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所谓世人

    高歌走在景云书院内,还能听见琅琅的读书声。

    老实说,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后,高歌觉得,儒家洞天和自己想象得有些不一样。

    在这里,他也没感受到多么浓郁的灵气,反而感受到了一股独特的气息。

    听楼周天说,这就是景云书院的文气。

    对于文气,高歌的了解并不是很透彻,他只是觉得,这里的能量似乎并不是自己可以容纳的。

    看来,这里确实是读书人的天下,自己到了这里,虽然不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却也没有在外面来的舒服一些。

    这大概就是主场和客场的区别了。

    高歌始终站在楼周天的身后,从来到景云书院到现在,基本上都没说什么话,也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倒是也没感受到什么压力,毕竟自己见到的这些人,一个个也没满嘴之乎者也。

    进了一间客堂,楼周天坐下,高歌站在身后。

    “高歌,找个椅子,坐下吧,不必拘束。”楼周天笑着说道。

    高歌点点头,这才坐在楼周天下首。

    王新威等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打量着高歌。

    他们纷纷猜测对方的身份,从楼周天的态度看,似乎还挺在意这小子的。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必然的,如果高歌不被楼周天看重的话,又怎么可能被带入儒家洞天呢?

    “先生,山长随后便到,我先给您沏一杯茶。”王新威恭恭敬敬说道。

    “也好。”楼周天笑了笑。

    高歌越发觉得楼周天厉害的有些不像话了。

    刚才王新威口中的山长,其实就是景云书院的院长了。

    另外几人,也都是一脸崇敬地看着楼周天。

    等茶泡好后,王新威依然是站着,得到了楼周天的授意才敢坐下。

    “先生,弟子想问,您此次前来,可是为了让忠义弟子进入我儒家洞天?”王新威笑着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愿意收下这小子。”

    “你?”楼周天轻哼了一声,说道,“怕是不够格。”

    王新威顿时满脸尴尬。

    高歌听的都是满头大汗。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王新威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能感觉出来,这王新威是有实力的。

    最差,也和自己不相上下了。

    这就是一种直觉。

    可现在,王新威被楼周天吐槽的跟孙子似得,也不敢吭声。

    “他走的不是儒道,你们也教不了他。”楼周天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味,后将茶杯重新放下,继续说道,“你不知道他,我倒是有些惊讶了,看来这些年,儒家洞天是真的不大关心洞天福地的事情。”

    王新威笑了笑“是,读书人不该管这些事情。”

    “嗯。”楼周天点点头,“这一点还不错,孔家那位,是否已经入圣了?”

    “回先生,山长目前正在编纂新说,若是编纂成功,便是入圣之日。”王新威正色说道。

    高歌听到这,眼皮子猛地跳了跳。

    入圣?

    入儒圣境界?

    那一日,刘忠义便进入儒圣境界,是如何的霸道,他现在依旧是记忆犹新。

    而这儒家洞天的山长,竟然要进入真正的儒圣境界……

    那实力该如何强大?

    这时候,王新威又看了眼高歌,笑着说道“忠义那小子,也算是对我们儒家洞天有恩。”

    “哦?”

    “那一日,他借的儒圣之力,剩余文气涌入我儒家洞天,加持洞天文气。”王新威如实说道,“也正是因此,在忠义来到景云书院后,山长才会亲自接待他,不过,忠义来景云书院到底是所为何事,其实我们也不大清楚。”

    “嗯,我也没打算从你们这得到什么答案。”楼周天说道。

    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那先生您这一次来景云书院,就是为了忠义的事情?”

    “差不多吧。”

    王新威叹了口气,说道“先生,景云书院需要你。”

    楼周天哈哈笑了笑,说道“王新威啊,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儒家洞天可是洞天福地第一,需要我这个糟老头子做什么?我知道你的心思,不是儒家洞天需要我,是我需要儒家洞天,可我还是当年那句话,做学问不是闭门造车,想要登堂入室,便需要先从门外进来,你们始终待在屋子里,又谈什么登堂入室呢?”

    王新威沉默以对。

    高歌心里想着,这大概就是楼周天和儒家洞天的理念不合了。

    不过,这一番对话信息量还是很大的,听王新威和楼周天话里的意思,似乎,楼周天以前就是儒家洞天的人,只是后来,为了学问便离开了儒家洞天。

    他在想,龙阁里其他人,是否知道这件事情。

    抿了口茶,楼周天接着自己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儒家洞天这么些年,出了几位圣人?也就孔家这位,距离儒圣只有一步之遥,你们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其中的缘由,景云书院藏书足有数十万,可这又如何?那不过都是前人的话,前人的思想,一味地去研读前人思想,那何时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呢?”

    王新威满头大汗“先生说的极是,但是,圣人云,温故而知新,做学问,可不就是如此,海纳百川,最后衍生出自己的想法,难道不可吗?”

    “可以,当然可以。”楼周天哼了一声说道,“外面世界,日新月异,等到你们从古人的话中生出了自己的想法,又怎么知晓,自己的话是否能被世人听得进去?儒家也好,佛家也好,时常念叨,世人愚昧,可不妨扪心自问,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

    “……”王新威苦笑连连。

    站在王新威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是满脸郁结。

    即便他们心里不认可楼周天的话,但是当着楼周天的面,他们也不敢抬杠。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楼先生说的及时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王新威等人听到这个声音,一个个如释重负,冲着门口作揖。

    “见过山长。”

    即便是楼周天,都站起身,神情严肃。

    高歌自然不敢托大,见楼周天都站了起来,此时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迅速起身作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