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黑袍人恐怖的真面目

    在库尔曼酋长的要求下,最高议会会议在黑风熊怪部落后山召开,与会的除了已经到此的七位最高议员,还有库尔曼酋长以及黑风熊怪部落现在的第一萨满,在外面还有一支精锐的熊怪勇士卫队。

    林尘与杜飞宇到来,第一眼便看到了与诸位议员坐在一起的黑袍人,他看了一眼杜飞宇,杜飞宇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黑袍人,瞳孔中突然浮现一层淡淡的金光。

    正与老矮人低声聊天的黑袍人突然猛的一顿,黑袍猛的鼓起,黑袍下一截黑色触手刚弹出又被立即强行压下,黑袍人猛的抬头黑袍罩帽下亮起两团幽黑漩涡,散发着奇异的力量。

    林尘正准备指认黑袍人的异常,但刚准备开口,却是说不出口,好像有股强大的力量在压制他让他说不出话来,明明心中清楚却无法言语。

    透过那幽黑漩涡,他看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极端邪恶意志正在冷冷盯着自己,无法形容的力量牵引着他的意识缓缓向深渊漩涡堕落,宛如堕向无底深渊。

    “舛舛,小小虫子也敢破坏本座的好事,真是自寻死路!”

    令他头晕目眩意乱神迷蕴含着恐怖邪恶的声音在耳旁回荡,林尘听得清清楚楚,但无任何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向深渊坠落。

    不止是他,山谷之中,黑袍人站立在半空中,一圈圈透明波纹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位于谷中诸位议员及精英熊怪勇士位全都被这股力量所影响,俱都怔立于原地一动不动,一脸的茫然。

    除了杜飞宇,他浑身浮现一层淡淡的金光挡住了黑袍人的力量,是唯一保持清醒的人,此时在他耳旁传来一个诱惑的声音:

    “小子,看在你背后存在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与本座配合杀死隐藏在生命之树下的上古邪物千魂首,本座只要上古邪物,除此之外这个世界的一切全都是你的。”

    杜飞宇面露艰难之色,说道:

    “不知前辈大名,为何认识家祖。”

    黑袍人的声音响起:

    “不要问那么多,本座只问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感受黑袍人有些不耐烦了,杜飞宇心中微颤,赶紧答道:

    “晚辈”

    话还未落,突生异变,本即将被吞识意识的林尘身上突然涌出一层无形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迅速扩散,将从黑袍人身上涌出的无形波纹一扫而空,被影响的诸位最高议员瞬间清醒,短暂的迷糊之后立即反应过来,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黑袍人身上,离黑袍人最近的老矮人怒喝一声,不知从何抽出一把雷光闪烁的战锤猛的砸下。

    “轰!”

    虚空中一圈耀眼的雷光炸开,迅速扩散至整个小山谷,林尘只感觉一股酥麻的闪电扫过全身。

    那雷锤狠狠砸在黑袍人身前,幽光陡的炸开,雷光与幽光碰撞,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两者接触处炸开,化成一股狂暴的冲击波横扫整个山谷。

    紧接着愤怒的腥红女皇张口一吐,一缕绿光飞出冲天而起,‘砰’的炸开化成一张直径数百米的巨大蛛网从天而降挂在虚空,腥红女皇飞起落在蛛网之上,娇喝一声,一头秀发猛的炸开,一根根发丝迅速暴涨拉长,很快飞出数百米远至山谷边缘洞穿山石,瞬间将整个山谷覆盖化成一个蛛丝王国,而她则是这蛛丝王国中的女皇。

    处于这蛛丝王国中的腥红女皇变得若隐若现像是隐身一样,连那蛛网也是若隐若现,他高据于中央,伸出一根修长手指勾住一根蛛丝一弹,虚空中响起一声清脆的颤音,黑袍人身前幽光‘砰’的一声被打出一条白印在剧烈抖动。

    这时已变身完毕的兽人首领血怒提前一把车轮重斧猛的跃起,脚步在虚空中连踩腾空而起,林尘隐约看到他踩过的地方有一条条丝线在晃动,几步便冲至黑袍人身前一斧劈下。

    就在同时,另一位精灵议员手一晃一把还长有树叶嫩芽的弓箭出现在手中,一支银光闪烁的箭矢搭在弓上,当弓弦缓缓拉开,虚空中无形的力量向箭矢汇聚,银光闪烁的箭矢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化成一支耀眼的光箭,如闪电般一闪即逝。

    “轰!”

    光箭后发先至,于血怒一斧之前射中黑袍人面目,光箭嵌入幽光之中剧烈颤抖,紧接着血怒狂怒一斧劈下,又有双头食人魔阿喀隆与阿库隆两兄弟双手抬起合握,一团暴烈极不稳定的火球在双掌之间迅速膨胀,以火球为中心的虚空都被扭曲,双头食人魔双掌抬起狠狠砸下,蕴含着暴烈气息的不稳定火球迅速飞向黑袍人。

    数位议员强者同时出手,黑袍人终于坚持不住,身前幽光猛的炸开,一股漆黑的气浪以他为中心迅速扩散,一个前所未有的邪恶声音从迅速膨胀的气团之中传来: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话音一落,从漆黑气团之中突然伸出一条粗大的触手,如生长的树苗一般迅速伸出上百米长,浑身燃烧着漆黑火焰从天而降,密布虚空中的蛛网触及浮现,又寸寸焚烧崩断。

    位于蛛网中央的腥红女皇见此娇叱一声,十指连掐,一股绿光沿着头发迅速蔓延至所有蛛网之中,本隐于虚空的蛛网全部显形燃烧起绿焰,她又双臂连挥,大量蛛网移动位置汇于一起形成一条条粗大的蛛网而力量大增,生生挡住了垂下的触手。

    然而,这只是一条触手而已,随着黑袍人不顾暴露出真面目,一条条触手飞出落下,每一条都需要一位议员全力以赴才能抵挡。

    林尘此时早就跑远了,这种级别的战斗他根本插不上手,随便一条触手飞落都能活活砸死他。

    逃到谷口远远望着混战的山谷,林尘脸色惊疑不定,在犹豫是否现在就回归。

    这黑袍人明显不是他们之前要对付的上古邪物千魂首,而是另一尊未知的邪恶存在,实力同样是强大无比,数位议员全力出手才堪堪挡住,如果再加上上古邪物千魂首,大地之城一方根本不可能挡住,他们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