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包围被破

    “请君入瓮”

    “对。”

    “君子又不傻,比你还聪明,你说让他进瓮,就进瓮?是不是傻。”

    “”

    秦修文满头黑线,忽然升起想要暴揍酒玫瑰的想法,这个女人不仅是个贪财迷,还是个杠精,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在她身上,秦修文丝毫看不出横行东北的杀手酒玫瑰本身具有的气派,反而体会到了一种百变的感觉,似乎有多重人格,忽然之间就变了一个人。

    “听传言说,酒玫瑰早年经历不顺,是后来才成名的,她该不会是因为受到刺激,成为一个多重人格分裂患者吧!”

    秦修文在心里面嘀咕,多重人格分裂,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神经病患者。

    酒玫瑰还不知道秦修文就在那边腹诽她,十分不满意秦修文对计划的起名“况且,日本人也是君子么?你不如说一个请鬼子入瓮。”

    “不要,太难听了。”秦修文一口回绝,想都不要想,这个名字,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是哦,不怎么好听。”

    酒玫瑰这时也发现了,总感觉这个名字不如秦修文起的好听,顿时间有些失落。

    “好了,到了。”

    这时候,秦修文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仰头看向前方。

    “该怎么做?”说到这里,酒玫瑰停顿了一下,非常认真的看着秦修文“提前说好了,秦老幺,别的东西都可以给你,但钱不行。”

    酒玫瑰坚决摇头。

    秦修文微微无语,点了点头,不愿和这个贪财的女人多说什么。

    “你喜欢就拿去,我不要。”

    秦修文甚至都怕酒玫瑰知道自己不是穷鬼后,惦记着自己,毕竟这个女人的表现真的是非常够可以的。

    “开始吧!”

    秦修文岔开这个话题,在他看来,在这个时代能用钱解决掉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因此,对他来说,钱够用就行。

    “计划呢?计划呢?”酒玫瑰迫不及待的问,或许在她看来,这些日本特务都是移动提款机,对待起来,特别的兴奋,难以抑制。

    秦修文把布置的一些细节和想法尽数告知,并不耻下问的向酒玫瑰请教一些问题,一点都没有透露出骄傲自大的表现。

    听过之后,酒玫瑰陷入沉默,最终只能对秦修文竖起大拇指,一脸的佩服“秦老幺,你真不愧是一个小人,真够阴的。”

    “过奖过奖,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而已。”秦修文对待酒玫瑰阴阳怪气的夸奖只是淡淡一笑,放低了姿态“还要多亏你的帮助,不然这个计划也不会这么轻易和完成。”

    酒玫瑰这下可算是知道秦老幺这个比她机智的家伙为什么要向她询问问题了,原来是暗地里挖坑让她跳,把她拉下水。

    酒玫瑰气的皱了皱鼻子,秦老幺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一肚子坏水,都要流脓了。

    酒玫瑰幽幽的说,对秦修文的不满,日月可鉴“秦老幺,你这么活下去,绝对不得好死。”

    “说的好像是咱们这种人能够寿终正寝似的。”秦修文哈哈一笑,觉得这句话有些好笑。

    酒玫瑰气急“你是你,别扯上我。”

    秦修文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还不是一样?同为杀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踩到钉子了。”

    这年头,不论是好人、坏人,都很难长命。

    杀手这种走在生死边缘的人,甭管实力如何,说不定哪天,人突然就没了。

    酒玫瑰别过头,说不过秦修文。

    秦修文哈哈一笑,然后突然止声“该,开始了。”

    “好的。”

    酒玫瑰打了个哈欠,眼睛却是明亮了许多,集中精气神,准备上了。

    先前,两人虽然是在争吵不休,但也并非全是本性冲突,多多少少有些刻意成分在内,想要降低大战之前的紧张感。

    与日本特高课作对,这和之前可不一样,两人堵住后路,也就意味着从暗中走到了明面上,特高课可不是异于之辈。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特高课,如果你们真的有本事,不妨从我这个被你们培养多年的弟子手中活下去。”

    “”

