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之前能从黑袍人的影响中清醒,不是林尘精神灵魂有多强大,而是魔方金手指察觉到他有生命危险而自动护主,后果是积累的两百多点造化能量消耗大半,现在已不足一百的造化能量。

    造化能量消耗有严格的标准,消耗的越多代表面对的危险越大,只是破开黑袍人的能力就消耗了近一百五十点,这是他前所未见过的,由此可见这黑袍人有多危险,还呆在这里,只怕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林尘不敢再有贪心,果断决定离开这里,看了不远处同样逃出来的杜飞宇一眼,转身就走。

    杜飞宇看到他离开,咬了咬牙也准备转身,便听到谷中传来的邪恶声音:

    “杜飞宇,以永恒之塔的名义立誓,助我挡住他们,待吾收回失落的力量,这个世界的一切尽皆归你,包括世界意志。”

    刚转身的杜飞宇一顿停下脚步,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仔细感应着什么,少倾脸上浮现笑容哈哈大笑:

    “前辈早点立誓也不至于被围攻,这个交易我接了。”

    话音一落,他张口一吐飞出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篆,这符篆是他老祖宗直接炼入他神魂之中且已经支付过代价,不会计算于他的降临收获之中,他双手合十向符篆一拜,高声喊道:

    “孙儿有请老祖出手!”

    符篆大放光明,无穷金光炸开,化成一个浑身被金光笼罩的苍老道人虚影,苍老道人环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已现出真身的黑袍人身上眉头一皱,又转身看向远方眉头更皱,低头看了一眼欢喜的孙儿叹了口气,手中拂尘一抬,刹那间整个黑风熊怪部落所在数平方公里范围的虚空被凝固起来。

    不但是正在围攻黑袍人化成的一尊恐怖邪物的诸位议员,远处城外战场,山岭巨人脱手凝固于指尖的巨石,就连林尘以及杜飞宇的手下等降临者均是被生生凝固于空气之中,就像是整个战场除了杜飞宇与黑袍人外所有一切均是化成了一块巨大的琥珀。

    此时的黑袍人已完全化出原形,是一个高达三十多米的人形生物,但没有常人的手脚,而是下身是一圈章鱼的弯曲触手撑着身体,肩部生长着十几条粗大的触手,一层黑焰在体表燃烧着,隐约还保持着人形的面孔依稀能看出是个男人,头顶光秃无发,只有一个个孔洞,从中喷出一股股宛如实质的黑焰如蛇般在来回晃动。

    他向老道虚影一礼,数条触手飞出,一连串砰砰闷响打在围攻他的议员高手身上,生生从凝固虚空中打飞,就像是从坚固的大地中强行打出一个个通道砸向四面八方。

    无人能承受他正面一击,数位二阶强者均是吐血倒地,无法动弹。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尊未知存在打飞围攻自己的议员后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身下触手一弹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

    林尘同样被凝固无法动弹,只能听到远处传来的愤怒咆哮,以及惊天动地的邪恶能量波动,哪怕虚空被凝固也未能彻底隔绝。

    如果没猜错,这尊未知邪恶存在已经与千魂首交上手了,同样如此恐怖的邪恶力量,只有这尊未知邪恶存在与上古邪物千魂首了。

    “p的,这次难道要阴沟里翻船?”

    林尘心中疯狂的沟通永恒之塔,想沟通永恒之塔回归,可惜在束缚状态下哪怕沟通到永恒之塔也无法回归。

    另一边杜飞宇先向老道虚影一拜:

    “孙儿拜谢老祖!”

    老道虚影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这个世界的生命之树虽然已经被腐化,但其本质还在,将其挖了带回去,将其返本归源,可重炼出一枚生命之种,再加上这个世界残余的世界本源,可再次催生出一颗生命之树,有了这个,加上老道的脸面,你可勉强达到拜入各大圣地内门弟子标准。”

    说到这老道环视一眼四周,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也有一些聚世界残余气运的气运之子,将其收服也算是一股助力,有一定培养价值,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想培养就培养,不想培养在前期也凑合着用,等回归来找我,本道有事要嘱咐你。”

    杜飞宇再次拜下:

    “孙儿尊令!”

    缓缓起身,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欣喜,大步来到谷中央,目光一一扫过所有人,大声说道:

    “臣服于我,或者死!”

    林尘能感觉到杜飞宇的目光也扫过自己,知道杜飞宇说的也包含自己,心底一沉,犹豫起来。

    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局,要么臣服于杜飞宇,要么死。

    这个臣服可不是口头说说,而是以永恒之塔的名义奉别人为主,是无法反抗的,否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他在犹豫之时,那兽人血怒已经做出了决定,兽人本就信奉强者为尊,老道那宛如神祇般的力量折服了血怒,他毫不犹豫的向杜飞宇拜下,奉其为主。

    有他带头,另一个臣服的议员是那个人类圣骑士,老矮人,精灵,总共五位议员臣服于杜飞宇。

    每接受一尊达到二阶的议员臣服,杜飞宇脸上笑容都更盛一分,他很快走到双头食人魔面前,不过当他看到双头食人魔另一个头颅上的邪恶气息,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与可惜,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被邪物腐化是非常难以清除,哪怕是神祇仙人想要清除都要大费一番手脚,杜飞宇能获得老祖宠爱而赐下一道力量符篆,但不代表能求老祖大耗功夫帮手下祛除腐化痕迹,或者说这个双头食人魔在他眼中的价值还达不到让老祖出手的地步,所以他看了一眼双头食人魔并没有让他臣服,转身离开代表放弃。

    紧接着他又来到被黑袍人打成重伤的腥红女皇面前,眼中露出惊艳之色,特的上前伸出手来,说道:

    “臣服于我,我能救你。”

    腥红女皇此时重伤早已无当初的女王般容姿,但绝色容颜仍在,她抬头看了杜飞宇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却没说话。

    杜飞宇颇有些不甘心,又说道:

    “你若不臣服于我,在这个世界没人能救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