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左都御史--龙雯

    “铿!”

    江小凡手中寒芒一闪,顿时一把长枪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九尺长枪,一尺锋,一把包裹着蓝色冰旋的长剑瞬间出现在了江小凡的手中!

    枪身为黑,上面盘绕这冰蓝细纹,枪锋通透,琉璃蓝色枪锋弯弯曲曲,宛若游蛇。

    周围的温度,似乎也是降低了几分。

    不需要去触碰这把长枪,就能够看到这长枪拥有元素之力,而且还是冰元素的力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五大元素,在灵辉界无人不知,但是掌握了元素之力者,却是寥寥少数,而战器之上的元素,也就成为了众人所西欧昂要追寻的力量之一!

    借由战器所能发挥出元素之力,提升自己的战力,这也是修行者所向往的强大能量。

    五大元素的战器本就稀有,而这冰元素则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所以江小凡这把战器,就算没有元魂,也绝对是修行者必争的宝物!

    殷恺此时坐在台下,眼神中也尽是惊诧,他怎么也未曾想到,江小凡居然能够拿出这样的战器!

    冰元素长枪!

    与之相比,自己的短匕,瞬间黯然失色!

    江小凡此时看到众人的反应,心中也稍微定了定,本以为这长枪没有元魂,单靠长枪元素,无法吸引这些人的眼球。

    但就目前的状态来看,显然是他多虑了!

    这长枪众人不但喜欢,而且他们的眼神中还透着火热,显然,这把长枪的价钱应该低不了。

    江小凡手臂一震,顿时一股寒芒瞬间冲击而出,众人警觉,耳边似有阵阵龙吟之声回响!

    一股无形的寒冰之力,盘旋于众人的头顶!

    龙汐这时看着江小凡手中的长枪,粉唇一抿,对着坐在一旁的江念蕊说道:“蕊蕊,你不是用枪的吗?这可是天十品的长枪呢,与其让师傅卖给别人,不如我高价买下送给你,你看怎么样?”

    江念蕊这个时候微微一摇头,说道:“不用了,各个送给我的长枪已经很好用了。”

    “可是那个才地阶五品战器哎。”

    说到这,龙汐转头看向了卫青,问道:“卫青爷爷,你说我该不该买?”

    卫青的嘴唇蠕动了一下,随后说道:“小凡他如果可以炼制天阶十品战器,这一个无元魂的战器就如此强悍,那么有元魂的战器岂不是更为强大?况且江念蕊是小凡的妹妹,我相信他自有安排。”

    龙汐撇了撇嘴,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师傅说等回来就送我一份大礼,到现在也没看到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忘了。”

    说到这,龙汐的嘟了嘟嘴,江念蕊在一旁浅浅一笑,随后看向了楼下的江小凡:“不会的,只要哥哥答应的事情,他从未食言过,从小到大,他一直如此。”

    看着江念蕊那认真的眼神,龙汐点了点头:“那我就再等等。”

    江萝站在楼上,从后面看着江小凡那消瘦的背影,心中复杂万分,这个曾经窝在柴房的少年,真的变了!

    变得如此高大,如此遥远,似乎是她这一声都难以达到的高度。

    或许,那个曾经在自己为他涂过伤药后,说一声谢谢的少年,已经不在了。

    他变强了,强大的可以守护江念蕊,守护江家,甚至守护整个北疆。

    她说不出话,但是她的心里也清楚,江小凡能够有今天,恐怕……吃过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吧。

    ……

    “十万银通!”

    此时屈耿一声大喝,直接震惊全场,江小凡缓缓转过身,看向了屈耿,眼中有一些惊讶。

    不仅仅是江小凡,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御器司乃是北疆炼器最高端的部门,那里地阶炼器师有数百人,而屈耿作为天阶炼器师,炼制出不少御用战器。

    但是如今,这个北疆炼器最为权威高尚的部门,居然会以十万银通的高价,去购买一个少年手中的战器。

    此时屈耿看到了众人的目光,笑着说道:“江大人手持之战器强悍异常,北疆能得此物,也是幸事。”

    屈耿这一出价,顿时周围的人也安静了下来,天阶十品战器确实强悍,但是十万银通的价格的确太高了,大部分人还是不愿再继续加价。

    有一部分是真的没办法因为一把战器搭进去太多身家;还有一部分人是想要将钱留着,继续观望后面的好物。

    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这战器已经是屈耿囊中之物时,地字走廊中,一个男人抬起手中木牌喊道:“十二万银通!”

    直接增加两万银通,此时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循着众人的目光看起,叫价之人,居然是沈家家主,沈虞!

