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哈利德的誓言

    林永江看着化为光点消散的封能锁,目光闪过一丝疑惑。

    “为什么不是重新化作源代码,而是直接爆开,是被用到耐久度几乎耗尽了吗?”他心道。

    他虽然心中甚是不解,不过口中依然平静道:“你可以先离开了。”

    文黎脸上尽是笑意,刚要转头离开,便身子僵住,随后尴尬的看向林永江。

    他脸上挤出几道笑容:“林管事,方能怎么修炼呀?”

    “哈哈。”林管事哈哈一笑,“好,我教你。”

    一段时间后,文黎怀疑人生的回到了逍遥殿殿主之地,也就是上次那个“天然”矿室。

    “怎么会这样。”文黎心中非常慌。

    就在刚才他以不会而学习能力强的幌子,光明正大的修炼方能,本来他以为最少能够恢复到原来的境界才对。

    谁想,却是无法修炼,他的身体如同竹篮,外界方能如同水,他每次想要将外界的方能纳入体内时,却没有一丝在他体内停留,全部流逝而出。

    “难道我以后将失去方能了吗?如果这样的话,我体内方界的箭白要如何才能出来,他又会不会由于方能的消失而死亡……”

    一时之间,文黎想到了很多失去方能后,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顿时心中一首凉凉响了起来。

    ……

    “大公子,快跑!”

    梦漠林氏本家内,一个房室里,一个中年人忽的从床上弹了起来,脸上异常惊慌失措。

    不过等他发现周围环境十分安全,他所谓的大公子也不在的时候,这才冷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人砰的一声,撞开了门,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锋剑,你没事吧。”

    “大公子,我没事……”

    锋剑傻傻的看着一脸焦急,直接撞开门,来到他身前的林世安,心情异常复杂。

    林世安刚才刚好拿着乘着水洗脸盆,要走过来开门,然后为锋剑擦洗身子的他,但听见锋剑的一声大喊时,东西瞬间扔掉,然后火速直接撞开门,跑了进来。

    在之前,文黎就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体内方界和其他人的不一样。

    别人只能存放死物,而他能够存放活物,这是最大的不同,除此之外,其他人如果把乘水而不密封的桶、盆放进体内方界,就会变成两种物品。

    而水这种东西,会在体内方界不断冲刷,被碰到的东西,都会持续降低耐久度,最后直接损坏。

    所以这也是,林世安为什么是用手拿着乘水的洗脸盆的原因。

    “大公子……”

    锋剑说到这里,就没有了下话,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世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锋剑,上次多谢了,你能够醒过来,实在是太好了。”

    林世安心中有很多话,但是最后也就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不,大公子,这是我应该做的。”锋剑义正言辞道。

    林世安脸上一笑:“不敢如何,你都是我这辈子最信任的人了,我这条命也是你给的,你如果……什么时候要,说一声就好了。”

    “大公子!”锋剑脸上一慌,急忙起身然后冲林世安跪了下来,“锋剑不敢,锋剑绝对不敢有丝毫谋害大公子之心啊。”

    林世安连忙握住他的手,将其扶了上来,严肃道:“我相信你的忠心,不过我刚才那些话,也绝不是玩笑。”

    锋剑看着林世安的清澈的双眼,嘴巴张了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二公子,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林世益的房间内,一名他的贴身奴仆认真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现在?虽然我已经差不多已经就是未来的家主了,不过林世安毕竟还活着,我心中不安啊!”林世益紧皱的眉头忽然一松,“对了,林永江现在是不是我们的人了?”

    “对,是的,二公子。”贴身奴仆点头道。

    “嗯……既然如此,我要你现在去让林永江将文黎派过来为我所用,我有大用。”

    “是!”

    贴身奴仆应声退下。

    “呵呵,林世安……你的运气不可能永远这么好的!”林世益脸上狰狞一笑。

    与此同时,远方的林世安看着锋剑喃喃道:“锋剑,我有预感,以后的生活,不会在平静了,你还愿意陪着我吗?”

    “我愿意,大公子!”锋剑大声回道。

    “嗯,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林世安笑着点头。

    ……

    “圣子大人,前方就是云漠城了。”

    “好,全速前进。”

    在丁沉之后,圣云城圣子,亲自请求前往查看云漠之地,猎杀者的实况,此时他们已经将要到达云漠城。

    只是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一人面露担忧之色。

    “可是圣子,快天黑了,夜晚赶路好像不太安全。”

    圣子瞥了他一眼:“无事!听我的就好。”

    “是!”

    闻言,那人不敢再多话,只得应声退下。

    只是在他们没有发现地方有一只穿着衣服的僵尸正在默默地看着他们。

    ……

    “文黎,你的封能锁?!”

    在一次吃饭时,哈利德看见文黎脖子上应该拥有的封能锁不见了踪影,顿时心中大骇。

    “没事。”文黎淡淡一笑,然后将他拉到一旁无人地,“我现在已经以失忆之身成功混入林管事那边,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想很快二公子林世益就会把我带回本家。”

    “殿主,这是为什么?”哈利德疑惑道。

    “具体的……我和你说一遍吧,免得你对我有猜忌之心。”文黎笑道。

    “属下不敢!”哈利德低下头道。

    他现在如同一个被戳破心思的小孩一样,不敢抬头看文黎。

    文黎面色平静的将所有事情经过告诉他后,说道:“就是这样,之后,我会以另一个身份,破开矿场解救你们,到时我就是真正的逍遥殿主!”

    哈利德问声,浑身一震,兴奋道:“是!殿主!”

    “嗯,这里的纪律就交给你去管理了,我相信你的能力,以后我逍遥殿将来可能不止一个你们一个势力,但是你们将会是最重要的!”

    哈利德看着文黎,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殿主,我哈利德在此起誓。

    只要殿主您信守承诺把我们救出去,那从今以后,我哈利德生是逍遥殿之人,死也是逍遥殿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