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凌家要绝后了

    

    “哪里奇怪?”凌潇潇或许是心思单纯,或许是真的没往别地方想,但是春梅不同,她是从小丫鬟做起来的,没点心思能一步步熬到给凌潇潇当贴身丫鬟吗?

    

    知道的多,自然想的也多。

    

    “奴婢不敢说。”

    

    凌潇潇皱眉,“让你说就说,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吞吞吐吐的吗?到底哪里不对,是不是那个小白脸医术不行,就会哄骗我堂哥是不是?”

    

    红梅摇了摇头,眼中带着羞怯,“不是那个,比这个更严重。”

    

    “更严重?难不成那个小白脸不懂装懂,还想给我堂哥下毒,想要害死我堂哥不成?”凌潇潇幡然起身,一副急的要冲出去阻止似的。

    

    春梅见状,赶紧把人给拉了回来,“我的郡主啊,我说的不是这个。”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凌潇潇急的跺脚,眉头紧蹙,“快说。”

    

    春梅见状,也不敢羞羞答答了,“郡主,王爷是个男人,那个小白脸不男不女的,看着比男人还要秀气,如今王爷又这么向着他,又是吃他做的饭,的又是出钱出力给他开铺子,您说……”

    

    春梅毕竟是个下人,冒犯的话不敢说出口,只是用手那么比划了两下,凌潇潇张大了嘴巴,然后又被这个惊恐的消息吓得紧紧的捂住了嘴巴。

    

    主仆二人四目相对,久久说不出话来。

    

    凌潇潇吞咽了下口水,“不会吧?”

    

    “奴婢也只是觉得,也只敢跟您说这些,”春梅努力的压抑着语气中的酸涩,“郡主,您想想,之前连宫里御厨做的饺子小王爷都不吃,我就不信他一个黄毛小子还能比御厨做的好吃,王爷都给吃光了,而且他还不给您做,只给小王爷做,您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还想什么呀,”凌潇潇觉得就是这个样子了,“宋姐姐那么个大美人,对堂哥的心思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可堂哥就是装糊涂,我还以为他是怕自己好不了,不想连累了宋姐姐呢,想不到,他竟然喜欢男色!”

    

    凌潇潇捶胸顿足,“完蛋了,完蛋了,我们凌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了,要绝后了。”

    

    春梅看着这样的小郡主,也觉得不知道说这么了,这个时候是关心凌家绝不绝后的问题的时候吗?

    

    小郡主,您跑偏了……

    

    叶小花在作坊里的时候,陈管事不可能一直跟着她,何况陈管事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他堂堂王府管事,整天当跟屁虫,像话吗?

    

    派了别人跟来,做事就不像陈管事那么上心了,心思也不够深,叶小花随便给他指派个什么活,他就去帮忙了,毕竟王府里的人都知道叶小花现在可是王爷跟前的红人。

    

    没人看着自己了,叶小花就坐在人来人往的铺子门口,后头的人正在往作坊里抗砂石,等到弄好了,她先按着配比试验一下,调配好,再让他们去烧制就行了。

    

    不过等的天都快黑了,也没等到人,叶小花觉得这跟大海捞针没啥区别,还是得想办法主动出击。

    

    当时那个小哥哥走的时候也忘记问了怎么着他,要是他在的话就好了。

    

    然而……

    

    就在叶小花发愁的时候,老天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喊声,神仙小哥哥出现了。

    

    他手摇着折扇,一袭白衣,看起来多了些纨绔的贵气,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

    

    叶小花见到他就跟见到了救星似的,既然是有求于人,脸上自然是堆满了笑意。

    

    凌慕辰也是在家里憋的太久了,早就想着出来透透气,虽然把事情都交给下人去处理了,可他还是很关心也叶小花说的天花乱坠的玻璃能否做出来,并且,他很想第一眼就瞧见,分享者着她的喜悦。

    

    叶小花对于凌慕辰的出现,倒是没什么怀疑,纨绔公子,逛这种地方,那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凌慕辰因为自小就病着,除了亲近的几个人外,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就算他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没人认得出他是谁来。

    

    而且还有人传言,凌慕辰久病成痨,人瘦的跟骷髅一样,都脱相了,简直不能看。

    

    外头的人很难把他这个贵气逼人,英俊潇洒的公子跟那个病秧子小王爷联想到一起的。

    

    至于凌王府内的人,他绕着走不就行了。

    

    何况,一般的小厮,那也是没见过他的面的。

    

    所以这会儿的凌慕辰,可以说是有恃无恐的。

    

    叶小花看到他就迎了上去,也不多客气,“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我的家人?”

    

    “又想用那一万两银子威胁我?”

    

    叶小花嬉笑着,“怎么是威胁呢?是商量。”

    

    凌慕辰笑而不语,“那得本少爷高兴了。”

    

    “你想怎样?”叶小花的眼神移向了远处,而那个方向是男人们都爱去的寻欢场所。

    

    凌慕辰收起手中的折扇,敲了下她的脑袋,“小小年纪,这么龌龊,瞎猜什么呢?今天本少爷想要逛逛这条街,买点东西,你陪着我逛高兴了,我就想办法让你见到你的家人。”

    

    “不能惊动那个凌小王爷,不然……”

    

    “不然我那一万两银子又没了是不是?”凌慕辰摇摇头,早就料到她又要拿那意外拿两银子说事儿了。

    

    叶小花笑了两声,“你说你看样子也不像是缺钱的人,我赚钱也不容易,干啥要坑我的银子呢?”

    

    “我喜欢,我乐意,再说了,你少给我这儿哭穷,你那葡萄园一年能赚多少银子呢?还有葡萄酒,葡萄干,我都懒得说你,明明是个富婆,还装穷鬼,丫头,你要是不贪财呢,也不会被凌小王爷困住不能跟家里团聚了。”

    

    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叶小花觉得她爱钱没错啊,只是这次有点失手了嘛。

    

    “你到底是谁?”

    

    前一刻还有说有笑,下一刻叶小花突然正色了起来。

    

    幸好凌慕辰早有准备,不然还真容易露馅,“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小花一脑门的黑线,“你都要从我这里拿一万两银子了,好歹也告诉我你是谁吧?不然以后我怎么找你。”

    

    怕是想着怎么拿回一万两银子吧,凌慕辰没有戳破她的小心思,“你想找我,去观京楼就行了,我姓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