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出发

    削灵剑剑身轻灵柔韧,正适合许含用。

    可现在的问题却是,她的武功底子基本都给耗光了。

    小时候她身体不好,许柳舟倒是会督促着她去练功,后来她渐渐长大,不耐烦练功,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往还会应付一下许柳舟时不时的抽查,直到之前她被刘艺然推下楼昏迷后,便连查也不再查了。

    卓沁得知她两年前摔下楼昏迷了许久,前几个月又中箭受伤,便一心想拉着她教她几招防身术,许含自是不乐意。

    “姑姑,我今天过完年,明天初一我就要出发前往北地九州,就算你要教,我要学,这点时间也学不了多少。不如等下次我去海营找你,你再教我吧!”

    卓沁转念一想,便也只好作罢。

    “你去北地九州可是为了救灾?”卓沁侧头问道。

    许含点头应道:“如今北地九州遭遇雪灾,正是缺人手之际,娘亲已经答应了我去北地支援的请求。”

    卓沁闻言,十分诧异地回头看向许柳舟,后者正独自饮着酒吃着菜。

    今日大年,卓沁又从海上归来,许柳舟便吩咐了厨房整治了满满一桌的好酒好菜。许柳舟向来不爱吃饭时让下人侍候,今天的年夜饭便在隔壁的屋子里摆了两桌给下人们聚餐。

    此时隔壁正吃得热闹,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都能听到那边的说笑声,而这边三人围着满满一桌的饭菜,却显得冷清了许多。

    “北地有难,去帮帮忙也没什么关系。”许柳舟淡淡吐出一句。

    卓沁当即朝她比出了一个大拇指,朗声长笑:“大帅,当初我追随你出生入死的时候,你可是恨不得把含儿都系在裤腰带上随身带走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舍得放她独自一人北上!”

    而且还是北地那个荒蛮之地。

    卓沁暗自补了一句,可是她扫了许柳舟一眼,对方把她心思看得一清二楚,便放下酒杯,深深地看着许含,解释道:“她如今也有十七岁了。想当初我十七时,早已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到了百户位置。我若再不放手,往后我要是不在了,她又要怎么办?”

    见她一脸无可奈何,卓沁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今天大年,你说这等丧气话作甚?来来来,喝酒喝酒!”

    那一晚许含来到这里以来喝的酒最多的一次。半醉半醒之间,她感觉自己被人抱起放到了床上,而后那人还在自己床边坐了一会儿,叹息一阵才离开。

    第二天,许含从宿醉之中醒来,摸着头自床上坐起,哑着嗓子喊来了小陆。

    自素琴素景留在伊人坊做事后,许含再没留内侍了,连小陆也极少侍候她穿衣。

    “小姐,你醒了!”小陆推门进来,见她正在摸摸索索地穿着衣服,忙走过来帮忙。“小姐,卓姑姑今天天刚亮就离开了,走之前还交待我等你醒来,要交件东西给你呢!”

    “走了?”许含一听,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了,“天亮就走了?她去哪儿了?”

    “她回海营了。”门外传来一声回答。

    “娘!姑姑走,你怎么也不叫醒我?”许含抱怨道。

    卓沁送了自己一把削灵剑,她还没回赠礼物给她呢!原以为她大年赶回来怎么也会留下来住上一两天,没成想竟然天亮就离开了。

    许柳舟并没有回应她,只是双眼深深地看着她,淡淡说道:“现在已经是辰时,再过一个时辰陈光文就要出发了。如果你随她一起,便早些收拾收拾,过去汇合吧。”

    许柳舟说得很平淡,要不是那双眼睛出卖了她,许含还以为她恨不得自己拿把扫把把她赶出门去了。想想自己来到这里两年,这个便宜娘亲既爹又当娘的,真是操碎了不少心。

    她嘻笑一声,巴拉了上去,挽起了她的手臂笑眯眯地仰头朝她说道:“娘,你放心吧!我可是有我爹护佑着呢,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不,从楼上摔下没摔死,中箭也没事,如今还是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现在她北上不过是去援救,还能出什么事?就算昨晚许柳舟推断是对的,大焱现在也不惧鲁国。何况,她还不一定上得了战场。

    许柳舟唔了一声,如果是往日,她这般男子一样的模样定会惹来她一顿说道。可想着一会儿她就离开了,心一软,便只深深地吸了口气,拍了拍挽着自己的手,嘱咐道:“我给你安排的长玉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别让她离开你。带着她,我才放心。”

    长玉?许含疑惑地回想了一下,自从自己把于红于青放到后斋后,许柳舟就将长玉派到了自己的身边,她长得极普通,她见了她好几次才记住她样貌,身材高高瘦瘦的,和于红于青有些不大一样,话极少,除了问到她时,她才偶尔应上一两个字。

    现在听许柳舟如此郑重地交待自己,她顿时好奇了起来:“娘,长玉是什么人?我瞧着她……和以前你派给我的侍卫有些不大一样。”

    许柳舟却只是似是而非地回了她一句:“影卫里的人,你以后就会知道。”

    两母女难得的二人时光被守门的小侍匆匆打断。

    “夫人,陈大人派人过来,问小姐是否跟随车队一起走?”

    “是!”许含闻言高声应道。

    “陈大人还说了,车队巳时即可整装出发。”

    “去回复那人,就说我在北城门那里等她。”

    绵州城有四道城门,此时运送物资,走的正是北城门。

    巳时正,绵州城的北城门两边挤满了人。今日正是大年初一,城里的人原本都会赶去城南郊外的大佛寺上香,但听闻捐送北地的物资今日起程,便又纷纷挤在了城北观看。

    许含在离巳时还有一刻钟的时候就过来了。

    许柳舟骑在高头大马上送她离城,这一去,与在潞州城不同,潞州与绵州相隔不远,发生什么事很快就能了解。可北地隔着一条黄河,又与鲁国相临,这样的天时与地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陈光文骑着马与许含汇合后,便打头带着车队往城门外走。装着衣物的马车一共有八辆,装着米粮的车队共有七辆,还有三辆是车队的日常用品。

    许含这次也骑马,并未带马车上路。

    就在分别之际,许柳舟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正要说话,城门外突然闯进一个斥侯,他骑着快马一路奔驰而来。

    许含心下咯噔一声,暗道:该不会是出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