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一位伟大的妻子

    回到家后唐阮阮将今天遇到郭芸香的事情告诉了唐德恺。

    林红绣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唐德恺。

    唐德恺对她安慰笑笑,说道“别太担心,她丈夫不过是个连长,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唐阮阮听了之后在一旁连连点头,“爸爸说的对,而且我也对她进行了深度的催眠,不但万不得已,她不会说这件事情的。”

    唐阮阮会狐族的魅术以及术,这是她的本命功法,有时候抓捕猎物的时候她也会用到,不可能一直瞒着家里人不让他们知道,于是唐阮阮就编出了这么一个催眠术的借口。

    至于催眠术怎么还能催眠动物,反正唐阮阮的随身空间都被接受了,催眠术有什么不可以呢。

    “其实,我听兵团的人说过,他们家过得确实不太好。”叶淮生开口道,自从知道郭芸香是一个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人,他就在一直关注着她,“她的丈夫寇建伟原本在老家有一个原配妻子,只是没有领结婚证,所以他在这边去了郭芸香也不算是重婚,他老家的妻子得知寇建伟另娶他人之后怒急攻心去世了,但是留下了三个孩子需要寇建伟抚养,这几年,郭芸香和寇建伟两人因为抚养老家的孩子的事情经常吵架。”

    “如果她就此作罢,不再来纠缠我们,那这件事情我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如果她还想继续威胁我们获得利益,那我们就要想办法给她找点事情做了。”

    唐阮阮说道。

    唐德恺欣慰的看着叶淮生和唐阮阮,不错,都没有变成烂好人大傻子,精明着呢。

    “把这件事情交给爸爸吧,我会让她知道我们家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威胁的。”

    说罢唐德恺将林红绣搂在怀里安慰了一番。

    “对了妈妈,我今天在大巴扎上买了一些枸杞,你和我爸平时拿来泡水喝,对身体好。”唐阮阮凭空变出一大包枸杞,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今天运气也不好,我还买到了黑枸杞,下次我们寄一些回去给吴奶奶,枸杞可是有着明目的效用的。”

    林红绣摸摸唐阮阮的脑袋,“不枉你干妈给你做了那么多的衣裳。”

    将这件事情给家里人说了,唐阮阮也就放下心来了,她相信唐德恺的能力。

    自己虽然有空间,会法术,但是一些事情她做不到可唐德恺一定可以做到。

    你以为老沪市闻风丧胆的神枪恺爷是说着玩儿的。

    青帮大佬耶!

    同时唐阮阮也在心底里希望郭芸香不要那么傻,再来找他家的麻烦。

    但是生活中总有一些,自以为很聪明,实则别人已经把你的底牌看的清清楚楚的傻子。

    这天唐阮阮放学独自回到家,至于叶淮生为什么没回来,他们要上晚自习。

    唐阮阮一进家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郭芸香,还有她的两个孩子。

    “阿阮回来了。”

    她得脸色并不好看,眼中隐隐透露着一种失望与疯狂的气息。

    唐阮阮散发出记忆力感知了一下,看到了她在家里被丈夫寇建伟殴打得场景。

    只是这个寇建伟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专挑不好示人得地方下手,让郭芸香无处诉苦。

    “红绣姐,你看你女儿也这么大了,你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有一个做妓女的母亲吧,否则到时候谁会娶她。”

    似乎已经撕破了脸皮,郭芸香毫无顾忌的说道。

    “你还真有闲心来管我家的事情,如果你丈夫知道你每个月克扣他在老家的母亲和孩子的口粮,你猜她会不会杀了你。”

    唐阮阮突然说道,这是唐德恺调查出来的事情。

    正所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你做了,总会留下痕迹。

    郭芸香听到唐阮阮的话被吓了一跳,尖声道“你怎么知道?!”

    “我们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林红绣在一旁悠悠说道,“你猜,如果你们兵团的领导知道你们夫妻为了升职陷害战友,寇建伟会不会被开除送回老家。”

    “你……”这次郭芸香才是真的怕了,她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要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四年了,当年的物证也全都不在了。

    但是郭芸香显然不了解唐德恺,唐德恺做事情需要证据吗?

    不需要,他只要一看一听,就能把事情还原的七八分。

    如果你真的想要证据,那好,没问题,唐德恺也能拿出让你挑不出一点问题的证据来。

    “郭芸香,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我最后提醒你一次。”林红绣放下手里的蜂蜜水,说道,“这件事情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最后受伤害最大的人,绝不会是我,你明白吗?你以为这件事情会威胁到我丈夫的地位,可你也不想想,他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上级领导难道会不知道他妻子的身份吗?”

    林红绣说着两只眼睛紧盯着她“潜伏多年的地下党身份暴露遭到国党特务的追杀生死未卜,他的妻子手中握有一份沪市国党特务的名单,为了躲避特务追杀以及抚养遗孤,不惜自污清白保守秘密,以至于后来沪市的敌特几乎被肃清,你觉得这个故事说出去对我是利是弊?”

    没错,这个故事就是躺在唐德恺绝密档案上关于配偶的资料。

    从很多年前开始,他就开始编造完善这个故事。

    当年他受了重伤时,为了让红党地人帮他竭尽全力寻找林红绣,他就开始了这个谎言,故意给他们透露出一种林红绣身上带着很重要的情报的假象。

    至于那份名单,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这份名单自始至终都不在林红绣的身上,就在唐德恺的身上,是他在国党撤退之前弄到的。

    与林红绣团聚之后,唐德恺交出了一部分的名单,又利用剩下的一部分为自己扫平了在公安局的障碍。

    而其中,林红绣在教养院中的谎言,更成了林红绣保守秘密的佐证。

    所以,一切都是天衣无缝。

    林红绣不但不是人人唾弃的妓女,反而是一位伟大的地下党的妻子。

    甚至,唐德恺手中还握有一位军方大佬特意写给林红绣的嘉奖信。

    嘉奖林红绣坚强不屈,保守秘密,还在唐德恺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为英雄抚养女儿长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