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华夏四公子

    丹卡身体一怵,慕辰这家伙又想干嘛,他每次脸上洋溢着这样笑容的时候准没有好事。

    慕辰不知道丹卡的想法,他知道又不会更改他的决定。

    只见慕辰缓缓的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布包裹着的东西。

    这又不是斗牛,慕辰拿出黑布做什么,陈军等人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慕辰这小子想要做什么。

    慕辰嘴角上依旧是诡异的笑,他缓缓的打开黑布,不急不慢的从布里面拿出一根银针,当他手里面捻着这根银针的时候,他嘴角的弧度更盛了。

    慕辰想做什么,他不会想用这么一根银针就想让倔强的丹卡招供,这也有点太不可思议。

    哪里是不可思议啊,这简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慕辰拿出的银针,唐小浠的表情很是奇怪,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了慕辰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丹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哪里不对劲呢,唐小浠想了想,暂时想不出来,不想了,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说不定不经意间就有答案了。

    慕辰看着丹卡,露出诡异的笑靥,这笑靥看起来像是和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在打招呼一样,但是在丹卡的眼里面慕辰就是一个魔鬼。

    要是欢欢在这里她就会知道,只有当慕辰真正动怒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慕辰是讨厌暴力的人,所以他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但是,这个公子在有些人眼里可是有些猥琐。

    比如唐小浠,张梦瑶,上官欢欢,赵素敏,甚至是西克鲁那个女人都觉得慕辰是一个坏家伙。

    慕辰当然不知道他在这些女人心中都是什么印象,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很不要脸的说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唐小浠一脸鄙视的看了慕辰一眼,这小子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到底靠不靠谱。

    丹卡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到了这一步死亡已经没有什么好恐惧的,何况慕辰也未必会放过他,只是他可不认为慕辰会让他这么轻松的死去。

    生不能做主,死亡也不能做主,这是普通人和一般武者都有的悲哀,有时候慕辰也在想,那他们拼命努力的在修炼意义何在。

    “你要杀便杀,要刮便刮,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你别痴心妄想从我嘴里面套出什么话。”丹卡索性把心一横,淡淡的说。

    有意思,慕辰没想到这个卡丹也算是有骨气的人,他倒是有些欣赏他了。

    不过这也难不倒慕辰,慕辰别的本事不见得有,他是专治各种不服。

    “杀了你,你也不会说一个字的。”慕辰的嘴角上依旧露着淡淡的微笑。

    “你知道就好。”丹卡冷冷的说,事已至此,他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你想死很容易,可是就这么让你死了,那不是太便宜你了吗?”慕辰那抹奸诈的笑更盛了。

    “你想怎么样。”丹卡看到慕辰邪性的笑,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这是来自心底的恐惧。

    “你马上就会知道。”慕辰冷冷的说。

    慕辰撵着那根银针反手往丹卡头上一插,丹卡已经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这不是一般的疼,而是深入骨髓的痛。

    慕辰插到丹卡头上的这根银针是经过了两极之地采取的极水和极火处理过的,插在丹卡头上的位置也是人体的死穴天灵,虽然吸血鬼和人类可能不一样,但是这穴位大致应该是相同的。

    丹卡忍不住浑身裹成了一团,这实在是深入骨髓的疼,而且不仅仅是疼痛那么简单,现在丹卡的体内有两股自然能量在对抗仿佛随时都可以爆体而出。

    一股极热和极寒两种能量在体内交织,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丹卡头上不断的有汗往下落。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在发生着某种变化,他的身体变得好像比之前大了一倍,后背竟然生出来一对翅膀,最为让人感觉到诧异的是他嘴上的两颗门牙竟然变得如钢铁獠牙一般。

    现在的丹卡倒是长得像电视剧中恐怖的吸血鬼,这需要多痛苦才能让他抑制不住体内的能量而变身,慕辰也太狠了吧。

    陈军他们也是吸了一口冷气,这家伙手断也太残忍了吧,不过丹卡是残害华夏花朵的禽兽之一,就算不是也是他们的帮凶,对于这样的人,陈军他们也没有什么同情的。

    “怎么,你还不打算说吗?”慕辰嘴角上扬的诡异的弧度,声音还是那么冰冷。

    “算,算你,你狠……”丹卡头上不断有汗珠涌出来,他痛苦的已经不能连贯的说话了。

    这个丹卡可是比慕辰想象中的还要硬气。

    慕辰拿出另一根银针,看来非要逼他出动杀手锏才行。

    慕辰手里面拿着银针,轻轻地丹卡的脚底下摩擦来摩擦去,看起来就好像是给丹卡挠痒痒,这小子不会真的在给他挠痒痒吧!

    陈军等人看着慕辰的眼睛变得有些异样,这家伙在搞什么,难不成是在给他做足疗。

    这丹卡又不是女人,这一招有什么用,如果丹卡是女人的话,兴许这一招还管用,可是这一招对丹卡这种雄性动物一点用都没有。

    慕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妨再加点料。

    慕辰的银针不断在丹卡的脚底板划过,他看不清他的骨骼和脉络,只好用这种方法不断的寻找他脚底的穴位。

    慕辰的银针在丹卡的脚底部,蜷足时足前部凹陷处,约当足底小脚趾到中指之间的位置,脚趾缝纹头端与足跟连线的前与后交点上,这里大概是涌泉穴所在处,也是足少阴经所在处,主心脉。

    慕辰在这里偏向小脚趾的部位一针扎下,他确定这里是丹卡的“死穴”,丹卡额头上不断有冷汗流下。

    “跐溜”这可是疼在心里了。

    都说十指连心,这种疼可是钻心的疼。

    一般人的手指是和心经联系到一起的,而吸血鬼他们则是足少阴经连着心经,这是个秘密。

    这样都能被这家伙看出来,他真的只是慕家的三公子吗?

    如果仅仅只是慕家的三公子的话,他的实力为何如此恐怖。

    谢林峰是结拜的老大,人称谢家大公子,向林天向家二公子,慕辰慕家小公子,沈南曦,沈家小公子。

    他们并称为华夏四公子。

    zhutianzhixiandigui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