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劝言

    肖千羽嫁给蔡商君之后,与蔡商君在醉梦城待了几天,就要随着蔡商君回到都城,进入蔡家,自然也要把云帆带在身边。

    云端和凌楚也在醉梦城留了几日,打算与肖千羽和蔡商君作伴,一起返回都城。

    他们几人到了都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肖千羽看了一眼云端和凌楚,有些难为情道“对不住了,这次我不能跟着你们了。”

    云端笑了笑,道“你嫁人了,自然要跟蔡公子生活在一起,希望你在蔡家能够过得开心。”

    蔡商君笑道“云兄弟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千羽受到任何委屈的。”

    云端点了点头,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云帆一眼,虽然他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名义上的父子,而且云帆又听话可爱,云端这几日与他相处,对他颇为喜欢,

    肖千羽看出了云端的意思,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亏待这孩子的。”

    她说完,对云帆道“给你爹娘说再见。”

    云帆闻言慢慢走到云端的身边,抱着云端的大腿不肯撒手,云端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跟在师父身边好好听话,我还会来看你的。”

    凌楚也蹲在了身上,伸出手擦干云帆眼角的泪水,看着他一脸悲伤,不禁有些难受,柔声道“爹爹说的对,只要你听话了,到时候我们就来看你。”

    云帆闻言问道“娘说的是真的吗?”

    凌楚嫣然一笑,伸出小手指和云帆拉钩道“娘不会骗你的。”

    肖千羽慢慢把云帆拉到身边,对云端道道“好了,就此别过吧,记住你说的话,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回云家村和凌姑娘成亲,别让凌姑娘苦苦等你。”

    云端看了凌楚一眼,心中一暖,道“放心吧,这件事情因我而起,亦当由我来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履行对凌楚的承诺。”

    几人分别之后,云端带着凌楚径直前往将军府,守卫看到云端后,立马对云端道“云护卫,大将军吩咐了,若是你到了将军府,便直接去军部见他。”

    云端点了点头,对凌楚道“你先去将军府,我不久就回来。”

    他说完,骑马直奔军部而去,军部的人一见到云端,便立马把他迎到了里面,孟璋正在大厅看书,见到云端之后,屏退左右,道“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

    孟璋把书放下,领着云端朝军部的大狱走去,一路上穿过层层守卫之后,终于到了大狱。

    军部大狱阴冷潮湿,云端刚走到大狱门口,便闻到了一股臭味,连忙捂住口鼻,孟璋却一点也不在乎,直接走了进去。

    他们穿过许多牢房,许许多多的囚犯在牢里悲鸣惨叫,见到孟璋之后,有的不住求饶,有的破口大骂,孟璋面无表情,置若罔闻,只是带着云端往里走。

    云端看着那些囚犯,问道“这些人都犯了什么罪?”

    孟璋淡淡道“他们犯了什么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待在这里面。”

    云端问道“他们是穷凶极恶的人吗?”

    孟璋淡淡一笑,道“穷凶极恶的人,你觉得我会留着他们活到现在吗?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他走到一处牢房前面,指着里面,对云端道“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没有让他们吃苦头。”

    云端握紧拳头,走到牢房前面,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见几个穿着白色囚衣的年轻男子绝望的靠在墙上。

    其中一人见到云端以后,突然就对另外几人大叫着,兴冲冲的朝云端冲了过来。

    云端站在牢房外,冷冷的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刚才那名年轻人原本一脸狂喜的看着云端,但一看到云端脸上的表情之后,就知道云端心里不高兴,忙吓得后退在一边,不敢再说话。

    一个少年始终靠在墙上,双眼始终看着牢房上面的通风口,一直没有看云端一眼。

    云端并不管另外几人,只看了一眼那个少年,冷冷道“小五,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那个叫小五的少年冷哼一声,道“怎么?故意来看我们的笑话吗?我们现在是阶下囚,以你和孟璋的关系,只要一句话,我们就可以死无葬身之地,要杀便杀,但若是想让我开口求饶,劝你还是省了这个心。”

    云端原本心中愤怒无比,但听了小五的话之后,怒气反而淡了许多,他叹了口气,道“在你眼中,我云端就是这样的人吗?”

    他说完,慢慢坐在了地上,幽幽道“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投到政部,更知道你们为什么要与我为敌,你们几个人从小就欺负我,眼看我出人头地,心中不服气,便想混出一片天地,证明你们不比我差。”

    小五闻言,脸上抽动一阵,道“你说的虽然不错,但也不全对,我虽然讨厌你,但也从来没有刻意与你为敌,投到政部,是因为我喜欢政部的高官厚禄,不像军部的人虚伪可憎。”

    云端讥讽道“你自以为政部的人会重视你,殊不知你们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你们被抓到军部来,他们可从来没有担心过你们。”

    另外几个年轻人闻言,都是一脸悲愤,后悔不已,云端对他们道“你们如果真的想出人头地,完全可以跟随大将军,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只要你们保证,出去后不要再做政部的走狗,我就向大将军求情,放你们一条生路。”

    那几名年轻人闻言似乎不太敢相信,转念一想之后,立马高兴的不停点头,道“云端,只要你放我们出去,我们发誓,再也不会和你作对,老老实实过日子。”

    小五闻言怒哼一声,骂道“一群贪生怕死,没志气的东西。”

    云端淡淡道“你们知道吗?其实我根本就不想救你们,如果不是凌楚劝我,我是不会来见你们的,任你们老死于此。”

    小五听完,冷笑道“你明知道那个女人是个不祥之人,却还把那个她带回村子里,你有替大家想过吗?为了一个女人,你甘愿把整个村子的人搭上去吗?”