    此时二长老和三长老声色一阵惊诧,他们同事转头看向了沈虞,低声道:“你疯了!你出价购买江小凡的战器,难道是要天下商会撕破脸吗?”

    沈虞此时并未在乎两人的话语,而是站起身,走到了走廊旁边,说道:“江大人所炼制战器,足以称得上杰作,我沈某人佩服!”

    说罢对着江小凡一笑,江小凡也回之一笑。

    这一刻,刚刚还一脸担忧的沈妖妖,抬起眸子看着走廊边的沈虞,绽放了笑容!

    那笑容,美到惊心动魄,是一种由心底散发而出喜悦!

    这一刻,北疆所有商盟都明白了,沈家,将站在九州商盟的一放,正是与天下商会对立!

    沈虞坐回了自己的位子,沈梅立刻说道:“沈虞,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沈虞拿起茶盏微微喝了一口香茗,说道:“有江小凡在,北疆之城,外人永远无法踏入,沈家还是沈家,九州商盟依旧是九州商盟,我不会让其成为天下商会的傀儡,九州商盟,必然会战胜天下商会,将这些外来者,赶出北疆!”

    “你!”

    此时沈梅指着沈虞,沈家五大长老才是沈家的核心,而沈虞只是沈家的一个代表而已,但是如今沈虞突然转身帮助九州商盟,也算是让他们和天下商会的合作正式决裂!

    若是江小凡输了,以后天下商会入驻北疆,他们的日子会有多难过?沈梅几乎已经可以想象的到。

    她缓缓转过头,看向了三长老沈磐,沈磐心领神会,默默起身,直接离开。

    沈梅恶狠狠地看着沈虞,拳头紧握 ,心中愤愤道:“我绝不容许,你毁了九州商盟的未来!”

    ……

    “十五万!”

    又一声叫价,瞬间让场内炸开了锅,一把无元魂的长枪,原本卖到7万银通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如今居然卖出了众人预期的两倍高价!

    所有人将目光循着叫价之人看去,只见那里,坐着的是一个身着银蓝色战甲的女人,她一席长发披散而下,正冷然的看着台下众人!

    此人可不是别人!

    她便是北疆左都御史,龙雯!

    她乃是龙家中的又一个武学强者,武王境九级,乃是北疆官员都闻风丧胆的存在。

    作为龙家之人,她担任左都御史自然是理所应当,不过对于治国之道显然她并不理解,几乎都是交由手下打理,自己则是经常闭关修行,不过但凡有人招惹了她,在皇都之中几乎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说是左都御史,但是众人更愿意叫她,龙雯将军!

    她,拥有北疆森寒军团的兵权,掌握十万精锐兵力,在北疆,但凡有本事掌控一个兵团者,皆是让人畏惧的存在,因为就算是天子也不敢轻易惹恼他们。

    北疆十大军团乃是国之坚盾,更是国之利刃,若是没有十大军团守护北疆,四国之战,北疆早已被他国吞并,又怎会有如今繁荣盛世?

    15万银通,龙雯叫价!

    这一下,无人再与之争夺!

    因为龙雯将军,母亲乃是白家人,父亲为龙家人,她继承的,是白家的昆仑雪狐血脉,使用战器自然也是以冰系为主!巧的是,龙雯善于枪与弓,这把冰魄,可以说非常适合她!

    场内无人叫价,此时刘适便说道:“恭喜龙雯将军获得这长枪冰魄,请您移步后堂交钱,第五轮结束后,会把冰魄给您。”

    龙雯此时一摆手,其手下便要前往下楼。

    “慢着!”

    此时江小凡喝了一声,他单脚一蹬,瞬间掠上浮空,来到了地字走廊之前,悬于边缘。

    他双手将冰魄托在手中,对着龙雯说道:“龙雯将军率森寒军团守北疆安宁,这把长枪,怎能由她去取?自然是要我双手奉上!”

    龙雯此时唇角微微一勾,她也不娇作,站起身,一把抓住枪杆!

    “吼!”

    一阵龙吟之上瞬间在寿春楼之中响彻而开,无数寒冷的劲浪泛着涟漪,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元魂?”

    此时所有人都惊了!

    这把战器不是没有元魂吗?

    这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又是什么?

    龙雯手臂一震,冰魄瞬间变成无数星芒崩散,飞入了其手指上的乾坤戒中,她朝着江小凡一抱拳道:“谢谢江将军亲手送来此枪。”

    江小凡也是回之一礼,说道:“不是我送,是长枪选择了你。”

    此物乃是北疆龙脉之力所锻造的战器,本就该是于龙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了最后,还是回到了龙家人的手中。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