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9章 处理

    宋少主不断地挣扎,奈何藤蔓如钢筋铁锁一般,根本就没办法挣脱。

    面对红衣妖女,宋少主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待宰的鱼。

    宋少主现在都要恨死躺在地上的男人,招惹谁也不能招惹红衣妖女。

    谁知道这么多年,红衣妖女会再度出现。

    一点消息都没有,各门各派,还有平头老百姓都觉得红衣妖女已经死了。

    不然为何一点消息没有。

    宋少主不知道自己积攒了多少辈子的福,特么的能够遇到红衣妖女。

    这无疑是天下红雨。

    宁舒拿出了一把匕,用刀尖挑起了宋少主的衣服下摆,露出了下面肮脏之物。

    宋少主顿时感觉下面凉飕飕的,浑身一下飙出了冷汗。

    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男人这身下二两肉看着小,但是比脑子的作用大多了。”

    为了这二两肉,多少人做出脑子昏的事情。

    “要不先阉了吧。”宁舒说道。

    寒尘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想回家。

    蚯蚓跳出来,“被折腾了,赶紧杀了拉到,被弄得太血腥了,孩子受不了。”

    瑶娘……

    血不血腥重要么,都是要杀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瑶娘莫名想要吐槽。

    宁舒本来还想切了的,但是考虑到小丫头的承受能力。

    宋少主还想要说话,但是却藤蔓堵住了嘴巴,藤蔓往肚腹里面钻,疼得宋少主的脸都扭曲了。

    更多的藤蔓不断地往身上扎,把宋少主的身上扎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

    宋少主的实力比之前那个更强,哪怕身体受到了伤害,身体也会经历灵气尽量修复。

    储存在身体中的灵气也会修复身体。

    一时半会死不掉,但同时要承受的痛苦更多更久。

    喊不出来,痛苦得面目狰狞丑陋。

    几乎到了黎明,宋少主才终于咽气了,脸上是解脱的表情。

    宁舒打了一个响指,藤蔓收了回来,“搞定。”

    宋少主的尸体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瑶娘一脸麻木,心里疯狂吐槽。

    寒尘已经无话可说了,有些虚弱都说道“这两具尸体要处理一下吗?”

    宁舒“为啥要处理,明天自然有人处理,血腥得很,懒得动手。”

    瑶娘杀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血腥。

    为了避免自己被刺激到,瑶娘无师自通地学会吐槽来缓解内心的心情。

    “回去睡觉了,明天就有空房了。”宁舒说道。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住这个房间的人死了,房间自然就空出来了。

    瑶娘问题是死过人的房间谁愿意住?

    瑶娘回到房间,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刚迷迷糊糊睡着了,客栈里又闹腾了起来,说是死了了。

    吵得根本睡不着,睁开眼睛看到姨正在嗑瓜子,脑袋沉地说道“姨,现在闹开了吧,会不会有人现是我们做的。”

    “慌什么,是我们做的,不是我们做的有什么关系。”宁舒很淡定地说道。

    “修炼一会吧,看你脸色差成这样。”

    瑶娘盘腿开始修炼,沉下心来修炼,不过效果甚微。

    一行三人下楼吃早饭,大厅里已经有很多的修炼者聚集在一起,看了一眼三人,又开始讨论宋少主死亡的事情。

    都在讨论得罪了什么人,浑身扎了这么多洞,而且还看不出来是什么武器。

    主要是伤口太不规则了。

    “兄弟,你昨天听到什么动静了?”

    “没啊,什么动静都没有,说来也怪,宋少主难道感觉不到痛,身上那么多洞口。”

    “是什么人做的,无忧老祖这下有得难受了。”

    无忧老祖就这么一个孙子,要被无忧老祖那个老怪物盯上,那真是生不如死。

    很少有人动宋少主,是怕无忧老祖。

    宋少主残害了多少女人,终于有人动手了。

    寒尘听着这些讨论,心里难受得一批,有谁想到杀人的人就坐在了他旁边。

    而且还是红衣妖女,就只有他知道,还不能说出来。

    看着小口吃馒头的宁舒,寒尘心里憋得难受。

    宁舒瞥了他一眼,“你看我干什么,有什么事?”

    寒尘连忙摇头,“没事,没事。”

    讨论了宋少主之后,这些人又开始谈论紫夏山宝物的事情了。

    宁舒说道“咱们也去紫夏山凑凑热闹,看看是什么宝物。”

    “让瑶娘见见世面。”

    瑶娘并不想见世面!

    鬼知道后面还会生什么事情。

    寒尘没说话,连城池都能毁了的女人,实力肯定强大的,根本就不用担心。

    那些铺天盖地的藤蔓就让人非常头疼。

    寒尘心里突然充满了安全感。

    吃过早饭了,宁舒带着两人跟着其他的修炼者去紫夏山,碰碰运气。

    紫夏山其实就是一片荒地,零星长了一点草木,不过稀稀拉拉的。

    整片山看着没什么生机。

    宁舒点点头说道“看来紫夏山真的有宝物。”

    瑶娘问道“姨,是怎么认定有宝物的?”

    蚯蚓跳出来说道“这还不简单,这片山的生机都被吸收了,你以为一个宝贝随便诞生就诞生,是需要生机和能量的。”

    宁舒“就你机灵。”

    瑶娘暂时忘记了之前杀人事件,好奇地问道“那宝物藏在什么地方?”

    这座山到处都有人飞来飞去的,都在寻找这个宝物,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

    宁舒摊了摊手,“不知道呀,有心藏起来谁知道呢。”

    “你也不知道吗?”寒尘问道。

    按理说以她的实力,是这里最有可能得到宝物的人。

    可看她这样,似乎对宝物并不是很感兴趣。

    这幅淡然的样子,寒尘自觉做不到。

    宁舒释放出了精神力,搜索整座山,寻找生机最浓烈的地方,既然吸收了这么多的生机,那么这宝物身上自然有浓重的生机。

    令人意外的是,宁舒并没有从这座山察觉有什么生机盎然的东西。

    这就有点稀奇了,难道宝物已经跑了,还是收敛了身上所有的生机。

    有点意思呀。

    还是说这个宝物已经有了灵智?

    有灵智的宝物,那就不再是普通的宝物了。

    。