了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夕霜本来要看的就是谢安在的安危,至于谢怀宇应该早就死了,在他当年身处天秀镇时被尉迟酒蛊惑成功的那一天就死了。

    “那个也活不久的,看到了只会让你难过伤心,何必呢。”尉迟酒嬉皮笑脸地要凑近些,旁边的韩遂根本不给他接近夕霜的机会,仙人过海镜朝着他的脸面直接砸过来。尉迟酒没料得韩遂会始终这样简单粗暴的手法,差点被迎面砸中,连忙又往后退了退,一脸无辜的样子,“我说的可是实话,不让她参与是为了避免伤心,明知道是不好的结果,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

    “你永远不会懂的。”韩遂在夕霜的肩头轻轻一推,“快过去看看谢安在怎么样了?”

    夕霜步子踉跄,没有回头,她知道韩遂会尽力为她挡下所有,哪怕是尉迟酒这样厉害的坏蛋,她也不会有所畏惧。

    等到夕霜跑着跑着,那些碎片仿佛在光线下很快融化开来,没有了谢怀宇,也没有了白鹤。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抱着灵鹤镜,面如死灰的谢安在。她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走到他面前“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我再也不会看到他作恶了,再也不会了。”谢安在的声音很轻很低,好像就在喉咙里盘桓着没有散开来,“我真的做到了。”

    “我问你,你对自己做了什么!”夕霜不敢上去摇晃他的肩膀,生怕他也会被摇成了碎片。谢安在的修为摆在那里,要想一招杀死谢怀宇的可能性极小,他必定是牺牲了什么,却一个字也不肯透露,“你和小珍之间还藏着什么秘密,我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谢安在露出浅浅的笑容,他抬起头来,见到的是泪流满面的夕霜,他似乎有所不解,微微侧过头来看着夕霜的神情“你为什么哭,我把他送回到镜川之底,和那些沉睡的修灵者不同,他需要在那里重新洗涤,总有一天会变成原先的那个人,再回来的。”

    “你为了一个坏人值得牺牲自己吗!”夕霜最想要问的就是这一句,谢安在的样子不好,很不好,哪怕他依然保持着笑容,夕霜也高兴不起来,“我知道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但我们更需要的是你好生生地活着。你看看,你看看,我们还剩下多少,你怎么能就这样做出决定,你想过我们该有多难受吗!”

    谢安在冲着她轻轻点一下头道“是我太自私了,我应该事先告诉你的。可我知道一旦告诉了你,你不会答应的,你会尽力阻止我,不让我这么做。可是不能再拖延了,他做错了太多,每一步,每一步,其实我该在更早的时候就加以阻止的,是我的过失。”

    “那只白鹤呢,我刚才明明看到有只很大很大的白鹤飞过去的。”夕霜的视线停留在谢安在的脸上,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细细的血线从他的眼角,耳孔不停地往下流淌,“那是你娘留给你的必杀技,放在小珍那里的。”

    “小珍很好,她要是当时把这招用了,她不会死得那么惨。她太听我娘的话了,我娘对她交代,这个要交给我,在她心里就是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用,包括她自己。”谢安在向着夕霜伸出一只手来,“你说得没错,必杀技,对付不了别人,只能对付我爹,对付谢怀宇。”

    当时,从小珍手中接过的时候,谢安在还没有生出要弑父的念头,他很是吃惊,为什么娘亲会早早地预料到有一天父子会相残,娘亲到底是从几时就开始做好准备的。小珍执意要他收下,说要是不收就是让娘亲死得不安心。谢安在收是收下了,却没有动用过。

    “你娘亲实则很厉害,她什么都猜到什么都想到,只有一点,她没有算到自己会死得那么早。”这个想法在夕霜心里滚动过太多次,要是秦云行还在,要是秦云行还在,谢家会是尉迟酒逾越不过去的一个坎。

    “那你告诉我,是谁杀了我娘亲呢?”谢安在的手心摊开,本来悬挂在半空的灵鹤镜落下来,落在他手中,镜面调转,送到了夕霜的面前。

    夕霜明白,这是谢安在查获的线索,是要给她看的,可她生出个念头,要把脸孔转开,不去看残酷的真相。

    “你看看吧,我已经看过很多很多次了。”谢安在难得很执着,“你都看看才好。”

    夕霜的目光落在镜面上,秦云行和小珍并肩而行,她们两个从甘家离开,正要回去。中间的一段和她原先知道的差不多,秦云行收到了一封短讯,上面是谢怀宇的留言,秦云行看过之后,脸色大变,心神不宁的。身边的小珍同样看起来很不安心,时不时要往前后张望。

    就在这个时候,无凝烟中的灵物出现。夕霜没有看这个,她看得分明是更远处,有个人影隐隐绰绰站在那里,那人也在看着秦云行和小珍。

    谢安在的手指动了动,镜面中的画面推近再推近,夕霜看清楚了那个人影的面容,她的双手一松,差点把灵鹤镜砸到了地上。这个人不是谢怀宇又是谁!这张脸方才在眼前灰飞烟灭的。谢怀宇没有亲手来追杀秦云行,他用的是另一种法子,让秦云行以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方法死去。

    等秦云行倒下,谢怀宇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推倒了小珍,手掌按在了小珍的头顶上。校准昏迷,秦云行的尸体与她几乎是并头而躺。

    谢安在收回了灵鹤镜,镜面已经变成灰扑扑的一团,擦都擦不干净,再不是夕霜以往所见清澈的模样。她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个时候,谢安在要听的绝对不是什么安慰的话,他在获知真相后,用自己的力量为娘亲报了仇。所以,无论他付出的是多大的代价,他嘴角边始终是带着笑容的。

    “我没那么容易死的。”谢安在大概怕夕霜太难过,给她一句安抚的话,“只是修为没了,要是能够活下来,我重头再练,你帮我把灵鹤镜再次锻造,好不好?”

    夕霜的嘴唇抖得更加厉害,最终吐出一个字来“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