    云端听完没有说话,他知道小五已经听不进去自己的任何话,只好无奈叹息一声,慢慢朝外面走去,任由刚才那几个人在后面苦苦求饶。

    孟璋听到了云端和那几个年轻人之间的对话,见到他一脸愁色的走了出来,笑着问道“怎么?救还是不救?”

    云端看着孟璋,心中拿不定主意,道“我不知道该不该救他们,我们出自同一个地方,他们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也是因为我,我心里不忍心看他们死,但是如果放了他们,我又害怕他们继续助纣为虐。”

    孟璋摇了摇头,道“我压根儿也没指望你会同意我杀了他们,所以才把他们留到了现在,你听我一句话,心慈难得,心软却是致命的弱点,尤其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道。”

    他说完,拍了拍云端的肩膀,叹了口气,道“你回去吧,这几个人,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放他们一马,但绝不会再有第二次,你是我孟家的大恩人,他们和你作对,我孟璋不会坐视不理的。”

    云端看了孟璋一眼,谢道“多谢大将军。”

    孟璋笑道“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云端回到将军府之后,把狱中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凌楚。

    凌楚有些担忧地看着云端,道“你是一个性情淡泊、不好与人相争的人,我不想你因为我变得冷血无情。”

    云端安慰道“你放心好了,只要别人不来招惹我,我是绝不会伤害他们的。”

    李菁突然找到云端,道“云护卫,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云端见李菁一脸愁色,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忙跟着李菁走到外面,问道“夫人,有什么事情吗?”

    李菁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云护卫,我想你把阿月带走,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云端闻言大惊,即便是上一次孟家的危机如此之重,她也没有让自己带走阿月,云端知道李菁一定有苦衷,忙问道“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菁叹息一声,犹豫了半天,才道“你还记得我以前告诉我过你的,阿月出生的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吗?”

    云端回想起李菁告诉过他的话,点了点头,但仍旧没有明白这之间的关系。

    李菁见状,小声道“那一晚,鬼族刺客进宫行刺,事后大将军查明了是人族的大臣勾结鬼族刺客,当夜便诛杀了那叛徒满门,可近日军部传来消息,政部和商部的人在暗中寻找那一晚在灭门中幸存的人。”

    云端好奇道“幸存的人?他们找他干嘛?”

    李菁摇了摇头,道“大将军不许我插手这些事情,我也是暗中才打听到的,至于幸存的那一人与孟家之间有何瓜葛,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云端试探着问道“要是被政部和商部找到那人,会是什么后果?”

    李菁没有说话,摇了摇头,眼里满是担忧与害怕。

    云端从李菁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她心中极为惊慌,虽然他很想知道,这个幸存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按理说,一个罪臣的家人,孟家完全不用害怕的,为什么孟家却对这人如此害怕。

    他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也不好再追问,便点了点头,道“夫人放心,我可以带着阿月小姐去云家村散散心,若是孟家当真有什么危难,还请及时告诉云端。”

    李菁温柔一笑,道“云护卫对孟家的恩情,孟家早就无法报答,又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云护卫呢。”

    云端笑道“夫人这话也太见外了。”

    当天夜里,孟璋从军部回来之后,众人在席间时,李菁提出让阿月跟着云端出去游玩一阵的想法。

    孟璋眉头微皱,只看了李菁一眼,便明白了她的目的,便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阿月见孟璋居然同意了,高兴的跳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就跟着云端离开,对于她来说,这十多年来,她除了在怪病没有医治好之前,每年能够去灵恩寺走一走之外,就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她听到能够跟云端和凌楚离开都城,心中别提多高兴。

    孟璋小心叮嘱道“跟着云端去了云家村,千万不可失了礼数,不能像在家里一样胡闹任性,若是你给云端添了麻烦,你以后都别想再出去了。”

    阿月调皮一笑,赶快跑到凌楚身后,冲孟璋做鬼脸。

    孟璋白了她一眼,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锦盒,递给云端,道“我听千羽提起,云护卫这次回去之后便会与凌姑娘完婚,陛下得知以后很是重视,只可惜公务繁忙,到时候不能亲自到场为云护卫祝贺,特挑选了这小礼物,还望云护卫能喜欢。”

    云端闻言笑了笑,也不再客气,拿了过来,打开锦盒查看,只见在锦盒之内装着的是一枚玉佩,他想起来上一次自己入宫之时,孟瑶就是让自己拿着这枚玉佩在王宫里通行无阻。

    孟璋解释道“这枚玉佩是历代人皇的信物,人皇不在的时候,握有这枚玉佩的人,便是人族名义上的君主。”

    云端闻言大惊,万万没想到这小小的玉佩背后竟然有着如此大的权力,他连忙拒绝道“不行,这礼物太过贵重了,我不能收。”

    孟璋忙笑道“陛下说过了这礼物与云护卫相比,一点也不贵重,若是机缘巧合,日后云护卫便能知道这枚玉佩的用处,请务必收下。”

    云端闻言只好收下,对孟璋道“还请转告陛下,云端的谢意。”

    孟璋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对云端道“人族最近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云护卫虽然远在云家村,但也一定要多多留意,若是有了什么危险,还请尽快带着阿月和族人躲起来。”

    云端见孟璋神色黯然,心下好奇,正要追问,李菁却连忙打断了他,道“你们好好喝几杯,不谈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