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共榻

    炼化中,萧南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一把一把收集起来的普通魔法武器被他丢进玄武鼎内。一直以来,这些不断收集起来的武器远远多于他炼化时所消耗的武器。

    这本来是好事,可同时又给他心里留下了些阴影,这么多魔法武器藏在存储玉内,只要没有炼化尽,他都会觉得这是未了事,骨鲠于怀很不畅快。

    “还有那么多魔兽尸骸、妖兽尸骸,这次小悦通过她姐姐又收来那么多的灵兽尸骸,光炼化完现有的东西,按现在的速度,即使一刻也不停,很可能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他想到这里,不由暗自苦笑,“一刻不停?我又有几个时候不在奔波?又有几个时候是平静安适的?”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内心暗叹“唉,慢慢来吧。”

    如今,先别说身陷囹吾,被想置他们死地的上万敌人重重包围。最令他头疼的还是与几个女子的相处上。

    暂时他还能应对,但其间的尖锐矛盾,他却能明显的感受到,他也知道这矛盾所能引发出来的冲突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他喜欢陆渺莹的蛮横,喜欢卫双灵的高冷,同样也喜欢姜嫣的刁钻与执着,可要是把秉性各异的她们凑到一起,可不是只把喜欢这种情绪进行叠加那么简单。

    “还是荀悦好,温和的就像捧在手心里的小猫咪。可爱乖巧至极,从不挠人。”他好不容易感受到了这一丝温暖的阳光,突然又想到了小虫。

    他浑身一个激灵,他爱小虫,也最宠溺小虫,可小虫的脾性却没荀悦那么温良,反倒是像陆渺莹,甚至比她更急躁,更骄纵。

    他断开和玄武鼎的灵力链接,低头望向爬伏在自己大腿上的小虫。

    这段时间,她表现的有些怪异。她不再说话,神情也显得呆滞,除了对美食的高昂兴致以及几次对萧南下口发泄心中的不满以外,很少让人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萧南伸手去轻抚她的小脑袋,她不耐烦的把头一晃,身子一扭让到一边。

    萧南心里激情一荡,索性一把抓起她,凑到嘴边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强吻。

    小虫愤怒陡升,想探爪抓他,可又怕抓破了他的面皮,何况她又何尝不喜欢萧南对她如此?

    对于生活在花丛中萧南,她很是不满,可她又无可奈何。毕竟是她自己离开萧南去魔兽森林修炼的。

    一去就是几十年,几十年里能发生很多事。

    可令她想不到的是,萧南也太能折腾了——找一两个女子还情有可原,可他身边竟然有四个。

    小虫苦恼至极,所以这段时间里,她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修炼当中。

    她的修炼方式又与众人不同,她的修炼资源都存储在自己体内孕炼出来的龙珠里,且她父母在临死前也把各自的龙珠传入到了她的身体里。

    她父母的两枚龙珠里不但封印了无穷的财富,还有两人的神识。

    随着她魔法境界的提升,那两枚龙珠里所蕴藏的宝藏以及圣龙族独有的修炼功法也在向她逐渐开启。

    她每前进一步,那两枚龙珠都会毫无例外的给她以惊喜。

    此时,萧南对她好一番亲昵,她虽觉委屈但也任其所为。

    当萧南心满意足重新把她放在大腿上,她却有了使性子的心思,于是一个纵身她便到了洞外。

    “小虫,你要到哪儿去?”萧南向外喊了声。

    他皱了皱眉,知道不可能得到小虫的回应。

    眼睛望向仰躺在床的姜嫣,见她一动不动,呆望着洞顶,却有泪水溢出,好一幅绝美的哀伤画面。

    萧南连忙起身向她走去,“你怎么了?”

    同样,她也没有对他做出回应。

    萧南坐到床沿上,俯身向她,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你的伤好些了吗?”

    姜嫣闭上了双眼,有泪珠滚落。

    那两处创伤,反正她自己觉得,根本就不算什么。读书楼

    萧南收回轻抚她额头的手,接着却让嘴唇贴了上去。

    他感受到了她刹那惊吓过后的轻颤。

    这一个温热的长吻逐渐从她的额头往下移,直到她柔嫩香热的嘴唇,萧南也没有遭遇到她的推拒。

    萧南最终还是被姜嫣推开,因为他的手因一时忘情而失了控。

    “她们生气了,你也是用这招?”姜嫣望着眼前的他讥讽道。

    “我给你清洗伤口,重新换药吧。”对于这个不能回答的问题,萧南只好转移话题。

    “我服了丹药,暂时不用。”

    “嗯,你睡过去点。”

    “干嘛?”

    “我想躺会儿。”

    “不行!”

    “一直在炼化物灵,有些疲倦。”

    “你取个躺椅出来啊!”姜嫣有些脸热气喘的说道。

    “哪能有挨着你躺着好?”

    “她们随时都有可能进来。”

    “只是挨着你躺会儿,也不做什么。”

    姜嫣凝望着他,片刻后才轻声问道“你和她们……你和她们……。”

    “我和她们怎么?”

    “你和她们做了什么没有?”

    “做什么?”

    姜嫣瞪着他恨声道“你!你说做什么?你知道还故意反问!”

    萧南咧嘴一笑,“我对她们做了什么,就对你做了什么。”

    “真的?我不信!”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

    一阵对望中的沉默过后,姜嫣偏过了头,闭上了眼,也把身体往床的一边挪了挪。

    萧南躺了下去,刚开始,他倒是显得很绅士。

    异性的气息最能让人躁动不安,同样也最能让人的身心舒缓平静。

    只是片刻后,萧南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无意之间的一个翻身,他的手却正好搭在了姜嫣那坚挺的胸前。

    姜嫣眨巴着眼睛,哭笑不得,想要拿开他的手,又怕惊醒了他。

    一个多时辰里,躁动不已的她只好忍耐着,只为维系着身边人极其舒适的平静。

    直到陆渺莹、卫双灵和荀悦三人说笑着同时闯进。

    “他困了,睡着了。”姜嫣面红耳赤的拨开萧南的手,讪讪的对三人道。

    她这一举动却没有让萧南彻底醒来,迷糊中的他似梦呓般的嘟哝道“真好睡。”

    随即他的整个身体便更紧的向姜嫣贴去。这是人性的本能,人总是会向适宜感官、愉悦感官的地方靠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