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回首往事(7)

    “什么原因?”纪渊好奇地问道。

    花月容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一开始小叶子是觉得身份配不上我,因为在他的眼里,我始终还是花家大小姐,而他只是我的一个侍卫而已。”

    纪渊心中明白,虽然自己不在乎,但是在大唐那个时代,身份的尊卑还是看得很重,小纪作为那个时代的人,自然不能免俗,倒是像花月容这样的奇女子,能够打破世俗的束缚,才真是少见,这也难怪大唐后来能出现一个女皇帝了。

    “后来呢,经历过种种波折之后,他终于明白我已经不是昔日的花家大小姐了,而且在那君临山庄,各种前朝的皇亲国戚,各种建成太子的拥趸,都是身份极其尊崇,他也就把身份这些东西看淡了,可是你们这些男人啊,风流起来只想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可是一旦认真起来,却不仅在乎曾经拥有,更在乎天长地久了。”

    纪渊微微皱眉“花月容,你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喜欢绕弯子了?”

    花月容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还说你聪明,原来也是个大笨蛋。你应该知道,作为杀手,一般都没有什么好结局,所以小纪那个笨蛋,还没有把我怎么样,就开始考虑我的未来了,他深信因果报应,虽然我们杀得人大多数都是该死之人,但是他自始至终都不希望我沾染太多这样的血腥,所以一般都是他帮我去杀人,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自己可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他更不敢碰我了? 他可不希望我成了他的女人之后,年纪轻轻的就守活寡。”

    纪渊心中一阵感慨? 看来这小纪对花月容果然是用情至深? 一直都在为花月容着想,可惜终究还是愚笨了点。

    花月容眼圈有些红润“哼? 他明明已经招惹了我,再想避开哪里会那么容易?”

    “那后来呢?”正如所有听故事的人一样? 纪渊也想听到圆满地大结局? 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所以纪渊迫不及地地接着追问道。

    花月容微微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说道“我和小纪从高丽回到洛阳之后,为了让我们打探李世民的消息? 好让李世民上钩? 我们便去了长安城,开了一家酒楼。”

    “就是现在的清风楼?”纪渊惊叫道。

    “当初并不叫清风楼。”花想容嘴角再次弯起一抹弧度,“而是叫明月,小纪说,这名字总是让人思念起一些往事? 所以才改名清风,说起来这酒楼的名字还是小纪起的? 你知当初为什么叫明月楼吗?”

    纪渊懒得去猜:“为什么?”

    花月容笑意盈盈“因为小纪从小到大,就喜欢没事的时候? 一个人独坐在房顶之上,欣赏天上的明月。”

    “就这么简单?”直觉告诉纪渊? 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花月容继续说道“不过有一次他酒醉? 被我套出了真心话? 原来他每次坐在屋顶赏月是假,其实偷偷看着院子里的我才是真,什么举头天上月,低头心上人,难得他斯文一次。”

    原来这就是清风楼的由来,纪渊虽然被喂了这么一大口狗粮,但是看着花月容笑魇如花,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禁仍旧一阵欣慰,看得出来,花月容对小纪何尝不是用情至深?

    花月容眼神明亮,继续说道“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两个在清风楼,细心经营着酒楼,别以为小纪只会杀人,原来他还有做菜的天赋,不是姐姐我吹牛,他做菜的手艺,不输孙宁那个丫头。”

    纪渊将信将疑,孙宁的手艺他可是见识过的,不输宫廷御厨,这小纪真有这么厉害,显然这是花月容情人眼里出西施而已。

    “但是这个家伙,却不肯担任酒楼的大厨,只喜欢做给我一个人吃。”

    又是一大波狗粮,纪渊有些撑了。

    “当然,他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他好了,小纪平时就爱喝酒,所以那段时间,我收集了各种名酒,比如当年名震长安城的西风酒,甚至还有西域胡人爱喝的葡萄酒。”

    西风酒纪渊是知道的,这酒已经成为绝版酒,喝一坛世上就少一坛。

    他可记得隔壁酒楼也只有两坛子而已,

    他还纳闷清风楼怎么会没有这么名贵的好酒,现在总算明白过来,感情这酒都被花月容拿给自己的小情人喝了而已。

    纪渊现在不禁吃狗粮撑了,甚至有些酸了,果然女人对待情人和对待表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这些年自己可没有享受这种待遇。

    花月容眼神愈发地明亮起来“那一段时间,是我和小纪从江都兵变以来,过得最快活的日子,那段时间我们没有任务,不需要去杀人,也没有君临山庄那些大入物来骚扰我们,而且姐姐我确实有做生意的天赋,把清风楼经营的红红火火,我们二人也渐渐放下彼此的身份,就连小纪也放下心结,在我面前开始变得胆大起来,经常喝醉酒在我面前胡言乱语,说一些肉麻的话,有时甚至还敢对我动手动脚了”

    “动手动脚?”纪渊一脸逗趣,“能不能详细说说?”

    花月容却丝毫没有恼怒,反而大大方方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是拉拉小手,搂搂抱抱而已。”

    纪渊愈发地嘲弄起来“只是这些,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吗?咦,等一下,你们不会嘴都没有亲过吧?”

    花月容终于恼怒起来“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纪渊调戏够了,便马上回到正题“那后来呢?”

    花想容脸上的笑容顿敛“只可惜好景不长,经过我们周密的打探和安排,终于引李世民上钩了,事情原本发展地极为顺利,李世民被我们成功地引到了杨广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地方,而且中了我们的埋伏,六扇门的四大密探都被我们给困住了,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个绝佳的杀死李世民的机会。”

    虽然明知道花月容他们没有刺杀成功,但是纪渊此时听起来仍旧心中蹦蹦直跳。

    “只可惜,我们终究还是低估了一个人,让这个人最后力挽狂澜,而我们那次的刺杀最终功亏一溃。”花月容一脸愤慨和失望。

    “什么人这么厉害?”纪渊不无好奇道。

    花月容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纪渊才道“这个人叫做孙安,也就是孙宁的哥哥。”

    纪渊脑子“轰”地一声,孙安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从岳霖的口中得知,孙安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而死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花月容说得这个故事里。

    此时就算再是灯下黑的纪渊,也发觉了很大的异常,因为花月容讲得故事里面,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自己,那么自己哪里去了?

    “你你说得杨广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地方,是不是叫做长生池?”纪渊颤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