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松鼠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见我吗?”

    栈栈轻笑了一声,看着这颗确棂球一点一点裂开,裂缝之中透出绚丽的光芒。

    在这光芒之中,一道彩虹缓缓浮现而出,架在了客栈屋檐之上与天边的云层之上。

    “哪来的彩虹?”

    竺喧一端着切成小块的盐焗鸡走到后院,其视线顺着这天边的彩虹看向栈栈怀中的灵球。

    这颗灵球在栈栈缓缓微微晃动着,那道道裂痕越发地大了。

    “这是什么?”竺喧一好奇问道。

    “大鸡腿……”

    “啊?”竺喧一转头看向湲遥,见其正十分眼馋地看着栈栈手中的大鸡腿。

    “别看了,越看越馋。”竺喧一强迫自己收回视线,拿起一块鸡肉塞入湲遥的口中。

    “我想再试一次。”湲遥吃着鸡肉,一脸地跃跃欲试。

    “祝你成功。”

    竺喧一十分不走心地祝福她一句,转身转身分了些鸡肉给这两头端全崖鹰。

    “两盘酱牛肉,一盘……”夜微雪推门走进厨房内。

    “还有一盘什么?”

    竺喧一翻进厨房内,将那盘盐焗鸡递给他:“这是盐焗鸡,剩下的鸡肉都是你的了。”

    “盐焗鸡?”

    夜微雪闻了闻这鸡肉的味道,微微转头见那两头鹰探头进来,看着其手中的盐焗鸡双眼直发光。

    “别给它们。”竺喧一切着酱牛肉:“它们已经吃过了。”

    “好。”

    夜微雪低头吃起了鸡肉,两头鹰依旧直勾勾地盯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慢慢吃着。

    “有破绽!”湲遥将手中的骨头一扔,再度朝栈栈冲去。

    “轰”地一声,客栈前的地面上又出现了一个人形坑洞。

    “算了,算了。”湲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向厨房:“我不要大鸡腿了,我的,鸡,肉,呢……”

    竺喧一指了指夜微雪,夜微雪抬起头,其手中的盘子中只剩下骨头了。

    湲遥呆愣了一下,看向竺喧一有些委屈:“我还想吃……”

    竺喧一双手一摊:“我也想吃,可是没栅茏鸡了。”

    “谁说没有了?这不是还有一只吗?”湲遥看着那公栅茏鸡双眼直发光。

    “喔!”

    公栅茏惊叫一声,这一次受到死亡威胁的它身体不再僵硬,也不再晕倒,而是立马冲出了后院,往琉沅山上冲去。

    “别跑!”

    湲遥喊着追了上去。

    “啧,若是被湲遥抓住了,那就,只能杀了。”竺喧一将酱牛肉装盘,递给夜微雪。

    “呖!”

    后院两头鹰突然间兴奋不已,其翅膀一扇,高高飞起,往琉沅山上飞去。

    “这就去抓栅茏鸡?早餐可还没吃呢。”

    竺喧一盛出两碗鸡肉粥,往后院走去。

    “嗡~”

    屋檐之上,那颗灵球彻底裂开,霎时间,光芒万丈。

    竺喧一以手挡住眼睛,见那光芒之中,似乎冲出了一道圆滚滚的身影。

    这万丈光芒快速散去,只见那屋檐之上,栈栈神情有些呆愣,而在其不远处,一颗毛茸茸的圆球正背对着她。

    栈栈转头看向自己空空的手掌,那手中本抓着一根鸡腿。

    “咚!”

    圆球跳着转过身来,其毛上有些油光,那长在身体两侧的小小爪子上正抓着骨头。

    “咚咚咚!”

    圆球在原地跳动着,那绒毛之中睁开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四处好奇看着。

    “这,这是什么物种?”

    竺喧一看着那小爪子,这爪子上的骨头是鸡腿骨吧?

    是栈栈手中那加了粉末的巨好吃大鸡腿?!它从栈栈手中夺走了?

    湲遥可都夺不走!

    “咚咚咚!”

    “嘭!”

    跳动着的圆球突然向下掉落而下。

    竺喧一:“……”

    它将屋檐给跳塌了……

    下方房间内,原本正在修行的沨椤被压在了圆球之下。

    “咚!”

    圆球看了看四周,往上一跳,跳到了屋檐之上。

    “呃……”

    沨椤趴在地面上动弹不得,那轻轻一跳,将他的肋骨跳断了数根。

    “咚!”

    圆球又看了看四周,其眼睛一亮猛然朝栈栈怀中扑去,它蹭了蹭栈栈,并举起了手中的骨头。

    那眼中的意思很是明显:再给我来一根!

    “……”

    栈栈回过神来:“你,你……”

    圆球身体微歪:“?”

    栈栈捏着其又圆又短的尾巴,将其拎了起来:“你这么迫不及待地出来,就为了吃这鸡腿?!”

    圆球动了动身体,其胖乎乎的身体骤然化作了一头白色的狐狸。

    白狐狸蹭了蹭栈栈的脸。

    “好吧,是我说的要你早点出来陪我玩。”栈栈松开了手,不完美就不完美吧。

    “呜~”

    白色狐狸又变化成了一只小小的松鼠,爬上了栈栈的肩膀。

    栈栈拿出一颗松果递给它,松鼠啃得十分欢快。

    后院的竺喧一看得有些呆了,圆球变化成了白色狐狸,狐狸又变化成了松鼠了?

    “哦?”

    她这时才真正明白,栈栈之前所说的,小狼崽子便是兔子灯笼的意思了。

    不论是狼还是兔子,它们都是这颗圆球变化而成的!而且,不论它变化成何种妖兽,都会拥有这妖兽的特性!

    等等?种族技能也会拥有吗?

    “竺掌柜。”

    柳茵一身湿漉漉地拎着十几条雪簌鱼走到后院。

    竺喧一看向她微皱了下眉头:“你一直都在抓鱼?没去吃早饭?”

    “嗯。”柳茵转头看向厨房内的乐檩:“我想尽快分辨出它们的不同。”

    “好吧。”

    竺喧一轻拍了下柳茵的脑袋,往厨房内走去。

    柳茵将那水草一一解开,并整齐摆放着。

    乐檩飘了过来,一根一根看过去,竺喧一在一旁看着,即使柳茵想尽快分辨出,但这河中也没有足够多的汾衡草给其采吧?

    “这一根是汾衡草。”乐檩拿起一根汾衡草递给柳茵。

    “哎?”竺喧一诧异出声,不是说问这汾衡草数量很是稀少吗?

    柳茵点了点头,看着这根汾衡草所有所思的模样。

    乐檩看向竺喧一解释道:“这是长年累月的积累。”

    竺喧一明白地点了点头,这镇上抓鱼的人本就不多,会去拔水草的人更少了。

    “过来吃早饭吧。”竺喧一盛了碗粥,让柳茵自己端出去,她则起锅炒了盘青菜,肉沫香菇。

    屋檐上,那只松鼠依旧在啃着松果。

    “竺喧一。”

    “啊?”

    竺喧一抬头看向突然叫她的栈栈:“怎,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