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苦尽甘来?

    吃过午饭,林牧遵照angle杨不可违背的要求直接去了上次检查身体的医院。

    几经辗转,终于拿到了所有项目的检查报告。

    本来是想在医院直接询问一下医生检查报告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结果,但由于担心影响回去的时间,让江思甜等着自己。

    所以,拿到所有报告之后根本没去找医生就打车返回。

    回到到特行小组基地的时候,却也已经是临近傍晚时分。

    心中想着即将与江思甜见面,不觉感到异常紧张了一些。

    说来人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对于某些重要的事情,就算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但在即将面临的时刻难免也会感到焦虑不安。

    何况这次约好的见面,将是林牧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刻。

    ……心有灵犀这种事情真的很奇妙。

    从出租车下来后还没真正进入写字楼手机就开始响了,拿出一看居然是心心念的江思甜的电话。

    林牧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按通了接听键。

    “喂……”“你到了么?”

    江思甜的声音似乎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淡然冷漠”。

    “马上就到。”

    林牧并没有说自己中午之前就回到基地而后来又去医院拿检查报告的事情,原因除了angle杨的叮嘱之外,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必要和江思甜说。

    反正已经到了,不管江思甜此刻在没在基地中待会儿也能见到面。

    “我可能今天回不去了。”

    “啊?”

    林牧如何也想不到江思甜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回不来了?

    那今天自己火急火燎的赶回基地还有何意义?

    刚要询问原因,就听到江思甜又在电话中说道。

    “我妈妈身体有点不舒服,下午的时候还在高烧。

    爸爸去单位还没回来,所以……”这是人之常情,林牧当然理解江思甜不能回来的理由,但既然不能回来,也只等另选时间。

    “蓝阿姨的病严重么?”

    “不是很严重,换季的缘故有些伤寒,没事你放心吧。”

    “好吧,那只有另选时间了。”

    林牧说的有些怅惋。

    “可是……”江思甜欲言又止。

    “怎么了?”

    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江思甜这才说道。

    “可是,我今天还是想听到你真正的‘答案’。”

    是的,江思甜已经等不及了。

    关键等着了这么久的时间,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又如何等的下去?

    “那怎么办?

    你又回不来。”

    林牧这个呆子,也同样总是在关键时刻犯傻。

    好在江思甜对林牧这种“傻里傻气”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而且已经知道林牧真正心意的她也不再会像之前那样缠绵悱恻、“扭扭捏捏”。

    直接在电话中说道。

    “你可以来我家!”

    “去你家……”林牧不是不想去,而是感觉这种事情跑到女方家里去说,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了。

    至于“那啥”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就是感觉不妥。

    “可以么?”

    江思甜小心翼翼地问着。

    林牧心里在犹豫。

    虽然感觉不妥,但去江思甜家诉说“答案”这件事也不是行不通。

    唯一顾虑的,就是今晚如果说了,自己到底还能回得来回不来。

    算了吧。

    既然已经铁定了心思,那就不要在犹豫下去。

    “好,我尽快赶过去。”

    一秒的时间都没到,江思甜就立刻回复道。

    “那我等你!”

    “嗯。”

    挂断电话,林牧加紧了回到基地的脚步。

    ……“你干嘛去?”

    见到扔下检查报告的林牧转身就要风风火火地离开,angle杨想喊住他。

    “不干嘛,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既然已经答应了江思甜,林牧不想让她等的太久。

    何况,就算是“犯傻”,也知道江思甜已经是等的是太“久”了。

    “重要你大爷,什么事情还能比身体重要的吗?”

    angle杨根本不理解此时林牧的心情,她只想留下林牧等自己看完检查报告后再说。

    “没错,这件事比我的命还重要。”

    虽然是开玩笑,这也的确是林牧之前在去阿古拉营救江思甜的时候说过的话。

    而且话音还未落地,人就已经出了房门,根本不给angle杨拦住他的机会。

    angel杨气得的是火冒三丈,对着房门破口大骂道。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王八蛋!”

    说归说,骂归骂。

    到头来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angle杨叹了一口气从桌子上拿来林牧扔下装有检查报告的袋子。

    不知怎的,angle杨还没从袋子里拿出报告来,脸上突然浮现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情。

    就像这袋子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检查报告,倒像是一刻定好时间的炸弹。

    但最终,还是强自稳下心来将袋子拆开。

    ——————在确定林牧真的会家里来和自己诉说答案,江思甜整个心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确实已经等得太久了,久到就算是来家里诉说,她不想在等下去。

    照顾完蓝英若喝完药,江思甜直接上楼回到房间。

    坐在化妆台前望着镜子中自己,脸上红霞一片,回想起这些年与林牧的点点滴滴,心中无限感慨。

    也许是吧。

    飘零,是一种归宿……等待,也是一种归宿……好在飘零与等待之后,终于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于花,于叶,于你,于我。

    林牧。

    你眼里有春有秋。

    胜过我见过爱过的山川河流。

    希望,我们都是“苦尽甘来”的人。

    但愿,殊途同归。

    往后余生。

    愿我们能在平淡中相互赞赏,能在逆境中相互扶持!————望着目光中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江思甜的家,林牧又加紧了脚下的步伐。

    活到现在,林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毅然坚决的去面对自己的感情。

    除了需要江思甜帮自己抹去心里那层糊上的“迷雾”之外,此刻的他已经完全能肯定心里的天平究竟是偏向了何方。

    甚至,已经完全倾斜,没有任何悬念。

    已经到了。

    站在门口,稍稍平复了一下那颗既紧张又激动的心。

    将手伸向了门铃。

    却刚要触及到的时候,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

    拿出一看是angle杨那个狗皮膏药,在这个时候又来烦人。

    忍着焦急的心情按通了接听键,立即传来angle杨焦虑而急促的声音。

    “林……林牧,你……你……你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