    在军事情报处联合行动队伍的进攻下,特高课不断的有人员在折损,举步艰辛,但特高课在目前,终究还是胜过军事情报处的特务组织,这种生存环境之下,他们做出的反击尤其惊人。

    相比于特高课所遭遇的损失,军事情报处联合行动队伍的人员损失更大,但因为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对军事情报处联合行动队伍的影响,寥寥于无,不如特高课那般到了生死都受到了威胁的地步。

    当然,军事情报处本身的损失不多,相比之下,特务本身的综合能力就在此时彰显出来了,帮派的人别看是一脸的凶相,但放在这里,不说是活生生的靶子,也差不多了。

    临场反应相当笨拙,对于特高课的特工来说,就像是一只乌龟在挪身,受到损失最大的就是帮派了。

    其次才是乘务警员,乘务警员人数不多,他们的职业在威慑方面的作用力比较高,平时也没有接触过实战,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军事情报处的特务们对于其他两方势力的损失相当漠然,专心致志的对待着特高课,从布局到实施,没有任何的变动。

    帮派、警察,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有一个充当火力加重的价值,或者说是一个炮灰的作用。

    军事情报处的特务联络走动,始终保持着原本的计划,就像是一张偌大的渔网,逐渐的进行包围,收网。

    宋德生稳坐在最安全的后方,他在军事情报处的身份非同一般,又是这次行动的主要人物,当然不可能以身涉险,只需要统领行动就够了。

    “特高课,你们根本逃无可逃。”宋德生听过属下的报告后,冷哼一声,转身望向窗外,眼神闪烁,杀意交织。

    在他看来,特高课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跳下火车逃生。

    但宋德生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便是特高课跳下火车,军事情报处也会追杀,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缩进包围圈,特高课的人一定不止这些,恐怕一些重要人物正在暗中筹划着逃跑的计划,加强警戒。”

    宋德生已经对局势有了十足的了解,特高课能够做出的选择不多,他务必要把所有的选择都给封死,让特高课进入真正的绝路。

    特高课的特务领命,正欲保证,却突然听见一阵变得激烈的枪声,顿时脸色一变,望向宋德生。

    “组长”

    “发生了什么变故。”

    宋德生也是一惊,神色凝重的站起身,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来不及多说什么,赶紧带着人赶过去。

    火车车厢的末节,一名军事情报处的特工见宋德生到来,赶紧跑了过来,身形狼狈,还带着伤势。

    “组长”

    宋德生驻足,瞳孔收缩,看着满目疮痍,难以数计的血腥和弹壳落入瞳孔之中,血腥味、火药味涌至鼻端,顿时令他太阳穴上的筋一跳一跳的,缓了一口气,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那名军事情报处的特工低下头,满脸的愧疚“对不起,组长,我们对特高课的力量评估严重有误,他们的人比预估的最大人数还多出五人,且潜伏已久,又是偷袭”

    宋德生挥手打断他的话,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直接说结果。”

    “特高课的一部分人马,已经突破了包围圈,进入了其他车厢。”

    宋德生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心中感觉十分难以的置信,特高课在成为瓮中之鳖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破局,怎么可能

    换了一口气,宋德生顾不得责怪,问道“可派出人追踪?”

    军事情报处的特工松了一口气,赶紧回答“已经派出六人小队尾随进攻,拖延他们的速度。”

    宋德生闭上眼睛,一瞬间后睁开,说道“车厢里面这些被抛弃的特高课特工,全部处理掉,不,留下几个活口,等待审讯。”

    宋德生一直觉得今天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巧合,发生战斗的速度太快,连个试探的准备都没有,直接就出了人命。

    以宋德生对特高课的了解,他们不会冒然行动,以免惊动了目标,他们的野心很大,会锁定一个目标,潜伏起来,进行布置过后,直接出手。

    例如,中央党务调查处的遇袭,就可见一二。

    而今天,就像是刻意如此一样,有失于特务组织的水准,给人感觉就就像是街头流氓在斗殴一样。

    相互看不对眼以后,很突然的就出手了。

    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然后动了真火,扬言要灭了其全家。

    类似于特高课、军事情报处这种数一数二的谍报组织,什么时候做事会如此低级了。

    宋德生想要活捉特高课的特工,不仅是想要了解特高课的情报,也是想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做局。

