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0章 别客气尽管挑

    叶英凡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赵铁柱是幸运还是不幸。

    说他幸运吧,每次认的主人都是作死能力一流,过不了多久就得遭到反噬陷入沉睡。

    但要说他不幸,这么多次沉睡都没能让它消散,也不能全然说他是不幸的。

    而正当赵铁柱有些惆怅的时候,叶英凡却瞥了他一眼“铁柱,看来你还是不够老实。”

    赵铁柱心中咯噔一声,这特么这货的翻脸速度怎么比翻书还快?简直是说变就变,前一刻还发着感慨,下一刻就把矛头对准自己了。

    “我……”赵铁柱一咬牙,下了狠心说道“我其实挺老实的。”

    叶英凡冷笑一声“老实?我要是不絮叨你半个小时,你是不是就不打算把这些事告诉我?”

    赵铁柱顿时哑口无言,谁还没点黑历史咋的,这又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有必要拿出来大说特说吗?

    然而他却不敢跟叶英凡在这件事上辩驳,因为肯定是辩论不过的。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赵铁柱也看得出来,叶英凡的嘴皮子当真不是盖的,句句都能把人给噎死,还是不去触那个霉头的好。

    叶英凡也没有继续计较这些,交代了赵铁柱两句之后,便把神识缓缓退出噬魂宝珠,离开之前,还在地上抓了一把土。

    赵铁柱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叶英凡的动作是想干什么,不过他也不打算没事找事的去多嘴发问。

    ……

    离开噬魂宝珠的空间之后,叶英凡摊开右手手掌,结果发现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这让他忍不住有些失望。

    他之所以退出空间的时候抓一把土放在手里,目的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噬魂空间内的东西带出来。

    如果能的话,那么或许反过来也能把东西送出去。

    这个想法一旦成真的话,那可就真的厉害了,噬魂空间里连数万魂魄都装的进去,更何况其他一些杂物。

    单就容量来说的话,最起码也顶无数个空间法宝。

    只可惜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不因个人想法而改变,噬魂空间并不能当作储物空间来用。

    当然,叶英凡这次收获还是挺大的,除了新得到一件灵宝噬魂宝珠以外,还印证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本源之力对器灵,同样有着相当程度的克制作用,这意味着以后在面对拥有灵宝的对手时就要轻松许多。

    事实上,这是叶英凡一直都想试验的一件事,本来是想着用柴秋月来试试的,结果被赵铁柱给赶上了。

    走出书房,叶英凡发现客厅已经打扫得焕然一新,显然是方欣等人的杰作。

    跟叶英凡一样,众人在面对这场大胜战的态度上,同样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得意。

    这是因为大家都明白,虽然胜利属于集体,功劳属于每个人。

    但从最开始的布局,再到详细的计划制定,几乎都是叶英凡一手操办,大家只需要按图施工照做就行。

    能清楚地意识到这些,大家自然不会有太多得意,只是对叶英凡更加佩服起来。

    至少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有心里准备,即便最后能获胜,那也是惨胜,谁也没想到会赢得这么漂亮。

    叶英凡也不废话,直接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随即打开扳指和玉镯的空间……

    哗啦啦,一堆价值连城的珍惜资源全都释放出来,堆积的像是一座山包。

    “都别客气。”叶英凡大手一挥“都看看有啥用的上的,缺啥少啥尽管拿。”

    方欣等人却是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我们刚拖的地……”

    叶英凡当时就无语了,自己难得大方一回,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而赵九江也没上前去挑选,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杵在原地,一副等其他人先动手选的样子。

    “还是先看看有没有什么中意的,顺便把这些东西归一下类。”叶英凡岔开话题道。

    当东西分类放回储物空间之时,方欣等人也挑好了各自的宝物。

    珍贵药材和奇异金属什么的,放在手里肯定是作用不大,所以法器防具等成品就成了首选。

    此时,众人已经是人手一件中阶法器,身上还带着不少一次性的防身道具,简直称得上一座移动的金山。

    就算按照最保守的估算,怎么也超过十个亿了。

    然而叶英凡却没有心疼的意思,对于自己人,叶英凡向来是毫无保留。

    赵九江拎着双锤哈哈大笑“这玩意到底是中阶法器,手感啥的就是不一般。”

    一旁的冯汝曲白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了赵晓楠,眼珠一转道“晓楠,你手里的这把剑,可比你腰上的软剑漂亮多了,赶快换下来吧。”

    赵晓楠下意识的摇头拒绝,而冯汝曲则紧追不舍“为什么你不肯换呢?你手里的新法器无论从品质还是外观,都比之前的软剑好得多啊。”

    赵晓楠神色出现瞬间的慌乱,偷偷看了叶英凡两眼,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觉得软剑挺漂亮的,还是不要换了。”

    “哦……”冯汝曲故意把这个“哦”字的发音延长,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冯汝曲是真的有些替自己这位小姑子着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暗示,准确的说是暗示叶英凡。

    赵晓楠没有方欣那么善于表达自己,很容易就被忽略掉。

    冯汝曲不怀疑叶英凡的人品,但她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小姑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叶英凡看了冯汝曲一眼,总觉得这话不该是对方能够说得出来的。

    就像是一个从来不开玩笑的人,突然开了一句玩笑,让人觉得奇怪得很。

    但具体奇怪在哪里,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想得明白的了。

    就在此时,门铃声响了起来,众人对视一眼,心中尽都对门外之人隐隐有了猜测。

    要说刚搬回来没多久就有人上门,肯定不会是巧合。

    昨夜在潘家大院周围的修炼者,或者海江市某个家族,都有可能是站在门外的人。

    叶英凡没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去猜,直接领着众人一道朝院子外面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