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5章 玄机有趣

    听到陈的话,刑揽空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抹感激之色,他道“那我就代表刑宿海,代表邢家,谢谢你了。”

    “但你也放行,从今往后,我会把刑宿海逐出邢家,让他流放在外,邢家不会再给与他半点庇护,就让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下半辈子吧,也算是对他所犯下的过错去赎罪。”刑揽空道。

    陈轻轻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感觉今晚的事情太过无趣了一些。

    说实话,刑宿海在他心中,也的确是太不值钱了一些,他的小命,同样一文不值,所以陈并没有坚持太多。

    他一句话也没留下,直径离开了这座园林,帝小天和刑天以及杨顶贤三人,快步跟在了陈的身后。

    说实话,在陈愿意放过刑宿海一条小命的时候,帝小天三人都是无比的惊诧。

    直到现在,他们三个人都对这个结果感到十分的意外,脸上的惊讶之色,还没有完全收敛起来。

    要知道,在他们的印象中,陈可从来不是这样一个心慈手软的人,更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他向来睚眦必报,有谁跟他结下了死仇,他定然会把对方斩草除根挫骨扬灰。

    “陈,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这不像是你啊。”帝小天没忍住,开口说道。

    陈回头看了帝小天三人一眼,当下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小跑了几步,跑进了住院部的大厅,避开了漫天的大雨。

    等帝小天三人跟着进来,陈才一边拍打着头上的雨水,一边说道“你们对我今天的做法,是不是都感觉到非常奇怪?奇怪我为什么不直接要了刑宿海的小命?”

    “没错,这当然奇怪了,以你这个家伙的狠辣作风,不应该留下一个隐患才对啊!况且,这本来就是说好了的事情,你完全没必要卖刑揽空这个面子,就算你坚决要取他性命,我们相信刑揽空也不敢真的做些什么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帝小天说道。

    陈笑了笑,说道“我可以不顾及刑揽空的颜面,但我不能不顾及刑天的感受不是吗?毕竟,刑揽空怎么说也是刑天的父亲,作为兄弟,我多少还是需要在乎一些的。”

    “如果是因为我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我早就每当我自己是邢家人了。”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未了,他又加了句“虽然你今晚的做法让我有了几分感动之情。”

    陈耸了耸肩,意味深长的说道“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杨顶贤有些好奇的问道。

    陈笑容中多了几分神秘,道“好了,这事情咱们也不用再纠结了,刑宿海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或许让他活着,会比直接送他去死还要让他来的痛苦。”

    看到陈脸上的表情,三人心中的疑惑不但没有被解开,反而觉得更加奇怪了几分。

    他们总感觉陈话里有话,心里藏着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隐秘。

    看到帝小天还想再问些什么,陈率先打断道“别那么多屁话了,一个个如落汤鸡一样,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吧,这里的事情不用你们管了,总之,你们只要知道,我做事,你们放心。”

    听到陈这样说,三人也不好再询问什么了。

    “这里真的不需要我们做什么了?”杨顶贤问道。

    陈摇摇头“不需要了,快点回去吧。”

    帝小天和刑天两人离开了医院,杨顶贤也离开了医院。

    目送三人离开,陈眼中闪烁出了几率不为人知的光华,他扭头看了眼静谧的园林深处,嘴角挑起了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阴冷笑容。

    回到了病房后,在苏婉玥的监督下,陈赶紧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直到晚上接近零点的时候,在陈的驱赶下,苏婉玥还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医院,回家休息去了。

    病房内,只剩下了陈跟沈清舞两个人。

    陈独自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当中,他用手指轻轻敲击着脑袋,眼神一片深邃,偶尔闪过了几缕劲芒,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事情。

    沈清舞放下了手中的一本古扎,看向陈说道“哥,有心事?”

    陈反神,对沈清舞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今晚遇到了一点或许较为有趣的事情,哥现在正在琢磨着呢。”

    “哦?关于刑宿海的吗?”沈清舞问道。

    陈点了点头,把今晚饶了刑宿海一命的事情说给了沈清舞听。

    没人知道的是,陈之所以放了刑宿海,可不是真的动了什么恻隐之心,而是其中另有隐情。

    但这个隐情呢,帝小天刑天和杨顶贤三人都没有看出来,只有陈一个人心中有数。

    这一点,陈也没有隐瞒沈清舞。

    听到这些话,沈清舞也稍微琢磨了一下,才开口道“哥所言属实的话,那的确是有点意思。”

    “是吧?我也想看看,顺水推舟一波的话,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意外和惊喜。”陈笑吟吟的说道。

    “刑揽空身为一家之主,应当是个聪明人,他会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和目的,绝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沈清舞很肯定的说道。

    陈笑意盎然的说道“是啊,只不过这里面的缘由,咱们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不用着急,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亲自为你解惑的。”沈清舞轻描淡写的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轻微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陈一楞,旋即失笑的看着沈清舞,道“小妹,你可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一语中的。”

    “你说,会是他吗?”陈问。

    “如果他不来,那才叫不正常的,聪明人做事,就要懂得严谨周全。”沈清舞表现得非常笃定。

    陈也没再问什么,站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了。

    <center    css="clear"></cente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