    宋德生想到了那个可能是军事情报处的男人,第一个目标锁定的就是他,只有他看上去最有可能。

    其次,就是被列为追捕目标的付元明,斧头帮百乐堂堂主付元明,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也不是什么没脑子的蠢货,说不定这样的事情,就是他干的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付元明就厉害了,能把几方势力玩弄于手掌之中,岂能是简单人物。

    “是,组长。”

    众多军事情报处的特工赶紧领命,宋德生没有责罚,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也在心中立志要戴罪立功。

    “空余下来的人,全部参与追杀,其他人在解决后,也要立刻跟上,不得有误。”

    宋德生放下了心头所想,立即安排人马进行追杀,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甭管是不是有人做局,特高课的人,必须要死。

    “是。”军事情报处立即整合人马,进行追杀。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宋德生还是把帮派势力、警察的人给拉上去了。

    “特高课,你们今天绝对没有活路。”宋德生咬了咬牙,转过身命令贴身的下属,说道“你们找找看,中央党务调查处还有没有幸存下来的活口,帮助他们救治一下。”

    “务必要准确的证明身份,不能让其他人混入其中,明白了么?”

    “属下明白,请组长放心。”

    “嗯,去吧!”

    宋德生看了一眼特高课突围的一侧,没有停顿,也是跟了上去,杀意凛然。

    特高课、军事情报处是大仇,处于敌对关系,且终生都不会改变的那种,先前的和平相处,无视对方,都是为了军令所做的克制。

    若不然,秦修文也不会这么简单的算计成功。

    秦修文在两者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帮助他们打破勉强维持的和平共处,充当一个催化剂的作用罢了。

    他们两方势力,早晚会互相动手。

    此时。

    日本特高课的行动组长春日俊彰带领着突围成功的属下,正在逃命,想要甩掉身后的追兵。

    可火车就中间这么一条路,他们再怎么跑,又能跑到哪去。

    “该死,不要让我找到暗中算计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家伙,不然,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春日俊彰气喘吁吁,心中破口大骂。

    不同于宋德生的猜忌,春日俊彰可以肯定,暗中一定有人在针对他们日本,拿他们日本做局,想要让他们全部去死。

    这一次,日本特务组织遭遇的危险简直不要太多,内务省除了铃木花相,全部折损。特高课也就只剩下了这十多个人,其他人都在军事情报处联合行动队伍的包围圈里面,不知死活。

    春日俊彰在心里面骂骂咧咧的,恨欲发狂,但在这种时候,他除了埋头逃命,别无他法。

    “中了枪伤的人,就在后面断路。”

    后面那些军事情报处的家伙追的紧,春日俊彰咬了咬牙,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留下受了伤的人,为身体完全的人争夺时间。

    “嗨依!”那些中了枪伤的特高课特工脸色一白,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微微驻足,领下命令。

    其实,这样的结局,他们之前就有所准备了。

    “怪只怪那个算计我们的家伙。”春日俊彰也不想这么做,这可都是他费尽心力培养的亲信,这次损失太大了“如果不是因为有人算计,我们解决了中央党务调查处,再逐个击破,他们早就是我们的手下亡魂。”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军事情报处的到来,春日俊彰不觉得如何,凭借特高课的力量进行周转一二,再动用事先准备好的举,完全具有以少胜多的能力。

    但帮派力量、火车上的乘务警员来的太快了,这么多的人,特高课再如何筹备,也不具备一打三的实力,只能逃命。

    “春日组长,我们留下,希望您回去后,能让我们的名字流传下去。”

    “大日本帝国,会记得你们的。”

    中了枪伤的特高课特务停下脚步,望着春日俊彰等人离去的背影,默然不语的转过身,面对追杀而来的军事情报处特工,已经是心存死志。

    “杀!”

    “杀!”

    双方一言不发,直接展开喋血的战斗,瞬息之间,就有人命流逝。

    这个时候,春日俊彰也进入了一个新的车厢。

    危险,也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