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四章:韦天真朔方行

    午时刚过,天空中又有一艘飞艇落在航空站。

    席君买一行人下了飞艇后,立刻登上准备好的车辆离去。

    临出航空站的时候,席君买回头朝正在卸货的几个工人望去。

    其中一个箱子由两个力工抗下飞艇,落地的时候,顶上的盖子晃动了一下。

    席君买见状,嘴角微微上扬,又想起家中待产的李云裳,收回视线,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去。

    此时,躲在箱子里的韦天真一脸委屈,摸了摸撞疼了的额头,差点没哭出来。

    不过,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声,不然自己很可能会被送回长安。

    猫着腰侧卧在箱子里,韦天真脑海里满是席君买躲进男厕时留下的背影。

    愤愤的想了一会儿,心道下次碰到,一定要他好看。

    这时,箱子忽然左右晃动起来。

    韦天真绣眉微蹙,摸着黑起身,偷偷打开了箱盖子,探头看了一眼,眼前出现的景象,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同时,浓烈的好奇心攀上心头。

    只见一条宽阔无比的大道上,一辆辆造型奇特的车子快速行驶着,而之所以奇怪,则是这些车子竟然不用马儿拉动,就能够跑得飞快。

    韦天真忍不住直接掀开盖子,站起身来,环顾一圈。

    才发现自己也在一辆奇怪的车里,车顶没有帐篷,四面只用很矮的挡板拦住货物。

    而车前赫然是一个小车厢,透过窗口,能看到里面有一个人正握着一个圆盘,车子每次转弯的时候,那个人都会提前转动那个圆盘非常神奇的一幕。

    “这里就是朔方吗?”

    韦天真脸上露出一丝天真的笑容,看着四周的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有趣。

    扭头朝身后看去,紧跟在后面的一辆车里,忽然探出一个头来。

    那是一个中年汉子,此时他一脸惊愕的看着站在车斗后面的韦天真。

    韦天真也看到了他,吓得她一脸心虚的要躲进箱子里。

    可是,那开车的中年汉子随即朝她友善的招了招手,并大声喊道:“小姑娘,你这样很危险啊,下次想要坐车,可以到物流司找我,我带你兜风呦。”

    韦天真双颊通红,抿着嘴朝他敛衽一礼,算是感谢。

    吱的一声,快速行驶的车子忽然踩下刹车,韦天真来不及站稳,一个跟头摔进了箱子里。

    那开车的汉子见状,吓了一跳,赶紧也踩了刹车,见是到了城门口,车辆临检,急忙开门下车,跑了过来。

    “小姑娘,你没事儿吧?”

    韦天真摔得不轻,主要是吓的,有些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扶着箱子站了起来:“我,我没事儿,哎哟”

    说着,手肘一阵剧痛传来,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那汉子见了,赶紧说道:“别逞强了,赶紧出来,我带你去神医阁看看,你这小姑娘也真是大胆”

    韦天真蹒跚着跳下车斗,心虚的看了一眼汉子,见他兀自唠唠叨叨说个没完,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心中暗自庆幸,朝汉子颔首一礼,道:“不用了,谢谢大叔,我自己可以的。”

    中年汉子见韦天真婉拒自己好意,也没有强求,而是再三嘱咐她一定要去看看,免得落下了病根或者伤疤,还好心指明了神医阁的位置。

    韦天真得知去神医阁看病不用花钱,想了想,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言明自己进城了马上就去看看,然后再是好一番感谢,才在汉子的注视下走进了朔方城。

    刚刚走进城门,一股与长安截然不同的氛围便扑面而来。

    街道整洁,楼宇成排,密密麻麻都是人,但给人感觉,一切又都是井然有序的。

    两侧的水渠清澈见底,几个孩子拿着自制的玩具船,在一旁嬉戏玩闹。

    韦天真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精彩,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长安疯传的那些谣言,如今在她眼中一一明验,而此情此景,据说还只是朔方外城。

    抬头朝大道尽头望去,韦天真对传说中的朔方内城,愈发期待起来。

    不过,眼下先去那个神医阁一趟要紧,自己的额头和手肘可疼得不行呢。

    韦天真消失在人群中不久,城楼上,两个女卫相视一眼。

    “那人便是队长要咱们保护的人?”

    “应该是她了,看穿着打扮,也是出身不凡,只是不知为何”

    “好了,别管那么多,让姐妹们跟紧点便是,大娘子马上就要为席家添丁了,这个节骨眼不能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懂吗?”

    “是!”

    “来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鲜出炉的烤红薯,吃一个管饱,吃两个你能进山打老虎。”

    “看一下咧,看一下咧,何氏酒楼大厨亲传的油炸薯条,好吃又实惠”

    咕噜噜!

    韦天真走了几步,街道上到处都有商贩们卖力的吆喝声,琼鼻抽抽,香气飘飘,才想起来,自己早上生闷气,已经半天没吃饭了。

    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韦天真委屈巴巴的看着身旁一处卖红薯的摊子。

    那瓦瓮里烤得发黑的红薯从中间掰开,金黄的红薯肉让人忍不住垂涎三尺。

    “老人家,你这红薯怎么卖?”

    韦天真是见过,也吃过红薯的,但长安的红薯金贵,当初她能吃到,还是进宫的时候,韦贵妃特意让人留了小半块给她尝鲜的。

    所以,在韦天真的潜意识里,红薯是十分珍贵的食物,售价一定不菲。

    不曾想,那卖烤红薯的老汉愣了愣,好奇的打量着韦天真,见她额头红肿,脸上还有一点点污渍,便暗自猜测韦天真是某个带户人家与家人闹变扭的大小姐。

    本着结个善缘的想法,老汉拿起半块红薯递给韦天真:“小娘子饿了吧,来,这个给你吃。”

    “这”

    韦天真看了一眼老汉的打扮,虽然没有补丁,但衣料普普通通,一看就知道是普通人家。

    “这不妥吧,老人家放心,我有钱的。”说着,韦天真伸手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玉手镯。

    大户人家的公子和小姐出门,从来是不带钱的,但她们身上的饰品就是钱,这一个玉手镯怎么说也值个十几二十贯了,想来买个红薯应是够的吧,韦天真心中暗自揣测。

    那老汉被韦天真此举吓了一跳,急忙摆了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老汉我找不开啊。”

    “找不开?”韦天真刚想接过红薯大快朵颐,闻言,手上的动作只能收回。

    老汉苦笑着说道:“是啊,这红薯才三文钱,您这手镯一看就老金贵了,老汉我怕是把家里的红薯都卖给你,也是不够找的。”

    “三文钱?红薯这么便宜的吗?”

    韦天真满脸惊疑,还记得当初姑姑说过,她是好不容易才从皇后娘娘那里要的两块红薯,那种骄傲的神情,就好比姑姑要来的不是红薯,而是什么天材地宝不死药一样样的。

    老汉见她神情错愕,自笑着解释道:“一开始卖得可贵了,后来种的人多了,价格就渐渐降了下来,如今一斤约莫七八文钱而已,小娘子看来对这些都不怎么关心,不是老汉说你呐,你爹娘养你不容易,一家人没有说不开的矛盾,吃了这红薯,赶紧回家去吧,不要让你爹娘为你担惊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