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是在小看我

    “箱子?”

    这箱子高约两米左右,在那左下角还有某个物体从里面冲出而破开的洞口。

    竺喧一鼻子动了动,这箱子内还传出些气味,这气味闻着有些像……

    “嗡~”

    恶灵手中浮现出一道恶灵之阵,这道阵法缓缓飞起,覆盖在这大木箱之上,木箱子在这点点光芒之中快速消失不见。

    那低矮悬崖内只留下一个长方形的洞口。

    这道恶灵之阵快速缩小着,落在了恶灵手掌上,恶灵面上露出满意的笑意。

    “阿鄢!阿鄢!”

    竺喧一拿出黄羽小声地叫着。

    “别叫我阿鄢!”带着一身香气的黄潆鄢凭空出现,她伸出手用力捏着竺喧一的脸颊。

    其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还带着些水汽,似乎是刚刚沐浴过。

    “这不重要!”被捏着脸颊的竺喧一,再度踮起了脚:“现在重要地是恶灵!恶灵!这次他真的出现了!”

    “哦?”

    黄潆鄢松开了手,转身看向那也同时转过身来的恶灵。

    “呵~找到了你!”黄潆鄢身后浮现出一对翅膀,其翅膀一扇,恶灵四周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龙卷风。

    “呼!”

    风卷起了尘土,也卷起了四周高大的树木,一根根树木缠绕上风妖之力朝恶灵极速飞射而去。

    “哗~”

    恶灵周身荡漾出一道又一道深蓝色水流,这道道水流将其护住,抵挡着四周所有的攻势。

    “啾!”

    黄鸟飞落而下,落在了竺喧一身旁的一棵树上啾啾叫着。

    “哦!你终于出现了!”

    竺喧一朝这黄鸟挥了挥手。

    “呼!”

    黄潆鄢翅膀扇动着,高高飞起,她缓缓抬起了手掌,伸出了食指。

    “嗡~”

    其指尖上快速凝聚着白色的光芒。

    “啾!”

    黄鸟一惊,扇动着翅膀往远处逃去,竺喧一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嗡~”

    那在黄潆鄢指尖凝聚的白色光芒化作了一道白光,这道白光如同流星那般快速划过天际,从那道道风卷之中飞射而过,击打在了那道水流屏障之上。

    “轰!”

    霎时间,地面快速塌陷而下,四周的树木瞬间消散成了粉末。

    “啾!”

    黄鸟与竺喧一一同被这冲击余波掀飞,砸进了远处的地面之上。

    “咳咳咳~”

    竺喧一轻咳了几声,感觉身体哪哪都疼。

    “啾啾啾!”

    黄鸟自地下飞出,朝那轰鸣处兴奋地叫着:王这次是认真的!若是王每次都如此认真打架就好了!

    竺喧一伸手抹了下嘴角的血液,有些艰难地爬了起来,抬头便见这黄鸟在半空之中画着圈圈飞翔着。

    “你知道署郁果在哪里?”竺喧一坐在那人形坑洞中,看着这异常兴奋的黄鸟问道。

    “啾!”

    黄鸟依旧画着圈圈。

    竺喧一以手撑着头,拿出一颗青枣慢慢吃着:“啧,你说,这阿鄢是不是忘记了追究你的责任?”

    “啾?”

    黄鸟停下,看向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过来的时候,恶灵已经在这里了。”竺喧一朝其笑道:“而这监控些群山的你难道不应该比我先发现这恶灵的踪迹吗?”

    “啾!”

    黄鸟一惊,它看了眼远处风水交织,轰鸣声不断的战场,又看向竺喧一。

    “啾啾啾啾!”

    黄鸟有些生气地鸣叫着:你想怎么样!

    它也不知为何这恶灵总能逃脱它的监控!

    竺喧一看着黄鸟这表情得意一笑:“阿鄢心大,想我不提醒她可以呀~你得告诉我那署郁果在哪里。”

    “啾?”

    署郁果?

    那棵长在水中央的怪树?它所结的果子好像就是署郁果?

    “啾啾啾!”

    黄鸟朝竺喧一点了点头,用那翅膀指了指远处的战场。

    “可以,待结束后,你再带我去吧。”竺喧一递给它一颗青枣:“吃吗?”

    “啾啾!”

    黄鸟往前飞了一些,不想理她。

    “我做什么了?怎么对我这么不友好?”竺喧一继续吃着青枣,她见前方一道细长的裂缝朝这边蔓延开来。

    “要不要再离得远一些?”

    这里似乎也快要被波及到了。

    上方天空突然一暗,一道身影自上空一闪而过。

    竺喧一看着那道往战场飞去的身影,站了起来:“辖?”

    “嗡!”

    辖轻轻一挥手中的长剑,数千道剑意汇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道屏障。

    这道剑意屏障将这战场圈了起来,不论是风卷,鸟羽还是恶灵之气在撞击到这屏障之时,通通消失。

    远处,正打算出手的地仙看了眼辖,有些遗憾地垂下了手。

    “嗡~”

    辖脚踏着飞剑,飞在高空之中,他看着下方的战斗,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砰!”

    恶灵被鸟羽倒退了几十米远,直接便出了剑意屏障,他抬头看了眼这屏障,伸手抹了下面上的血痕。

    居然不趁机困住他?

    “嗡~”

    剑意屏障随着这恶灵扩大了一些。

    恶灵突然冷笑了一声,其手中浮现出一道小小的恶灵之阵,随着这道恶灵之阵的出现,山林之中响起了妖兽的咆哮之声。

    “哗!”

    与此同时,恶灵周身水流化作了一条水龙,水龙咆哮着向黄潆鄢而去。

    黄潆鄢迎上这头水龙,山中妖兽咆哮之声由远而近,黄潆鄢回头看了一眼,见山中所有感染了恶灵之息的妖兽全来了。

    “杀光它们吧。”

    恶灵朝黄潆鄢阴森地笑着。

    “呵~”

    黄潆鄢不屑地轻笑了一声,其身后浮现一头巨大的黄鸟,黄鸟仰天鸣叫着,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荡漾开来。

    “吼!”

    四周的妖兽全部停了下来,匍匐在地。

    恶灵口中怒骂了一声,其手掌上的恶灵之阵光芒越亮。

    “吼~”

    四周妖兽痛苦怒吼着,两种力量以它们的身体为战场,不断折磨着它们。

    “轰!”

    黄潆鄢面无表情地击散了那条水龙,漫天鸟羽朝恶灵飞射而去。

    恶灵飞起迎了上去,却秒被一根鸟羽击倒在地。

    “轰!”

    恶灵落地的一瞬间,其身形瞬间消失,他是装假被击中的!

    “你果然是在小看我!”

    黄潆鄢伸手一拉,恶灵轰然一声被砸进了地面内。

    “呵呵呵~我是小看了你。”恶灵看着黄潆鄢阴森笑道:“这一次,你还能拦得住我吗?”

    “嗡~”

    隐藏在其身上一道恶灵之阵快速浮现而出,落在其身下,缓缓旋转着。

    随着这道恶灵之阵的出现,其身下秒出现一道正方形的阵法。

    “呵~”

    恶灵朝黄潆鄢冷笑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